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造星.專訪】三甲未慣爆紅成焦點 姜濤:有人圍住部𨋢揮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香港終於有偶像男團MIRROR,而男團的焦點,從來都是姜濤。

1999年4月30日出世,尚差3個多月才20歲,即現在仍是一字頭。

別小看青春偶像的力量,足以影響整個娛圈發展。

早幾日,姜濤在其Instagram Stories發帖,指有人在他的家樓下呆等,當然還未說,「姜糖」(姜濤粉絲稱號)自製非官方應援手燈,數目更勝MIRROR的官方版本,他有兩套劇(《信任的遊戲》、《退休女皇》)在手,還拍了幾個大客戶廣告,甚至成為《Yahoo搜尋人氣大獎》「圖片搜尋次數最多的香港男藝人」……

之但係人紅「負皮」多,快速瀏覽討論區:偽韓、作狀、來來去去都只得幾個表情、講嘢嗰陣唔知自己講乜其實喺度扮Cute、由動作到打扮都是抄襲全盛時期的羅志祥,最惹人「討厭」是:大家將他是「處男」這個賣點無限放大!有追看《Good Night Show全民造星》的觀眾,都知道這位賽前大熱總是「沉默寡言」,今次專訪,姜濤終於如開籠雀般講講講:「每個Artist(藝人)剛剛出道時,無論拍戲、唱歌,總不會一開始便很成熟,必定會被挑剔,主觀又好,客觀又好,觀眾覺得你是新人,無論如何也是做得不好。」

留意,這篇並非姜濤的個人專訪,同場還有《全民造星》「天然呆」亞軍陳卓賢(Ian)以及MIRROR隊長、季軍楊樂文(Lokman),而且這篇是超長訪問,各位粉絲請細心由頭讀到尾。

撰文:游大東

攝影、短片:陳順禎

旁白:秦志鴻

剪接:吳宇峰

2019年剛剛開始,老土都要問句:新一年有甚麼願望。Ian(左):「希望各個方面都可以踏出第一步去嘗試,如果講目標,最想就係出到唱片,入面有自己寫嘅歌!」姜B(中):「乜都想試,我唔會抗拒學任何一樣嘢,自己最想做嘅當然係喺舞台上面,繼續以自己最想要嘅方式去唱歌跳舞!」Lokman(右):「2019年我想多啲演戲機會,未必係Exactly邊一樣,電影、劇集、舞台劇,我都想接觸多啲!」(陳順幀攝)

旁白君文卓森看罷「01娛樂」facebook專頁的訪問預告片段,在WhatsApp問:「不得了,剛剛做嘅?」他這麼一說,可尷尬了,但不認不認還需認:「唔係啦,2018年10月底已經做咗,只係而家先得閒寫。」我坦白說,對方說出重點:「唔怪得啦,因為佢哋而家多數都係叫MIRROR。」

的確,是計劃追不上改變,現實不符合預期。

當初跟ViuTV公關夾時間做專訪,是在《全民造星總決賽》結束後大約一星期,彼時電視台還未落實男團大名,就連誰會加入誰沒有份,仍然停留在傳聞階段,傳媒與粉絲一齊「估估下」,至少以為冠軍姜濤會單飛出道,沒料到節目監製花姐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由她擔任經理人,姜B、Ian(陳卓賢)、Lokman(楊樂文)以及另外9位《全民造星》參賽者一同成團,更宣布在11月3日出道、12月21日便於九展開騷,還有公司全力支持,逢周一於黃金時段播出自製團體綜藝節目《Good Night Show MIRROR Go》造勢,還未計元旦拉大隊上「叱咤」,數天前又出席「公益金百萬行」……連續三個月煙花日日爆,霹靂啪喇,奪目耀眼,大概是魯暉(ViuTV總經理魯庭暉)和花姐也明白,今時今日,追求速度才是致勝之道。

然而這跟深度從來恰成反比,既然如此,不如擺脫這種市場主導思維,盡量讓他們說的話原原本本紀錄下來,變成文字,這裏有的是空間。

##############################

Q:游大東

K:姜B(姜濤)

I:Ian(陳卓賢)

L:Lokman(楊樂文)

才19歲的姜濤在《全民造星》可謂由頭帶到尾,但一直以來甚少提及其家人。「決賽當晚,我阿媽同埋啲親戚都有嚟,但佢哋都唔係好想露面,所以都分開入場。」姜媽在台下有為你尖叫嗎?「冇,我阿媽從來都唔會尖叫,其實佢決賽當日係完全睇唔到我,太多人喇,太多Fans企喺佢前面,仲要企埋喺張櫈上面,所以佢趷高啲都睇唔到,佢只係知道我拎咗冠軍,同埋聽到我把聲,佢返到屋企睇Playback先感動到喊!」(陳順禎攝)

仍未習慣身份已變 逛街被認出感尷尬

Q:《全民造星總決賽》已結束大約半個月,是否已習慣擁有這個三甲身份?

