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前強化「黨的領導」 內地大學修改章程引爭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海復旦大學學生一段在食堂集體唱校歌的影片,在港台引起了不小的討論。事情得從內地大學校園作為意識形態領域的重要陣地談起。內地教育部最近對復旦大學、南京大學、陝西師範大學等大學修改章程的批覆意見,引起輿論的爭議。三所學校的新章程都空前強化了「中共的領導」和「社會主義」,而復旦大學新章程因為刪除了其一直以來所倡導的「學術獨立、思想自由」等內容,在內地知識界引起了不小震動。

梳理對比日前上海復旦大學、南京大學、陝西師範大學修改章程,以及今年6月中國人民大學修改章程,便會發現其共同之處都在於強化了中共對學校的領導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導向,並加入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相關內容。

復旦大學章程刪「獨立自由」

復旦大學歷來以「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聞名,其校歌歌詞便有「學術獨立思想自由,政羅教網無羈絆」。復旦的舊版章程強調「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但相關內容在新版中被刪除,增加了「學校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和社會主義辦學方向,扎根中國大地辦大學,始終為人民服務,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服務」。

內地多間大學修改章程,強化了「中共領導」和「社會主義」,引起知識界震動。(VCG)

南京大學章程序言第二段修改為:「南京大學堅持黨的全面領導,以立德樹人、服務國家為使命。」陝西師範大學將第四條修改為:「學校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全面貫徹黨和國家的教育方針。」中國人民大學的章程同樣加入了「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

中共「黨的領導」也體現在學校管理體制層面,突出黨委對學校的全面領導。復旦大學新章程明確了黨委領導,將「按照黨委領導、校長負責、師生治學、民主管理的基本原則運行」改為「實行中國共產黨復旦大學委員會(以下簡稱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將「校長全面負責組織學術活動和行政管理工作」改為「(校長)在學校黨委領導下,貫徹黨的教育方針,組織實施學校黨委有關決議,行使高等教育法等規定的各項職權,全面負責教學、科研和行政管理工作」;增加「堅持黨管幹部原則」、「堅持黨管人才原則」等內容;將以前主要透過教師之間選舉產生的學術委員會等重要職務,改為「依照民主集中制原則產生」。

此外,新修改的章程強化了大學的思想政治教育。復旦大學將「在本科生教育中,學校構建以通識教育為基礎」改為「在本科生教育中,學校構建以思想政治教育為根本、通識教育為基礎」,並增加了「堅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師生員工頭腦」、「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內容。南京大學也增加了「學校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的內容,陝西師範大學則增加「堅持用黨的科學理論武裝頭腦」的內容。中國人民大學增加了「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牢牢掌握學校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等內容。

新章程還縮窄了大學自主權。復旦大學舊章程中涉及「師生依法獨立自主開展學術研究」、「法規和學校章程獨立自主辦學」、「支持校長獨立負責地行使職權」等條目中的「獨立」均被刪去,而「自主設置與境外高校(大專院校)聯合學位項目」改為「授予名譽博士學位須報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批准」。新章程統一要求設置「教材委員會」,「在學校黨委領導下,對學校教材建設、使用與管理工作進行指導、審議和監督」。

大學強化黨的領導,是內地近年政治走向的投射。(Reuters)

對比這些大學的新舊章程不難發現,新章程都在強化中共對學校的全面領導。不同的是,中國人民大學、陝西師範大學沒有明確提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等字眼。南京大學雖然新增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等字眼,但屬於延續此前慣例的常態操作,因為之前便有「學校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為指導」的內容。最惹人關注的是復旦大學,這所大學過去近百年一直推崇「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舊章程裏並無太多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內容,如今卻在朝夕之間轉變為「黨全面領導」,特別將「堅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師生員工頭腦」加入新章程。

反映政治意識形態轉向

進一步來看,這幾所大學章程的修改,可視為內地近幾年政治走向的投射。內地整體向社會主義傳統價值觀的回歸,多年來在教育領域已有迹可循,尤其是,隨着「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被不斷強化,「學」作為意識形態領域的重要陣地,章程修改只是冰山一角。

自2014年到2016年,中共就有幾輪專門針對大學的巡視。其中多數學校都被批評為「黨的領導弱化」,以及被中共奉為思想圭臬的馬克思主義普遍存在「被邊緣化」危機。這開啟了大學整頓的先河。此後,在清理學校腐敗問題之時,中共着手在管理體制、教材、教師等多方位全面重建對大學的調整和管理,重新恢復和強化了學校的「黨委領導體制」。

改革開放初期,內地的大學改革不斷從「黨委管理」走向「校長負責制」,儘管校長仍處於「黨委」的領導之下,但正如中共在經濟微觀管理領域的退出,在教育的具體微觀管理中也大致退居二線,由教育專家擔任校長進行管理。但近年來,這一趨勢已被強勢扭轉。

對於學術自由,特別是對科學認識的自由、對人類共同價值追求的自由,獨立於某種意識形態偏見,都是必須堅持的基本價值,不會因為「強化黨的領導」就消失。(網絡圖片)

與此同時,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非常重視大學的社會主義導向以及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他曾說,「高校是黨領導下的高校,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高校」,「必須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2016年,習近平在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要求「把思想政治工作貫穿教育教學全過程」,高等教育「為中國共產黨治國理政服務」。近年,內地教育部明顯加強了對大學引進「西方的教材問題」的審查整頓。

各大學修改章程,不過是內地教育體系調整的一環。其實早在2012年前後,各大學就曾進行過一波章程修改。根據中共《中央部委所屬高等學校章程建設行動計劃(2013至2015年)》,到2015年底,內地教育部及中央部門所屬的114所大學將分批完成章程的制定和核准。隨着內地加速向傳統社會主義回歸,又出現新一波、更突顯「黨的領導」的大學章程修改,中共正按照「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來改造現有大學體系。這一方向性的改變調整,因為從字面上來看窄化了學校行政體系及師生的自主權利和自由空間,空前強化了中共對大學工作的領導,和內地自由派對大學管理的期望方向出現衝撞,在內地知識界引起了激烈討論。

坦率說,高校修改章程引發的爭議,如同此前人們對於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的爭議一樣,是意料之中的。中共這麼做有其內在政治邏輯,比如基於國家發展穩定需要,為達成思想認知領域的基本共識,抗衡長期以來的學術霸權等;這一輪修改並不只有強化「黨的領導」、社會主義的內容,也有不少針對一些大學管理問題的糾正。然而,在實際推動過程中,當局沒作出必要且有說服力的解釋,所以招致輿論批評,也加劇了知識分子群體的焦慮。當然,輿論普遍揪着「獨立」、「自由」這些字眼來表達不滿,似乎也反過來證明,就算一開始有了解釋,可能也無濟於事。要知道,獨立和自由從來都是相對的,從來都依存於某種環境。在今天的中國,高校追求的獨立和自由,也無法脫離於法律和社會主義國家制度。

其實,對於學術自由,特別是對科學認識的自由,對人類共同價值追求的自由,獨立於某種意識形態偏見,包括獨立於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甚至是外部學術霸權的自由,都是必須堅持的基本價值,不會因為刪掉相關字眼就不存在,更不會因為「強化黨的領導」就消失。中共在推動修改大學章程時,應該說明大學在學術層面如何獨立和自由,讓大家意識到這其實符合國家制度和憲法。比起情緒化的過度反應,這才是今次內地高校修改章程該有的思考方向。

上文刊登於第19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30日)《空前強化「黨的領導」 內地大學修改章程引爭議》。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