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政府全體辭職 普京開啟權力交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月15日,全世界時政觀測者都期待着中美兩國為延綿22個月的貿易戰簽署第一階段協議。特朗普更是為此預備良久,打破政治常規以美國總統之姿親自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在「高朋滿座」的白宮簽署協議。

這原本應該是當天全球最重要的事。可是,就在特朗普興致滿滿準備與劉鶴會晤前的一兩個鐘頭,遠在地球另一邊的莫斯科卻突然搶奪了當日的全球關注度。

普京提修憲 總理及全體部長辭職

當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向聯邦會議發表國情咨文時,做出了一系列憲法修訂提議,包括將總統任期限定為兩屆,同時將提名總理的職責從總統交予國會,並且提議國會參與任命各部門內閣、法院法官和檢察官。

對於以上提議,普京簽署成立擬議憲法修正案工作小組,並呼籲由俄羅斯公民對憲法修正案進行投票,根據投票結果做最終決定。一般認為,修憲投票可在今年9月13日「統一投票日」進行,若通過,則可在2020年年內落實。

與此同時,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隨後在普京身旁發表演講,稱普京國情咨文不僅指出了當局的工作重點,也提出了對俄羅斯憲法進行不少重大修改的意見,而這些修改將對國家權力的平衡帶來顯著變化。為讓總統有更大空間推行改革,梅德韋傑夫表示其內閣應依照俄羅斯憲法第117條全體辭職。

普京總統簽署命令批准政府辭職,並要求政府繼續履行職責,直到新政府組建為止。在與稅務局局長米舒斯金(Mikhail Mishustin)進行工作會談後,普京提議他出任總理一職。得到同意的答覆後,普京將米舒斯金提名為總理人選,並提交國家議會審議。

至於梅德韋傑夫的去向,普京則提議在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增設副主席一職,負責處理國防和安全問題,提議由梅德韋傑夫出任。聯邦安全會議由總統召集幾位重要的部會首長參與,整合國家安全政策,其前身為蘇聯國家安全會議,主席由俄羅斯總統擔任。

風格驟變的普京寫真日曆

此消息一出,全球絕大多數輿論皆蜂擁而至,關注度一時凌駕於中美協議之上。遍覽絕大多數報道,主流輿論皆認為,普京的提議將變相削弱總統繼任人的權力,加大國會影響力,這是普京為未來繼續攬權鋪路,譬如在2024年總統任期屆滿後,繼續通過擔任總理掌權,做法如同他在2008年出任總理一樣。

據俄羅斯國立經濟學院教授高念甫(Andrei Karneev)及資深時政評論人、《生意人報》主筆Mikhail Korostikov向01記者表示,俄羅斯輿論有兩大主流看法,一是認為隨着國家議會選舉臨近,普京決定將不受歡迎的梅德韋傑夫及其政府全盤換下;二是認為普京在為權力交接鋪路,並更可能採取所謂「哈薩克斯坦模式」,也即卸任總統後繼續藉哈薩克斯坦國防安全委員會主席的身份發揮影響力。

對於當下情況,各方各有爭論,不過事實就是準備減少總統的憲制權力,增加議會的權力,增加司法體系的權力,且全套操作嚴格遵守憲法程序進行。

在嘗試理解這些事實的時候,需要意識到的是,俄羅斯長期存在一個嚴峻的問題,「普京離任之後,該由誰填補其權力真空」。現如今,普京已經以總統和總理的身份,前後執掌俄羅斯20年,按當下任期期限,他將與2024年卸任,屆時他將年滿72歲。

在2020年的寫真日曆中,普京一改以往的「戶外運動健將」、「硬漢」的畫風,不再「赤膊上陣」,取而代之的是他穿着西裝與默克爾、特朗普等世界領導人談笑風生的畫面。這只是一個側面寫照,但也已然有了普京開始總結其執政生涯的感覺。

更為合理的說法應該是,以普京在俄羅斯政壇及社會的地位,無論他以怎樣方式卸下公職,都必然有巨大政治影響力。而他現在鞏固憲法,加強司法等操作,與其說是為了卸任總統後繼續掌權,反而更像是在為了他離開總統一職之後俄羅斯的未來鋪路。

自1999年在車臣危機期間臨危受難擔任總理,並於2000年擔任總統以來,普京一直是俄羅斯實際領導人,期間曾於2008至2012年因總統屆滿而轉任總理,隨後在憲法修改後再度出任總統。(Getty)

權力交接如何求穩?

要知道,普京執掌俄羅斯總統一職時,俄羅斯剛剛經歷蘇聯解體之後近10年的動蕩,政治制度全盤瓦解,經濟狀況幾近崩潰,社會士氣低沉。如今的俄羅斯精英階層對「穩定」的重視,可謂沒有任何一國可比。可以說,如今俄羅斯相對穩定的政治制度很大程度上是由普京一手搭建。他必然會考慮如何避免自己離任後所產生的權力真空之後果。

莫斯科政治分析家馬卡爾金(Alexey Makarkin)認為,普京修憲正是為他在2024年的權力過渡做好準備,又指這將減低外界對其總統繼任人選的關注,因為繼任者不會擁有普京般的主宰地位。

因此,既然不會有人能發揮像普京一樣的影響力,那麼削弱一把手的職權,便是最穩定的方案。克林姆林宮終於開始着手解决這個權力交接的問題。對於這個判斷,高念甫也表示認可,並認為當下這種加固議會及司法體系權力、令聯邦安全議會的角色進一步固化的提議,實則是進退皆可的安排,亦更符合其思維和俄羅斯的政治需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