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會︱拜登訪歐面臨挑戰 可說服盟友「美國已經回歸」嗎?

撰文:歐敬洛
出版:更新: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展開訪問歐洲行程,並準備出席七國集團(G7)峰會、北約部長級會議、並在回程時於瑞士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會面。這是拜登上任後的首次外訪,他能否向歐洲盟友展示他所說的「美國已經回歸」,讓歐洲相信美國再次成為世界民主的領導者?

圖為6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抵埗英國,訪問米登霍爾皇家空軍基地。(Reuters)

拜登在就職演說時曾表示,美國是民主的燈塔,這燈塔在前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時代被破壞。在過去4年,特朗普威脅退出北約,與歐盟發生多次衝突。歐洲國家看見特朗普時期美國的背叛,看見大選時特朗普不服敗選,看見1月6日其支持者衝擊國會的事件。

雖然拜登顯然不是特朗普,但歐洲領導人未免會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對美國保持警惕。因為他們知道,在2025年美國可能會有另一個總統。

特別是當他們看見美國的共和黨拒絕成立委員會,調查1月6日衝擊國會事件,看着已被全網封鎖的特朗普仍然不時蠢蠢欲動時,歐洲的領導人知道特朗普還是有機會捲土重來。

這意味着,美國的回歸或許是短暫的,4年後可能是180度的轉變。

圖為6月4日,瑞士日內瓦Villa La Grange別墅。美國總統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將在6月16日於這別墅舉行會面。(Reuters)

拜登在這次為歐洲帶來的,還有與俄羅斯、與中國的抗衡。拜登在上任後,把注意集中在中俄身上,他在9日於英國的米登霍爾皇家空軍基地講話時,警告俄羅斯若侵犯民主,美國將強硬回應。

這顯然與特朗普時期的美國不一樣,但歐洲是否願意承擔有如新冷戰,東西對立的代價?是否願意與美國聯手包圍中國的政策?

在拜登領導下,美國的外交主題是民主政體與專制政體之間的鬥爭,但這引發的新冷戰顯然與蘇聯時期的不一樣。超級大國比拼的不是有多少核武,而是科技實力,包括黑客、5G、電動車。

在特朗普時期,中國的5G成為了焦點。由美國帶動發起全球對中國科技帶來的安全憂慮,成功地影響歐洲一些國家,禁止中國參與當地5G網絡建設。

早前拜登正式簽署一項行政命令,禁止美國人投資與中國解放軍及新疆有關連,用於打壓維吾爾族及異見人士的監控技術相關企業。但這必須聯同歐洲國家合作,才能有一定效果。

在拜登上任前一個月,歐盟與中國達成投資協議,令美國一度措手不及。美國政府擔憂,若歐洲捲入中美的競爭,歐洲企業將會首當其衝,儘管這協議已因新疆及香港問題被擱置。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