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浚龍謝安琪《寂寞就如》《其實寂寞》 林夕創作刻骨銘心的孤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上月推出新曲《黑盒》後,麥浚龍(Juno)跟謝安琪(Kay)今日下午突然於IG宣佈推出兩首他們各自的獨唱歌,分別是Juno的《寂寞就如》和Kay的《其實寂寞》。

相信是繼續下回大碟《The Album and The Rest of it》浦銘心與董折的故事。Juno少有地同步推出兩首歌,而且光看歌名,就知道兩首歌關係密不可分。同是出自林夕手筆的兩份詞,不斷互相呼應的筆觸。

麥浚龍和謝安琪一次過推出兩歌——《寂寞就如》《其實寂寞》。(麥浚龍IG圖片)

寫寂寞的歌很多,在林夕筆下的寂寞也分了好多種,筆者最深刻的是陳奕迅的《我們都寂寞》,一個人兩個人,都是寂寞,身邊多了一個人,只是多了一把聲音,一個軀殼,這種寂寞深入骨髓,無法用另一個人去解救自己。

可能我 我不知道擁有什麼 而我又缺少什麼 我還怕什麼
陳奕迅《我們都寂寞》

麥浚龍唱《寂寞就如》,應該為董折的自白。(麥浚龍facebook圖片)

這次的《寂寞就如》《其實寂寞》兩部曲,說的寂寞是一種「癮」,《寂寞就如》裏頭「玩火機玩到起枕也會 上癮」,連傷風也「好想數數遍地雲吞」,可以說是無聊到極點,但卻更貼近都市裏的我們的一種寂寞,下班後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連話都不想說的心情,只想對着牆壁放空一會兒,最好把世界調教至靜音,有時這種寂寞沒有悲沒有喜,只是一種慣性,這像一種心癮,染上了癮,久而久之,是變了一種習慣,很難戒,也不願戒。歌裏最後一句「只驚慣了」,結尾的餘音,卻又好像擔心自己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後,怕回不了身邊有人的世界,怎辦?

誰替孤單慶幸 問世間 只有我襯
麥浚龍《寂寞就如》

謝安琪唱出另一種寂寞——《其實寂寞》。(謝安琪facebook圖片)

「一個人會上癮」,Kay《其實寂寞》的首句,接了麥浚龍的最尾一句,這種癮被浦銘心接了下去,她的寂寞加上慵懶輕快的曲風,就像是完全沉醉了在自己的世界中,像活在一個氣泡裏,最好沒有人把它刺穿,也不要和其他氣泡撞上,這種寂寞跟《寂寞就如》一樣,都是一種癮,他們都喜歡這癮,她慶幸「開餐一個人 不必等夠人」,但這種深深地陷進去的孤單感,她很喜歡。

需要寂寞 就如沒有人類望見我
謝安琪《其實寂寞》

距離上一首與韋羅莎合唱的《黑盒》推出不夠一個月的時間,麥浚龍又再推兩首新歌。(麥浚龍IG圖片)

從描寫浦銘心與董折的故事延伸到現在的他們寂寞的故事,聽著聽著,筆者覺得極有畫面感。寂寞感需要曾經有過熱鬧的日子,才能被襯出來,經歷過幸福和喧鬧,才會感到現在有種寂寞,不知道浦銘心和董折唱的時候又是不是想着曾經的對方,我們聽的時候又是不是會想起某一段快樂的記憶而倍添落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