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問題】有恃無恐不怕得罪阿拉伯 特朗普用伊朗統戰中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星期三(12月6日)宣布,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會遷入大使館。為何他明知巴勒斯坦、約旦、沙特阿拉伯等國家全都反對,仍然要這樣做?

退出《巴黎協定》放棄伊朗核協議,到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美國總統特朗普每次下一個重要的逆轉決定前,國際社會都極力勸阻他。以今次事件為例,不但阿拉伯國家聯盟明言,特朗普將會引發極端主義及暴力,法國總統馬克龍亦特意致電特朗普,希望他不要單方面將耶路撒冷定為以色列首都。

耶路撒冷有圓頂清真寺和阿克薩清真寺,是巴勒斯坦人心目中的首都。(VCG)

公布前夕 阿拉伯四領袖同警告

特朗普在公布決定前一天,亦分別致電四位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II)、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以及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King Salman),提前向他們表明立場。

阿巴斯是直接受害人,約旦和埃及分別與西岸和加沙接壤,沙特阿拉伯則是阿拉伯國家的領袖,能夠一呼百應,換言之全部都是耶路撒冷問題的重要持份者。他們在電話中異口同聲警告特朗普,千萬不要這樣做,並會傷害與阿拉伯國家的感情云云。

但即使如此,特朗普仍然一意孤行,毫不怕開罪阿拉伯國家,原因在於他手上的一張王牌:伊朗。

今年五月,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沙特阿拉伯,並與一眾遜尼派國家領導人會面,關係友好。今次特朗普決定將大使館搬遷,無異摑了他們一巴掌。(路透社)

對付伊朗 要借助以色列力量

沙特、約旦等雖然是阿拉伯國家,與猶太人建立的以色列歷來不和,但與此同時,他們亦是伊斯蘭中的遜尼派國家,視什葉派的伊朗為敵人。對於他們而言,以色列雖然奪走了巴勒斯坦的領土,但沒有對外發動戰爭的野心,相反伊朗卻有革命思想,想推翻遜尼派國家的管治權。在兩害取其輕的衡量之下,伊朗反而是頭號敵人。

以色列資深傳媒人查費斯(Zev Chafets)在彭博社撰文分析說,特朗普上任後的第一站外訪,正是到了沙特阿拉伯,表明與一眾遜尼派國家站在同一陣線,對付伊朗。由於以色列是中東的一個軍事強國,例如在過去多次與阿拉伯國家交手都佔上風,如果以色列能夠幫忙對付伊朗,對遜尼派來說自是如虎添翼,畢竟多一個朋友比起多一個敵人好。

查費斯指出,特別在敘利亞的拉鋸戰之中,遜尼派國家不足以將伊朗壓下去,唯一可助拳的就是以色列。所以在特朗普正式表態要將耶路撒冷定都之前,查費斯已敢斷言,阿拉伯國家不會與美國鬧翻。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後,加沙地帶的巴勒斯坦人非常憤怒。(路透社)

統一戰線最重要 阿拉伯只溫和譴責

結果在特朗普公布決定後,阿拉伯國家一如所料發聲明批評,但從字眼上看來的確相當溫和。例如沙特阿拉伯形容美國政府「不負責任」,在和平進程中「有欠中立」,要求「重新審視決定」,而沒有用上強烈譴責等字眼,亦沒有直接要求白宮撤回決定。

約旦外交部則指出美國的聲明沒有法律效力,將繼續推動以東耶路撒冷為巴勒斯坦首都,國王阿卜杜拉二世表示當務之急,是盡快達成以巴和解方案,並以東耶路撒冷作為巴勒斯坦國的首都。

以外交手段來說,阿拉伯國家的反應似乎尚算溫和,亦沒有召回外交使節等。事實上,沙特阿拉伯近來與以色列亦私下交好,爭取他們對付黎巴嫩真主黨和伊朗。由此看來,相信特朗普的確抓住了遜尼派國家的心理,以伊朗作為敵人統一戰線。

美國總統特朗普興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關係友好,立場同樣右翼。今年二月,特朗普上任不久後,已在白宮接待到訪的內塔尼亞胡。(美聯社)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的立場向來已經非常一面倒,不但希望西岸殖民區不用撤走,以致想以色列要下整個耶路撒冷,甚至不許巴勒斯坦立國,亦即所謂的一國方案。在特朗普的統戰外交之下,以色列得到其想得到的東西,餘下的問題只是它能否做出成績,為特朗普和遜尼派國家助拳。只要它做到這一點,大概可以繼續欺壓巴勒斯坦。

(綜合報道)

特朗普引發耶路撒冷爭議: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