重返武漢・十一|電商:人沒死,公司沒死,有何不好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沒死掉,公司沒死掉,有什麼不好的呢?
武漢電商,張超

在武漢從事電商行業的張超談到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對自己公司的衝擊和影響時,就像很多人在談到2020年的目標是「活下去」一樣,開門見山如是說。

1988年出生的張超,2009年創業至今已經從事電商行業11年,前4年販賣茶葉,因為利潤率低後來轉到服裝業。張超老家在距離武漢三百多公里、四個小時車程的宜昌,他便把服裝的生產車間設在了這裏,武漢的公司則是總部。2020年春節前夕,也就是武漢封城前一天,張超和公司兩百餘名員工正好趕去宜昌開年會,躲過封城。

我們這一代的機遇就是互聯網

同樣是面對疫情,不同行業遭遇的衝擊全然不同。「要說生意完全沒有影響,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影響並沒有想象得那麼大。」在進一步談到疫情的影響時,張超坦言疫情對電商的影響要遠遠小於實體商家。

他說:「對我們公司來說,損失就是兩個月的銷售額,還有一些為春節準備的貨物造成積壓。不過要看怎麼理解這裏說的損失,因為互聯網每年增長基本維持在70%到80%才是正常的,所以就算下降了,也是相對的,與2019年同期相比還增長了10%到20%。換句話說,雖然利潤降低了,但總體還是在盈利。」

疫情一周年,01記者實地走訪武漢,圖為武漢江漢路12月初的街景,已經恢復往日的燈火。

此次疫情雖然對第三產業衝擊較大,但是隨着科技變革和互聯網的蓬勃發展,第三產業也已出現一些新的增長點,包括在線零售、在線醫療、在線遊戲、物流快遞都呈現爆發式增長。在談到互聯網的影響時,張超說:「我的運氣比較好,趕上了電商的爆發期,以及互聯網的快車道,不然的話,從零開始做,你沒有資源、沒有人脈、沒有積累,很難做的。每個年代的人都有機遇,屬於我們80後這一代的機遇,就是互聯網。」

各方數據似乎也證實疫情對武漢、對中國經濟的衝擊,並沒有改變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從世界範圍看,2020年中國是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中國前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由負轉正,按年增長0.7%。就武漢這一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而言,前三季度GDP回升幅度好於全國、全省,分別高於全國、全省6.8和0.2個百分點,重創後的武漢已重新返回全國前十。

2020年的「雙11」天貓全球狂歡季實時成交額,更是突破了4,674億元人民幣,再創11年來的新高。在談到雙11的銷售額時,張超表示,雖然今年的雙11採取了不同於以往的模式,不再僅是雙11當天狂歡,而是將購買期分為兩波,此舉意在為商家創造更長的時間窗口,帶來更大的生意增長機會,但相較於2019年同期,「還是明顯下降了」。

即便如此,張超還是反覆強調「自己很幸運」。如果說疫情對電商平台的衝擊是「大與小」的問題,那麼對不少線下實體店的衝擊,則是「生與死」的問題。光谷步行街以前的店面租金是非常貴的,而且人滿為患,現在好多店面都關門了,人流量也比之前減少了至少30%到40%。

我們在武漢採訪調研的數日中,也看到在武昌、漢口、漢陽三鎮,不管是高端消費區,還是街頭的平價商鋪,不少已經因難以為繼而結業倒閉。尤其明顯的是戶部巷,這裏是當地有名的漢味小吃街,很多商鋪倒閉,顯得整個面積「縮小」了。

受前期疫情影響以及直播電商的快速發展,中國消費市場2020年「雙11」熱情空前高漲。天貓「雙11」全球狂歡季實時成交額突破4,982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增長了1,032億人民幣,增速26%,這是過去三年來最高的增速。(Reuters)

