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裁決一面倒爭議點多 「太平島不是島」難以置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國際仲裁庭今次就南海問題所作出的裁決,其一面倒的程度令人意外,而當中裁決判定由台灣控制、長期有台方人員居住的太平島不是島僅是岩石,意即認定其自然環境無法支持人類在島上持續生活和從事經濟活動,尤其惹人爭議。然而這一點,卻正正是仲裁庭判定中方「侵犯菲律賓主權和專屬經濟區」的核心。對於如此一面倒的裁決,中國確有可能採取非常強硬的回應。

台灣控制的太平島

中方過去三年不斷重申,菲律賓政府未有跟中方詳細商討,就「單方面提出仲裁,違背國際法,仲裁庭沒有管轄權,中國不接受,不承認」。雖然中方杯葛了整場仲裁遊戲,拒絕參與,仲裁庭作出偏向菲律賓裁決,本是意料中事,但今次裁決的一面倒程度,確實令人意外。

首先,必須認識到的是,今次仲裁庭只能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條文去作裁決,而由於公約強調並不處理主權爭議問題,所以仲裁庭也沒理由擁有權力,直接處理南海主權爭端。唯一有權力這樣做的國際機構,是國際法庭,但介入處理前提是相關涉事國都同意。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法學教授葛維寶(Paul Gewirtz)月前發表的一份論文報告,就提到「所有專家都承認,作為確認了海洋法公約的國家,中國有法律權利引用公約第298條,讓自己豁免於關乎軍事活動或劃定海洋邊界等議題的仲裁結果之外」,而中方也確實早已向聯合國秘書長呈交書面聲明,行使這一權利。

可是今次仲裁庭的部分裁決,諸如中方侵犯菲律賓主權和專屬經濟區權益等,卻不禁令人質疑,仲裁庭的裁決是否已偏離了相關宗旨;從中方角度來看,原來引用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條款,也不能依法讓自己豁免於關乎劃定海洋邊界等議題的仲裁結果之外,中國對今次仲裁,實在不可能接受。

台灣今年初曾申明,太平島絕對是一個島。

回看菲律賓今次向仲裁庭提出的15點主張,大致可分為三類:一類是島礁定義的問題,例如黃岩島、仁愛礁等相關島礁到底是島、岩石還是礁,能否作為申索領海或專屬經濟區(EEZ)的憑據;第二類是中國有否阻撓菲方行使專屬經濟區等權益,第三類就是一些核心原則問題,例如中國的九段線是否符合公約等。仲裁法庭原先只受理了當中7項關於島礁定義等等的主張,至於其餘8項主張,諸如中國南海「九段線」是否違反海洋法公約等,仲裁庭最初表示不確定自己是否有管轄權,需要先決定是否有法律依據,才能定斷。然而仲裁庭在今次裁決中表明,仲裁庭認為他們有這方面的管轄權。

但就算仲裁庭真的認為自己具有相關管轄權,今次裁決無疑存在不少爭議。當中最核心的問題,就是太平島。太平島現由台灣控制,長期有人在島生活,可是現在仲裁庭居然裁定,太平島不是島,只是岩石。這樣的裁決,不止北京無法接受,台灣恐怕也未必能咽下。太平島的屬性之所以如此關鍵,是由於如果太平島是島,這樣根據海洋法公約,其擁有者就能用它來聲索200海里專屬經濟區,而由於國際社會普遍接納一個中國原則,所以雖然該島現由台灣控制,但北京方面實際也可以太平島為基礎,在南沙一帶申索200海里專屬經濟區,這樣中菲兩國的專屬經濟區就會出現重疊。根據海洋法公約,凡出現重疊,就屬於主權問題,應由涉事方談判解決,仲裁庭無權插手。

可是現在仲裁庭將太平島判定為岩石,其意味就是它只具備12海浬領海,但無法用來聲索專屬經濟區。仲裁庭判定中國「侵犯菲方主權和專屬經濟區」,一切就建基於「南沙群島沒有任何島礁可以用來申索專屬經濟區」這一決定,而這一決定的前提,就是否定太平島是一個島。

南海艦隊早前在南海巡航。(資料圖片)

布魯金斯研究所法學教授葛維寶(Paul Gewirtz)指出,菲律賓多項主張,諸如指中國阻止菲國漁民在黃岩島(現由中方控制)謀生等,都是建立在相關海域是「無可爭議的菲律賓專屬經濟區」之上。但如果這一點要成立,太平島就不可以是「島」。惟葛維寶在論文中直言,「然而最大的問題是,太平島是近乎無可爭議的島。太平島滿足了漲潮時暴露在海面上及能夠支持人類經濟活動兩點」,現時太平島居住了約200名台灣軍人、研究員、漁民及醫護人員等,雖然大部分物資要由外地提供,但島上有水源,並且有種菜養雞。他認為,若要否定太平島的「島嶼」地位,菲律賓就要指出公約中對島嶼「能夠支持人類經濟活動」中的「支持」是指可以完全自給自足,然而沒有先例支持這種對島嶼的定義。 

可是今次仲裁就認定,南沙一些島礁雖然有駐人,但「這都是依靠外來支持,不反映島嶼本身的盛載能力」,換言之,就是認為「支持」是必須可以完全自給自足。這樣的裁決彷彿為菲方的主張度身訂做,是否恰當相信會惹來不少討論。

圖中紅色虛線就是中國劃出的九段線。(路透社)

至於有關南海九段線的裁決,仲裁庭的決定,也有令人意外之處。雖然中國民國時代(1935年)已將南沙群島劃入地圖,並且在1947年第一次畫出南海十一段線(後被中共改為九段線),然而有關南海九段線的地圖數十年來並沒正式出現在任何中國政府官式文件中,直到2009年交予聯合國的照會(CML/18/2009)中,南海九段線地圖才首度以類近備忘錄的形式出現。在相關備忘中,中方表示:中國對南海諸島及其周邊海域擁有無可爭議的主權,並且對相關海域及其海床和底土享有主權和管轄權。

葛維寶指出,中方這段用字其實相當巧妙,南海「諸島」包括那些島?享有「相關海域及其海床」主權,到底「相關海域」範圍為何?是「諸島」周邊領海及專屬經濟區,還是九段線內的遼闊南海?葛維寶指出,中國採取了典型的「策略性含糊」,刻意不去說清楚九段線代表什麼。美國國務院在一份文件中認為,中方南海九段線可以有三種含義:

九段線是聲稱對線內島嶼及其相關水域(按照海洋法公約定義)擁有主權。

九段線是國界,中國對線內所有陸地及水域有主權。

九段線是一種「歷史權利主張」,對線內的海域和島礁擁有一些「歷史權利」,類近「自古以來都是中國領土」一類說法。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並不承認任何對水域和海床的所謂「歷史權利」,一切海洋權利的申索必須按公約條款判定,但引用葛維寶的觀點,中方也沒有明言南海九段線是什麼,可是今次仲裁庭在裁決中就認定,中方九段線的意思,就是聲稱對九段線範圍內的資源擁有歷史權利。仲裁庭就是以這個由他們代中方落下的定義,去判定它違反海洋法公約。這樣的裁決是否恰當?恐怕有相榷之處。

早在菲方提請仲裁之初,中方已質疑仲裁庭既無相關管轄權,法官任命也有問題,從中方角度來看,今次裁決的一面倒和爭議之處,勢必令中方更質疑仲裁庭不公正。事實上南海仲裁爭議,本質上就離不開中美南海博弈,隨着裁決公布,南海局勢極可能升溫,南海地區恐掀更多風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