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2000億中國商品徵收25%關稅:文明較量下特朗普的極限施壓

最後更新日期:

華盛頓時間5月5日,華盛頓各界人士還在緊鑼密鼓地預備中美第十一次高級別經貿磋商,準備迎接原計劃8日抵達的中國副總理劉鶴等百餘名談判代表。美國總統特朗普同日在社交網絡上的最新表態卻讓全球政治、經濟觀察人士大為錯愕。

根據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社交網絡上的發言,他強調美國將從5月10日起,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加徵25%關稅,另有價值3,25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不久」也將被徵收25%的關稅。這意味着美國將對中國全部輸美商品加徵25%關稅。

考慮到在此前的中美第十次磋商中,有情報顯示中美雙方或已呈現「一定程度讓步」;加之美國國內現在也已進入2020年大選狀態,這就讓特朗普的極限施壓表態的背景複雜起來。但考慮到特朗普及其幕僚的一貫表現,以及華盛頓最近的動向,外界仍能從一片紛擾中得出些結論。

首先,特朗普的最新表現和他「交易的藝術」是分不開的。在外界盛傳中美第十一輪談判或將取得成果前,特朗普在行動前加大賭注,進而藉此多佔些便宜就具備了相當的可能性。此外,特朗普的親信之一,美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亦在此前籌備「對華新戰略」,其團隊甚至還基於「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戰」的理念準備對華策略。在北京方面早有預備之際,特朗普新一輪的「極限施壓」所能收穫的結果也可想而知。

談判前夕的極限施壓

對各路分析人士來說,5月1日結束的中美第十次高級別經貿磋商及此次對話暗示的「貿易戰收尾期」信號帶來的刺激還未過去,這一切彷彿還是昨天發生的事。

此前,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與中國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的對話已揭示了雙方可能的讓步:有情報顯示特朗普或已放棄有關知識產權問題的要求,中方亦計劃推出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進一步開放銀行業和保險業。這與特朗普本人在4月上旬中美第九次磋商後談及的「史詩性」(epic)成果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吻合。

當外界抱着幻想,以為中美或將在5月11日前後終結持續一年的「貿易戰」時,來自特朗普社交網絡的發言就擊碎了這個美夢。也就在5月5日,特朗普連發兩條推特,抱怨中美貿易協議談判「進展太慢」,他亦不能接受中方試圖扭轉美方觀點的意圖。為此,特朗普便威脅要將所有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提高至25%。

特朗普於當地時間5月5日發布Twitter,威脅要將所有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提高至25%。(路透社)

特朗普的最新言論與美國國內近期有關談判狀況的持續樂觀的論調形成了鮮明對比,進而讓特朗普的「推特」發言瞬間變成「戰場」:支持總統「保護美國不被中國挑戰打垮」的網友和抱怨「對華關稅讓美國人買單」的網友唇槍舌劍、互不相讓。

不過,特朗普的發言終究是針對中國的,北京對這套「極限施壓」的做法可能已經有了充分的經驗。

特朗普在2018年6月中旬前後也曾施展過類似手段:當時,美國在經濟數據良好之際接連拋出了對價值2,500億中國輸美產品課以重稅的方案。而今,隨着美國股市近期上漲,勞動力市場數據亦凡響強勁,特朗普就再次獲得了極限施壓的操作空間。

一年來的鬥爭經驗已經教育了北京,中美對話必須建立在相互平等和尊重的基礎之上,單方面威脅和施壓只會適得其反。當特朗普展示其反覆無常的一面時,北京只要按既定原則便可加以應對。

捲入貿易戰的文明較量

當然,比起近一年來的中美貿易戰相關對峙,特朗普及其幕僚近期針對中國可能還有些別的事情要做。

早在4月30日時,有美國保守派媒體披露稱,以蓬佩奧為首的一支團隊正在制定特別對華戰略。這一戰略旨在「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戰」。與此同時,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部亦在該部門主任斯金納(Kiron Skinner)的帶領下,準備「應對與中國的文明衝突」。後者還在4月29日稱中美關係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

有美國保守派媒體披露稱,以蓬佩奧為首的一支團隊正在制定特別對華戰略。這一戰略旨在「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戰」。(路透社)

很快,這種兼具種族主義和對抗意識的言論一經披露,就被包括《紐約客》在內的不少知名媒體譏諷為「特朗普學說」(The Trump Doctrine),但這種理念終究已經在特朗普政權以及美國社會中贏得了一點地位。

也就在特朗普發表推文的同一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在電視節目里大談「美國要想戰勝中國」,就需要「認真的協同努力,以及一位像特朗普一樣準備對中國反擊的總統」。

當蓬佩奧們認定特朗普的所有行動意在「保護美國不被中國挑戰打垮」時,美方未來的立場就因此變得可慮起來:因為蓬佩奧等人作為美國執政團隊的主要成員,他們竟公開散布對中國的敵意,此舉將不僅僅推動極端的具體對華政策,也將嚴重影響中美貿易磋商的進程。

考慮到華盛頓此前已將中國定性為戰略競爭對手並對華發動貿易戰,美國當局當下的這一系列行為就對複雜的中美關係形成了直接不良影響。而特朗普本人的發言亦在其中扮演了某種不光彩的角色。

當然,特朗普此舉可能還有其他考量。當下美國已進入2020年大選季節,正在角逐202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已多次發表言論,質疑了把中國視為美國競爭對手的觀點。可以想像,特朗普此番在中美對話前夕的極限施壓亦有針對大選選情的直接因素。

但總的來說,比起2020年11月3日才開始的大選,5月上旬的中美貿易磋商已經是迫在眉睫的事了。當特朗普一方拿出對抗而非接觸的立場面對北京時,來自北京的回應理應是可想而知的:北京終究會在這場風波中採取相對穩健的策略,更不會被特朗普毫無章法的「威脅」所左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