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在港人權法專家表憂慮 紐國教師上街:支持正確的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來自新西蘭的塔什・史密斯來港1年,現職英語教師。她有參加今日以及周日的示威因為她認為在港新西蘭人在《逃犯條例》跟前,尤其脆弱。

她說:「我們是一個小國,民眾遍佈全球。我們有前瞻思維以及盡力去支持對的事。外國人如做出任何反華的事就會變得脆弱。倘若他們做出任何看來是罪行的事,所有人都會處於危險。」

塔什說居港外國人普遍的感覺不是恐懼,而是憤怒:「人們非常致力於抗爭。」

她周三在立法會,是有份導致議員無法進入大樓的其中一員。她接受新西蘭新聞網Stuff訪問時表示,她會繼續「佔領大樓附近的道路,直至被強行帶離為止。」

她說對於新西蘭方面無甚表示感到失望,尤其是在政府周二拒絕中國要求引渡一名涉嫌謀殺的韓國男子之後。新西蘭上訴法院周二(11日)下令司法部重新考慮是否引渡謀殺案疑犯到中國。法官溫克爾曼(Helen Winkelmann)在判詞表示,雖然中國有向新西蘭作出多方面保證,但認為疑犯引渡到中國後仍有機會面臨遭受酷刑的風險,又擔心疑犯未能於中國接受公平審訊。

塔什說:「我為阿德恩(Jacinda Ardern,新西蘭總理)迄今什麼都沒說而感到意外。」

逃犯條例:示威者6月12日在立會大樓外與警對峙。來港一年的新西蘭女教師塔什・史密斯(Tarsh Smyth)也是其中一員。(路透社)

專家:在港澳洲人 要想想風險預測

現於香港大學擔任客座教授的卡倫(Richard Cullen)表示,在港澳洲人沒理由要深感憂慮,因為中國在提出引渡要求時有舉證責任,證明它的性質不涉政治。他也認為中國不太可能企圖進行「上鉤調包」(bait and switch)——即是對個別人士就某罪予以指控,然後在中國以另一控罪起訴他或她——因為這樣會損害中國的信譽。

身在香港的國際人權法專家亨德森(Simon Henderson)認為人們擔心是有其原因:「任何澳洲人都應想想他們身在這區的風險預測。在它(條例修訂)寫進法律之前,我們不會知道它的全面影響,但事實上它寫進法律就是本質上有問題。」他還說,英國外相、美國國務卿都願意就此說話,但澳洲看來比較沉默。

他說:「你身在香港,你在做一些跟中國相關的事……我們有大型律師行、金融服務公司——這跟你是否效力大公司無關。看看胡士泰(Stern Hu,澳洲力拓公司高層)的案件,審判方面有重大問題,包括他所犯下的罪行不明確以及秘密性,導致他被監禁數年(9年)。」

亨德森說:「誰知道它(中澳關係)或會怎樣惡化,以及中國會否在尋求從香港引渡澳洲人時進行報復。」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