L:仍未完全習慣,其實《全民造星》播放期間,逛街時已有人認得自己,他們會直接問:「你係咪Lokman呀?可唔可以同你影幅相?」這種較易接受,有些人反而是跟其他人講:「嗰個係咪Lokman呀?!」既不會望你,又不會走過來找你,有時這種情況才最尷尬。

I:近來較以前敏感,會留意街上有沒有人望着我們。試過有次在餐廳吃飯,有人在街上隔着玻璃影我,哈哈哈!原來他們在外邊等位,待我吃飯後,他們就問:「可唔可以影張相?」。

K:我到現在還未太慣,因為我經常會被人嚇倒,其實是我經常在街上行走時,會不停思考自己的事。(都在想甚麼呢?)即是好似之前Fatboy(ERROR成員之一梁業)都有說過,會聽歌、擺動身體,我很容易會沉醉在自己世界,突然就會有人拍你(膊頭),之後就會問你:「點呀,你係唔係姜B呀?!」我就會呆了幾秒,然後說:「係呀,我係!」面對這些突然會邀請你影相的人,我真的還未慣。最尷尬一次是,我在港鐵打算坐升降機的時候,(因為升降機安裝玻璃)你會見到外面有成班人圍着升降機跟你Say Hi。而升降機內,乘客都是老人家,他們就會望住你,你就會覺得很尷尬。不好意思囉,我不是長者都坐升降機。這班公公婆婆會問:「嘩~~你係邊個嚟㗎?!」我就話:「冇嘢呀,朋友嚟啫!」

當晚決賽結束後,在會場內瞥見專誠來撐場的Ian家人,頗為低調。「屋企人冇講咩,一路以來,佢哋都係以一個旁觀者身份,用一個好Supportive嘅態度去支持我,但唔會開口畀意見。」他的經理人對我說,當晚在會場附近的咖啡店,差點認錯他的哥哥就是Ian本人。「有人話佢似係我細佬𠻹,佢瘦好多,我都減緊肥!」吓?咁都叫肥?Ian解釋:「我上鏡塊面好肥呀,我想上鏡好睇啲,好在呢輪瘦咗。」(陳順禎攝)

曾跟阿Sa合作 Ian拍劇沒有不習慣

Q:《全民造星》整個比賽已告一段落,深信ViuTV或外面將會有很多工作機會,其實你們準備好出道成為藝人沒有?

I:我們幾個會拍劇啦(《信任的遊戲》),亦要為之後一些演出做準備、練習,這類工作會做得較多,因為我不似Lokman那樣要拍戲。

Q:不知道你有否演戲經驗,所以想知你是否習慣。

I:我沒有不習慣。如果說到拍劇,之前我是有少少經驗,因為我參與過一套網劇叫《PTU機動部隊》(英皇娛樂與優酷聯合出品),我都跟過組做演員,而且拍過很多組,所以當時已累積少少經驗,希望將來遇到第一套有戲份的劇集時,能夠運用到之前學習過的。因為當時跟很多前輩合作,有阿Sa(蔡卓妍)和方中信等,都是很資深的藝人,我會觀察他們怎樣做,比如一埋位,就會留意有哪些位置需要留意,當他們要做一些表情,或者要跟對手對戲時,他們要將表情和目光望向哪處?今次跟組,都掌握到這些細微處。

才摘下冠軍,ViuTV已簽下姜濤這隻「金蛋」,拍劇、開騷、拍廣告,時間根本不敷應用,休息已不夠,更甭說有空間鑽研演技,「惟有得閒嘅時候睇劇補底!」但坦白講,顏值高如姜B,只需企定定望着鏡頭,一眾「姜糖」也會照單全收吧。(陳順禎攝)

+6
+5
+4

姜濤回應外界「負皮」:你係新人,觀眾一定覺得你做得唔好

Q:姜B你又準備好未呢?要認真答呀!(笑)

