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計》對白過份「撚字」 古語突然現代化:「你講嘢一嚿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籌備兩年,由梅小青擔任總監製的《宮心計2深宮計》,終於在周一晚(5月21日)首播,故事雖然跟9年前的《宮心計》沒有直接關聯,但依然以唐朝宮廷鬥爭作為時代背景及劇本主軸,所以劇集尚未出街之前,乍看娛聞、預告以及製作特輯,難免會令觀眾認為,這套姊妹作,只不過是另一齣女角不斷互相指罵和掌摑的劇集。

為省靚招牌 衝出古裝街

不過作為回歸娘家第一套作品,小青姐「省靚招牌」的決心相當明顯,所以今次再非大台獨自經營,而是和中國大陸的企鵝影業合資拍攝,製作預算大幅提高,用雙機拍攝,而整個劇組衝出電視城古裝街,很多朝廷和後宮的戲份,都在浙江的橫店影視城取景,由第一幕用電腦特效,鳥瞰式遠鏡掃視長安城半空,再到李隆基(馬浚偉飾)在先帝(唐中宗)靈堂裏,與任三恕(馬國明飾)聯手將韋后(米雪飾)斬殺,繼而元玥(劉心悠飾)在長安城中賣藝群眾圍觀,無論宮中和城內的場面,都比《宮心計》優勝太多,這一點確實要讚,大概無綫高層也明白,如果繼續固步自封,只在將軍澳電視城或者荔枝角公園塑造唐代時空,必遭觀眾唾棄。

《深宮計》有大陸資金撐住,場面盛大,再不是9年前在古裝街或者荔枝角公園取景的級數。(TVB截圖)

蕭正楠飾演的何離,刻意讓馬明飾演的任三恕「看見」,到底有何詭計?(TVB截圖)

飾元玥元瑈小演員最搶鏡

劇本又如何?小青姐應該明白,如果整個故事只有女人互鬥這個賣點,很難撐足36集(最近的失敗例子,是劇本過份發水至35集、王心慰監製《逆緣》!),所以今趟編劇團隊在宮廷鬥爭的基本盤,還刻意加重查案及懸疑戲份 ── 元倩瑜(陸詩韻飾)離奇死亡後,任三恕和何離(蕭正楠飾)一同去查案,可以視為古裝版的張大勇和李忠義(《刑事偵緝檔案》),至於任三恕邀請何離加入龍武軍,但明顯何氏是有目的讓任三恕「看見」,到底他背後有何計謀,亦是劇本另一個設計佈局。

查案之外,元玥尋親(元瑈是其姊姊)亦是第一集帶出的另一個伏線,雖然估都估到,兩姊妹最終都會在宮中相遇,但同樣能夠淡化宮中女角鬥爭的味道,試圖或意圖強化劇力,吸引人追看。如果說第一集最好戲的,最教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必然是兩位小演員,飾演元玥的黃雪兒,以及飾演元瑈的陳偲穎,搶食肉包,繼而妹妹問家姐何時回家,這一幕最好睇,相信劇組事前也始料不及。

童星黃雪兒飾演童年版元玥,曾在無綫《幕後玩家》中飾演黃宗澤女兒,今次在《深宮計》中繼續搶鏡。(TVB截圖)

飾演元瑈陳偲穎。(TVB截圖)

這幕三母女別離,是第一集最感人最深刻的一幕。(TVB截圖)

對白刻意「撚字」過份造作

當然米雪的特別演出,還是最重要的,為了營造第一集第一幕高潮,攝住觀眾眼球,劇組必須要將米雪「賜死」,而米雪從視40年,又貴為視后,實力不用質疑,她沒有因為只有一幕戲、只講廿句對白就「Hea演」,無論眼神、肢體動作,統統交足戲,那一句「又如何呀?!」充分展露野心,霸氣盡現,就算要讀上艱澀的對白,例如:「讓哀家的鮮血滃染帝靈,靈柩喋血,懾魂驚魄」,也聽得出不是死記硬背,反而之後其他演員唸對白時,明顯生硬。

也難怪,因為劇組建構對白時過份雕琢,卻又沒有在旁邊加上解釋,比如馬浚偉說的:「妄想牝雞司晨,當第二個則天皇后」,何謂牝雞司晨?「牝」字發音又是甚麼?原來「牝」粵音「臏(pan5)」,這個四字詞,是指母雞代公雞執行清晨報曉的鳴啼,比喻婦人專權,一般觀眾不是Ben Sir,嚴重「撚字」,只會落得矯揉造作的感覺,不過據行內人稱:「呢個就係小青姐嘅Style囉!」,咁就唔好突然又會加一句畀蕭正楠向劉心悠講:「你講嘢一嚿嚿,都唔知你講乜!」啦。

純粹以這個標準而言,看罷第一集,我會有興趣睇第二集,但不敢說我會看到最後,因為這種權鬥的劇從來不是我杯茶,我情願預留時間去睇《大叔的愛》或者《漢娜的遺言》(13 Reasons Why)第二季。

米雪飾演韋后,只得一場戲,但那一句「又如何呀?!」充分展露野心,霸氣盡現,完全交足戲。(TVB截圖)

「妄想牝雞司晨,當第二個則天皇后」,何謂牝雞司晨?「牝」字發音又是甚麼?(TVB截圖)

游大東其他文章:

【獨家】TVB無限翻炒!Amazing Summer排陣無視世界盃

【刑偵II】郭藹明「驚」典造型 監製潘嘉德嚇親:角色創作成功!

「滃染」,其實是一種中國繪畫技法,用水墨淡彩潤畫面,不露或少露筆痕。(TVB截圖)

鄭佑男飾演唐中宗李顯的幼子李重茂,只得幾幕戲,但要背誦艱深對白,明顯聽得出他事前要死記硬背,效果欠佳。(TVB截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