被逼無奈只能「曲線發貨」

相較於銷售額的相對下降,進入復工復產的4月份,讓張超最為憂心的,則是快遞的退貨潮。據張超介紹,雖然武漢在3月18日就實現了新增確證病例「零報吿」,但直到4月,從武漢發出的快遞在中國其他地方都是拒收的。「上面只要寫的是武漢、湖北發過來的,這個包裹就不要了,馬上退還了。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是很曲折的。」張超說,「當時的退貨率非常高,有一段時間甚至達到了70%,在這個過程中損失就非常大了。來回的運費,加上倉儲,對各大快遞公司也造成非常大的困擾。」

無奈之下,張超選擇了「曲線發貨」,也就是先將貨物集中運送到臨近宜昌的湖南,然後再從湖南發往各地。「從宜昌到武漢,和從宜昌到湖南,其實運轉周期是一樣的,只是換了一個地方,消費者的接受度就高了,幾乎達到了100%,沒有了『武漢』或是『湖北』這些字眼,就很少再退貨了。」與此同時,為最大限度消解消費者收到快遞時的顧慮,湖北分撥中心、武漢轉運中心等最終全部更名,改為華中分揀中心、華中樞紐。

從4月到6月,這幾個月的時間,一提到武漢,就是退貨,全國人民對「武漢」和「湖北」還是有很大的心理陰影。
張超

其實疫情最為嚴峻的2月和3月,人們不僅對來自武漢、湖北的快遞避之唯恐不及,網絡上也出現了不少對於武漢人、湖北人的污名化和妖魔化。

張超表示:「我感覺進入10月份,整個武漢受歧視的情況才基本得到改變,這得益於湖北省的旅遊景區免門票政策,讓越來越多的人願意來武漢實地看看,才相信武漢真的沒事了,偏見也就慢慢扭轉過來了。」

大數據是一把雙刃劍

為幫助中小微企業有序復工復產、渡過難關,中國工信部早在2月初即印發《關於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幫助中小企業復工復產共渡難關有關工作的通知》,該通知明確將採取全力保障企業有序復工復產、進一步加強對中小企業的財政扶持、進一步加強對中小企業的金融扶持等六方面二十條措施。

3月31日,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承諾,強化對中小微企業普惠性金融支持,增加中小銀行再貸款再貼現額度1萬億元,進一步實施對中小銀行定向降準,引導中小銀行將獲得的全部資金以優惠利率向中小微企業貸款,擴大涉農、外貿和受疫情影響較重產業的信貸投放。

12月22日召開的中國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再次定調,給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不會停,延續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貸款支持計劃。

除頂層設計之外,具體到各個省市,還因地制宜出台不同的具體扶持政策。談到這個問題,張超表示,他們公司所在的園區,考慮到疫情的影響,還免了兩個月的租金。

就像十幾年前電商野蠻生長一樣,今天直播帶貨又處在另一個風口之上。雖然張超說自己對直播帶貨無感,卻也不得不承認這才是時下最潮流、最火爆的模式,「直播現在還處在一個很混亂的發展期,跟前些年的電商一模一樣,未來直播肯定是一個趨勢,但也需要一些監管,包括質量、評價等,慢慢會形成一套比較有規範的體系。」

事實上,科技變革帶來的,不僅是催生直播等新業態,也使中國得以有效控制疫情,發揮了不可低估的作用。張超坦言,「我很崇尚科技,雖然人們常常會提到大數據背後隱私權的問題,但科技的變革,確實是大勢所趨,中國能不能在世界上立得住,能不能頂得住美國的強壓,關鍵在於科學與科技。我們都是科技洪流中的一部分,包括整個武漢,整個中國的年輕人,都會湧入到國家的命運當中,順應這種大趨勢。」

當提及未來的打算,張超表示:「會繼續加大在拼多多平台的投入。所有有情懷的公司基本都死了,你只能先做一個沒有情懷的、但要迎合市場的公司,有了一定的積累之後,再去做一個有情懷的公司。我現在還處於第一階段掙扎中。」

編者注:應受訪者要求,張超為化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