K:我覺得,每個Artist(藝人)剛出道時,無論是演的戲抑或唱的歌,不會甫開始便很成熟,一定會有人挑剔,主觀又好,客觀也罷,觀眾總會覺得你是新人,無論怎樣去演出,都是做得不好;但另一方面,亦會有些欣賞你的人會覺得你做得好,所以我們需要慢慢學習,在《全民造星》由零開始,雖然現在叫做離開了,但我們幾個只是剛剛開始,是故我們演戲還是唱歌,整個過程都要慢慢學習,有一班粉絲是會願意見證我們成長。我覺得最需要有的是學習態度!我覺得,你學些甚麼其實都不緊要,但學習的態度才是最重要,加上我們要面對那麼多未知的事情,比如你說拍劇,都是我們的第一次,所以你的態度絕對會影響往後你走下去的路。

Q:參加《全民造星》後,有沒有因為被花姐責罵太多而有轉變?

K:唔係嘅,雖然花姐經常都在鏡頭前鬧我們,惟私底下,她確實不是一個很兇惡的人,她真的視我們為朋友,不會存在距離,加上彼此經過長時間相處,都會發現花姐有很多可愛的地方……

Q:你覺得花姐最可愛的地方是?

K(尷尬的笑):誒,唔講呢啲,佢會嬲,哈!(全場大笑)

Q:有沒有為了拍劇,盡量抽時間報讀一些短期演藝課程補底?

K:沒有,當下有太多工作,無論如何都不會有時間,讓你去沉靜一下,讓你去學習,所以現在只能私底下有空時,如果說,要我演這種(類型)劇,我就會找相關的劇集來看,你只有這個途徑去研究。我會看一些……相關的劇,意思是,可能要演繹一個好寸的角色,我就會看一些同樣有角色好寸的劇集,看看其他演員如何去演一個囂張的態度。比如,有些台灣偶像劇,大家可能覺得這些沒有演技,但剛剛好,那些演員的演繹出來的態度和感覺,正好就是我需要在劇中運用的,如果想看一些較有深度的,我就會去看香港、內地製作的劇集,好些會有比較多內心戲,我便去攝取不同養份,然後再將它融合在一起,拍劇時用回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去演。

點擊睇片:姜B、Ian、Lokman六分鐘足本專訪片段

訪問未開始前,見到Lokman右手的濕疹頗為嚴重。「其他地方都冇,淨得右手係咁!」患病已多年?原來不是!「唔係呀,兩三年喳!」我建議他要找個中醫看病情。「有呀,兩三年前第一次去睇,佢問我做乜嘢,係唔係好夜瞓?我話係,佢話,睇嚟你要轉行喎,哈哈哈!」結果這位「病人」最後去了參加《全民造星》,奪了季軍,更成為男團MIRROR隊長。(陳順禎攝)

為決賽豁出去挑戰《芳華絕代》 Lokman:從未如此輕鬆!

Q:現在你在《全民造星總決賽》奪得季軍,經歷了那麼多,你覺得當下拍《狂舞派3》的心態,跟你第一次演《狂舞派》(2013)時有何不同?

L:有不同。其實這幾年(學習上)最濃縮就是參加《全民造星》這個時段,我覺得是有成長的,以前對很多事情,都很用力去審視,經常都會想「畀好多嘢出嚟」(付出很多),令自己有點疲倦,但自從開始玩這個比賽後,每件事慢慢嘗試放輕一點,減省多餘氣力,例如可能每輪比賽,我只將焦點放在過程中,會否過關、人家是否喜歡,我都撇開一點來看,整個感覺就變得純粹一點,自己亦會輕鬆些,我覺得《全民造星》對我的改變就是這個。

Q:決賽當晚,我在現場,見到你選擇演唱《芳華絕代》真的嚇我一跳,你夠膽挑戰,而出來的效果也不差,我好奇,你為何要挑這首歌?

