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Lido麗都夜總會不敵疫情大裁員 經典脫衣舞騷將成歷史

撰文:外灘
出版:更新:

每個去巴黎旅遊的人,一定都會去麗都(Le Lido)看一場歌舞騷。它與紅磨坊、瘋馬騷齊名,並稱為巴黎夜總會三大騷。法國人有這樣一句話:「白天的巴黎在埃菲爾鐵塔,夜晚的巴黎在麗都。」可以說,麗都就是浮華如夢的巴黎夜生活代名詞。

春風沉醉的晚上,穿着盛裝華服步入舞廳,台下是觥籌交錯的香檳晚宴,台上是身姿曼妙的長腿女郎徹夜笙歌。晃動的燭光,搖曳的裙擺,誇張的粉色鴕鳥羽毛……香艷奢靡的氛圍,讓人短暫忘記現實,回到昔日年代的紙醉金迷。

點擊放大瀏覽麗都夜總會的經典脫衣舞表演▼▼▼

+19

麗都夜總會坐落於繁華的香榭麗舍大街,擁有70多年歷史。戴卓爾夫人、戴安娜王妃、柯德莉夏萍等政要名流,都曾是它的座上客。巔峰時期的麗都,每年接待50萬名觀眾,光是香檳的消耗就超過了30萬瓶。可惜,這樣的傳奇地標也沒能抵擋住疫情的衝擊。上週,它的新東家雅高集團突然宣布,解僱麗都的大部分員工,歌舞騷也將隨之徹底終結。我們又見證了一個時代的落幕。

舞蹈天團全體被裁 未來不會再有歌舞騷

去年12月,麗都被法國酒店巨頭雅高集團收購。如今,收購完成後的第一步計劃就是大規模裁員。原有的184個崗位被裁減了157個,只保留技術和行政人員。麗都的永久演出團隊——舉世聞名的「藍鈴女孩」也被解散。

「藍鈴女孩」堪稱「巴黎最美女子天團」,是傳奇舞者瑪格麗特·凱莉於1947年建立的舞蹈團。成為藍鈴女孩有著嚴苛的標準,不僅要身高超過175cm,腿長,身材勻稱,還要有紮實的舞蹈功底,可以挑戰各種高難度動作。最新一代藍鈴女孩更是經過了500多場歐洲及美洲地區的面試才被選拔出來的。

自舞團成立以來,她們將麗都騷的水準推向了巔峰,也代表了麗都最亮眼的一張名片。 《福布斯》曾評價她們是「世界上最美麗、最有才華的舞者」。現在,這些曾經風光無限的一流舞者居然走到了集體失業的境地,令人唏噓不已。不過,董事會承諾,直到2023年春季之前,都還會繼續支付員工工資,盡量減少他們的損失。

雖然麗都的場館沒有被拆除,但管理層決定走一條「新藝術路線」,將這裡改造成音樂劇院,轉型做音樂劇。至於歌舞秀,從此將不復存在了。這一消息刺痛了很多人的心。紅磨坊總監、麗都創始人的孫子Jean-Jacques Clérico說:「巴黎夜生活的一顆明珠正在消失。」

著名編舞兼舞者Bruno Vandelli在社交平台上發文感嘆:「麗都結束了!告別這座巴黎的地標真是太遺憾、太可惜了。這裡所有的舞者和工作人員照亮了巴黎之夜……這是一個悲傷的消息。」許多法國人甚至因為麗都退出歷史舞台而感到絕望。「麗都代表了法國在世界上的形象。它的消失,或許也意味著巴黎文化的衰敗。」

巴黎的頂流 曾試圖自救

人們之所以對麗都頗有感情,是因為它見證了一個最繁華的時代。1946年,麗都在香榭麗舍大街78號正式開業,上演了世界上第一場「晚餐騷」(Dinner Show)。所謂「晚餐騷」,就是餐飲和表演的結合。觀眾可以一邊品嚐佳餚美酒,一邊欣賞繽紛炫目的歌舞,享受多重感官刺激。全城的社會名流蜂擁而至,爭相體驗這種新型娛樂模式。