L:其實決賽兩節演出,都是我和一班兄弟一起商討和構思,阿Dee(何啟華,即現時ERROR成員)和Alton(王智德,即現時MIRROR成員)都有份參與。當我們談論我應該表演甚麼時,阿Dee說出一個重點,他說,我在《全民造星》裏的代表作是(演出)《西遊記》(第一次淘汰賽爭入40強),若然我要在總決賽表現亮眼,甚至爭取名次,就需要另一個代表作,而它不能跟之前任何一次表演類似,是要讓觀眾看到Lokman的另一面,但又要有點「睇頭」,於是大家細想應該怎樣做,然後就想到不如試試呈現皇者氣派一點的感覺,但這樣很容易過火,於是阿Dee就建議,用另外一種酷一點的方式,慢慢將壓場的氣勢滲出來讓人看,但之後一直都沒有太多思考,因為決賽前一個星期,我還在演舞台劇(與狄以達、鄧智堅和火雞姐丁可欣合演的《HiHi大爆炸》),直至總決賽前一天的總綵排,我才能夠嘗試成功,之前效果都是「麻麻哋」,都在摸索哪個方法最好,因為這首歌實在太經典。

Q:「最慘」是,原唱是梅艷芳與張國榮。

L:對,他們已經有一個非常強大的演繹,很容易會有對比,就會被人話:「你唔好抄佢哋呀!」或者是「你都完全做唔到佢哋呢樣嘢!」有時候會有這種考慮。還有另一個問題,我本身歌喉不好,唱得唔叻,有時候很容易會出現唱得音準,咬字正確,但沒有感情,而《芳華絕代》這首歌味道很濃郁,所以總決賽舉行前,我走去很速成的學唱這首歌,而唱歌老師又教得好好,於是好像找到些許線索,我應該怎樣處理。老師教我,那個音要怎樣發,呢一粒字,可以試試這樣唱,然後有些部份再略為調查,就是這個方法,可以勾出一些味道來,於是我在總綵排當天就直接嘗試,有時候,我是強迫自己嘗試,強迫自己投入,唔理唔理唔理,但正正就是那次總綵排後,大家都說「OK喎!」,去到決賽當天就取回一些信心,更放膽去做出來。

作為「Team Ian」一員(支持Ian的意思),決賽當晚親眼目睹Ian表演失準,既驚訝又失望,其實Ian自己感受更深。「我太多嘢諗喇,結果影響咗自己信心!」聽講,當晚比賽開始前曾有人建議Ian摘下眼鏡,最終第一回合,他始終不敢拿走這個「生招牌」,「呢個唔關我緊張事,只係純粹覺得第一套衫,戴冷帽去襯,如果戴埋眼鏡應該會幾得意!」去到第二回合,他沒有戴眼鏡了,可是表現更差,「如果唔係大家之前覺得我表現尚算可以,佢哋都未必會投我,咁樣我反而更唔開心,因為我從來都唔鍾意令人失望。」(資料圖片)

+2

直認太易受人影響是缺點 Ian:影響比賽信心

Q:若唱歌是Lokman的障礙,跳舞會不會就是Ian感到「卡住」的地方?

I:我覺得我的心情才是「卡住」自己的地方,因為一路以來,我為演出而準備的,在決賽當晚大家未必會看得見,而我又聽了很多不同意見,不過我太易受人影響了,於是就有很多更改。可能我本身決定要做A,問了大家意見,大家覺得「麻麻哋」,我就走去做B,可能又有第二班人出來說:「B都『麻麻哋』喎,做C啦!」於是我就A ─ B ─ C ­─ D這樣轉來轉去,這個都是我的缺點,最終影響決賽表現,我覺得連我最基本的唱歌都有影響,因為想得太多,我會不斷去想,到底這個決定去到最後是否最好?而這個決定能否為大家帶來一個好的演出?反過來影響自己,上到台,信心較往時更少。

Q:這一點,我在現場也感受到,第一回合完結時,我會覺得為何差一點點?以為第二回合會追回分數,豈料表現更失準,我覺得我一直以來期望能夠看得見的Ian在決賽當晚沒有出現,你自己當時是否已覺得未能發揮應有水準?

I:完全係咁諗!完成第一回合後,回到Backstage(後台)已覺得爭少少,之後再影響了第二回合的演出信心。若以當晚而言,我是有點Surprise(驚訝),因為我實在不太滿意自己演出,亦有其他參賽者安慰我,指《全民造星》不是One-off,不止是看決賽表演,可能大家都會覺得你之前尚算可以,所以才會在全民投票時,投票給我,但反而令我有點不開心,因為我不喜歡令人失望,而這個結果會令我覺得讓一班支持我的人失望了,但決賽過了數天後,我自己沉澱下來,就會想既然都發生了,惟有之後的表演一定要做到最好,報答他們。

決賽兩個回合,姜B跳唱《致愛》和《超級冠軍》,表現極為亮眼,我笑他似開演唱會,他笑只是做自己。「我覺得如果這是我最後一次演出,梗係要做自己最想做的表演吧,如果你選擇突破,做得不好又怎辦?!不如做一個,就算所有人都不喜歡,但自己就好鍾意的演出,輸了也不會覺得遺憾。」(資料圖片)

震驚!姜B唔識郭富城草蜢?

Q:當晚姜濤的心態如何?我看了第一回合,已跟朋友說:「姜B應該拎冠軍!」因為真的很紮實,你自己花了多少時間準備?

K:都有很多限制,所以不是很多時間準備,大概一星期左右吧。但經過《全民造星》那麼多個回合,反而決賽最舒服,乍看很緊張,但你的心態不是為了去贏這個比賽,而是做自己最想做的表演,若然沒這個掙扎,整件事就會不同。我知道呢個亦都令Ian和Lokman很糾結,但我覺得,如果這是我最後一次演出,梗係要做自己最想做的表演吧,如果你選擇突破,做得不好又怎辦?!不如做一個,就算所有人都不喜歡,但自己就好鍾意的演出,輸了也不會覺得遺憾。兩個環節的演出我都喜歡,因為表達的感覺都不同,雖然都是跳唱,尤其是第二回合,我想讓大家見到,我在《全民造星》學到甚麼,以及做一些一直想做但沒有機會表演出來的事,因為比賽去到後期大多是團隊形式,沒機會Solo,所以我覺我最後一個回合這樣做,是很舒服的,因為所有事都Control(控制)得到。

Q:阿芝(卓韻芝,B隊戲劇導師)都有話過你,她覺得你以往的演出太自我,會成為演出時最大包袱,曾力勸你要多聽別人意見,簡單而言,就是指你無法衝破一些障礙。你覺得,現在你去到這個位置(奪冠),你最想嘗試、最想突破、最想帶給觀眾的到底是甚麼?

K:不要說是突破,我覺得,我想做一些,一直以來,我在香港沒有見過一個Artist真的很型很酷,在台上又跳又唱,又能夠帶動氣氛……

Q:(我聽完「打個突」,難道他不當郭富城是一回事?)你太後生吓嘛?

K:唔係唔係,唔係話以前,我是指近代,以前那個黃金年代當然很勁啦,但老實講,現在整個香港演藝圈,你會較少見到類似日本和韓國Idol(偶像)這樣的演出,我就想在決賽入面嘗試這樣做,想盡量做到心中目的那個自己,好彩最終都是做得到的。

游大東其他文章:

跨年綵排《短暫的婚姻》缺席《叱咤》? 林海峰:而家煩緊呢樣嘢

【生前約死後.專訪】顧美華撐馬仔演舞台劇無懼失準:我挺身而出

【回憶備份】衝出香港奪亞洲獎項   柯煒林:節目有質素總會被看見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變亞視神劇有段古    編劇陳十三爆無綫走寶:佢哋唔要!

當晚收到大會在現場派發的節目流程,但見Lokman在第二回合選擇演唱「梅姐」與「哥哥」經典合唱歌《芳華絕代》,嚇得叫了出來,坦白講,當然擔心他力有不逮才有如斯反應,幸好他有備而來,最終不負眾望,我睇到起晒雞皮:「我本身歌喉不好,唱得唔叻,有時候很容易會出現唱得音準,咬字正確,但沒有感情,而《芳華絕代》這首歌味道很濃郁,所以總決賽舉行前,我走去很速成的學唱這首歌,而唱歌老師又教得好好,於是好像找到些許線索,我應該怎樣處理。」(資料圖片)

回顧參賽半年最深刻的事

Q:《全民造星》由公開招募到決賽歷時長達半年,回想過去,有沒有哪一刻是影響你們最多?為甚麼?

K:B1組(即Anson Lo(盧瀚霆)、Alton(王智德)、Ting Ho(何駿廷)、小評(蔡港評)以及姜濤)全部出局的時候(30強進20強),事前實在沒有想過我們會輸得那麼慘,更加沒有想過他們會統統離開,因為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們這個小隊是最好的,加上我很難跟別人混熟,好不容易我才跟B1組的隊友打成一遍,剛開始相熟,準備下一回合,但他們又要走了,只剩下我一個,頓時覺得很無助,甚至認為這個比賽對自己已沒意思,以前有任何困難,他們都會幫我,但去到宣布淘汰結果後那刻,又要重新適應,對我而言比較困難。