巴黎的浪漫奢靡都濃縮在這頓晚餐裡,首秀大獲成功。此後,麗都又開創了一系列大膽新穎的舞台形式,從其它夜總會中脫穎而出,坐穩了「頂流」的位置。當時的麗都有多會玩呢?瀑布、滑冰場、泳池、噴泉都能搬來。舞者們在雨中跳芭蕾,在噴泉裏嬉戲,甚至騎著馬在台上奔馳,乘著「大鳥」裝置飛躍舞廳……這些創舉,讓麗都幻化成一座夢幻的天堂,一切奇思妙想似乎都有可能在這裡實現。

1977年,麗都搬到了現在的地址,香榭麗舍大街116號,更靠近凱旋門。這也是麗都的巔峰時期,門口每天晚上都要大排長隊。因為一直走在時代前端,麗都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頂級藝人來此演出,包括法國已逝國寶女歌手Edith Piaf、搖滾巨星Johnny Hallyday、英國重量級歌手Elton John等。極盡奢華的環境,自然也受到了社會名流們的追捧。伊麗莎白泰萊、碧姬芭鐸、阿倫狄龍等明星都到訪過麗都。澳門「賭王」何鴻燊也曾和家人在這裡用餐。

進入新世紀後,麗都依然不吝嗇豪擲重金,繼續維持高端的運營模式,打造更震撼的視聽盛宴。最近的一場轟動之作,是2018年的全新歌舞劇《奇幻巴黎》,總投資高達2500萬歐元。原本的舞台被翻新成一個2000平方米的超大全景廳,可容納1000多名觀眾同時觀看演出。還修建了真冰場、水景噴泉、以及一個可以儲存80噸水的游泳池。服裝師為這場秀設計了600套演出服、250雙演出鞋、200頂帽子及頭飾,上面鑲綴著200公斤羽毛和200多萬顆施華洛世奇水晶,華麗耀眼至極。對於這部新作,麗都信心滿滿。當時,它的目標是在3年內將年營業額從3800萬歐元提高到5000萬歐元,並讓觀眾人數翻倍,達到100萬人。然而,誰都沒想到,這會成為麗都最後的輝煌。

歌舞騷過時了嗎

2020年,受到疫情的影響,巴黎所有的歌舞廳和音樂廳營業額暴跌80%。對於麗都來說,問題不只是國際遊客的流失,它維持運營的成本也極高。在香榭麗舍大街,每年的租金至少是500萬歐元。最近公開的數據顯示,過去10年中,麗都累計虧損高達8000萬歐元。想來是已經看不到任何起死回生的希望,麗都才做出了徹底取消歌舞秀的決定。與此同時,「三大騷」中的另外兩個,紅磨坊和瘋馬騷,雖然幸運地活了下來,但也在艱難求生。紅磨坊以康康舞聞名,舞者上半身裸露,只穿戴華麗的羽毛或金屬片,體現法國女郎的濃艷和奔放。因為傳統表演收入的不斷縮水,紅磨坊不得不開發一些新的業態,比如增設酒吧和音樂廳。前兩天,它還與Airbnb合作,130年來首次開放入住。

比起麗都和紅磨坊,瘋馬騷更熱辣,以裸舞著稱。近兩年,為了吸引更年輕的觀眾,它對經典節目進行了改版,開始嘗試不同的風格。曾經風光無限的巴黎歌舞秀,如今不再是引領世界風尚的潮流代名詞,反而陷入了「過時」和「沒落」的爭議。很多人認為,以甜美性感著稱的藍鈴女孩、瘋馬女郎們,已經不符合當下審美多元化的趨勢。羽毛、亮片、歌舞昇平,也被看作是浮誇的象徵。但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希望這些歌舞騷能一直存活下去,保留黃金時代的巴黎那段美好、浪漫、閃閃發光的歲月。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