I:決賽當晚吧,對我而言是一種警惕,以後表演時要怎樣再做得好一點,因為我不是那種得過且過的人,而遇到一些做得不好的演出,我是會記一世,所以當時演出後,立即有一種感覺就是:早知應該相信自己多一點,正如剛才姜B所講,我情願因為自己想做的事而落敗,都好過因為做一些我不想做的事而勝出,輸、贏其實不是如此重要,反而在舞台上做不到自己想做的,會是遺憾。

L:最深刻是完成《芳華絕代》的表演那一刻,那個感覺不知該怎樣形容。以前我表演時,會很有目的想去做一些事,例如要翻個筋斗讓你尖叫,或者排一段很有爆炸性的舞蹈。然而演唱《芳》的感覺很不同,由我Rehearsal開始,因為我未曾試過這個風格,我就要告訴大家,我要嘗試,要迫自己代入。其實Rehearsal完結後,我也不太覺得自己做得到,不過對於比賽,我沒有想太多,例如要怎樣手執咪高峰,還有甚麼沒做到,是完全放鬆,這令我感受很深,就是享受當下,皆因這種狀態一直延伸至翌日決賽,我異常輕鬆,我係咁話:「死啦,我一啲都唔緊張,點算?」因為我確實丁點兒緊張的感覺也沒有,直至出場前那20秒,我才覺得緊張,是整天唯一一刻有這種感受。

由節目監製到變成男團MIRROR的經理人,Ian、姜B和Lokman各自對花姐由衷感激,受訪時,姜B以這一句作結,簡單、利落,卻又盡在不言中:「我唯一想講嘅係,花姐真係辛苦晒!」(資料圖片)

留給花姐的說話 Lokman:我有少少內疚!

Q:有沒有甚麼話想告訴花姐?當然不要一些很老土的,總有一些很深情的說話吧?!

I:沒有呀,有甚麼我都已經私下跟花姐說了,不再在此重複。

L:一直以來,相對於其他參賽者,花姐尤其痛錫我。有時候,有些事情做得不是太好,或者有些情況令她擔心和緊張,我會有少少內疚,會覺得:「死啦,佢已經好多嘢要兼顧,仲要成日走去同我做心理輔導,佢都應該幾攰,幾大壓力!」再加上有時候我又會鬧彆扭,「扭計」的那一刻,當然是想「扭計」吧,但「扭」完之後,寶姐(現時擔任MIRROR藝人管理工作)會跟我說:「其實花姐都好辛苦㗎,我都明白你哋嘅心情,但你都要明白佢嘅處境!」那一刻是有少少內疚,覺得對不起花姐。最內疚一次,是在淘汰賽演唱《安徒生的錯》(30強進20強),因為我們B3隊(即Lokman、Ian、邱傲然(Tiger)、羅啟聰(狗毛)以及施詠輝(大輝))堪稱「最強隊伍」,但每次出到來的成績都有很強烈對比,為何會這樣?

I:那次演出算是很不錯的了。

L:由 B3組成一刻,去到後尾,基本上我們都處於一個不斷遭人鞭打的狀態,去到《安徒生的錯》時已開始有少少崩潰,心裏會想:點解花姐總是要這樣說?Ian跟狗毛跳舞已進步了很多,為何你仍然覺得不夠好?當下一刻,我發了花姐很大脾氣,因為前幾天都有少少因為這種狀態,很擠迫的情緒就忍不住爆發出來,而爆發的時候又不理會別人感受,向花姐發脾氣後,我還未嬲完,仍然火滾,後來寶姐又跟我說:「喂,你剛才係唔係又窒花姐?花姐好唔開心喎!」這一刻我又覺得……唉,死火!

K:我唯一想講的是:「花姐真係辛苦晒!」我覺得花姐痛錫每個人的程度,是會令到所有人都覺得,花姐最痛錫的是自己,你不會覺得他特別愛錫哪人,因為花姐只會對我才這樣。而我覺得她是除了父母之外,我,或者是我們,在這一行最信任的人。

【粉絲Must Read】大量姜B、Ian與Lokman的專訪高清靚相仲未夠喉?送多幾張合照畀你,記得逐張點擊睇!#慎防心臟病發

 

為情人節增添更多意義!請即入去「01心意」平台支持願望成真基金會,捐款$214,香港01送您兩張「友人抱抱音樂會」門票,同您一齊重新定義214。門票數量有限,送完即止。(推廣日期: 1月9日至1月21日):https://heart.hk01.com/zh/project/10076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