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探專訪】場景、故事高度還原港味 監製蘇萬聰:人人都是鐵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時我向編劇提出,把《使徒行者2》由一部臥底片提升成為一部特務片,把固有的港式警匪類型劇做一個轉化。」提到兩年前的《使徒行者2》,監製蘇萬聰表達了他對港劇求新求變的拍攝要求。該劇在騰訊視頻上線14小時播放量破億,在開播後的一個月裡網路播放量突破19億,刷新了近幾年港劇的播放記錄。

日前,蘇萬聰再次作為監製與總導演的全新作品《鐵探》,已在騰訊視頻上線,與觀眾見面。

企鵝影視與TVB聯手出品的《鐵探》,由蘇萬聰、蘇嘉敏執導,朱鏡祺、劉小群編劇,袁偉豪、惠英紅、姜皓文、蔡思貝、黃智賢、楊明、梁競徽、許紹雄等共同出演。

企鵝影視與TVB聯手出品的《鐵探》,由蘇萬聰、蘇嘉敏執導,朱鏡祺、劉小群編劇,袁偉豪、惠英紅、姜皓文、蔡思貝、黃智賢、楊明、梁競徽、許紹雄等共同出演(《鐵探》官方宣傳照)

《鐵探》講述原是警隊明日之星的督察尚垶(袁偉豪飾),在一次行動中為救戰友,不幸被匪徒一槍穿腦,經過搶救後奇跡生還,但尚垶飽受那次槍擊的後遺症折磨,槍傷陰影、暴躁、甚至失禁。而總警司萬晞華(惠英紅飾)和Bingo(姜皓文飾)之間神秘的關係,也讓那次槍擊的真相撲朔迷離。在警隊的大升遷年,尚垶被迫捲入了警界高層權力相爭的漩渦中…

那麼,時隔兩年的《鐵探》在藝術風格、主題思想等方面,與以往的港劇有何不同?《鐵探》的拍攝方式能給港劇帶來哪些新的啟迪?對此,影視獨舌對蘇萬聰進行了採訪。

《鐵探》監製蘇萬聰(影視獨舌提供)

蘇萬聰求「新」、《鐵探》求「真」

面對不同的劇作,蘇萬聰沒有一以貫之,他選擇用不同的詮釋方式來推陳出新。《使徒行者》本身是個很成熟的IP,是個猜「誰是臥底、誰是黑警」為主軸的電視劇。蘇萬聰在2016年接手籌畫《使徒行者2》的時候,除了保留原有的味道以外,還特別提升了它的時代感,選用了類似美劇的手法去處理整部劇的節奏, 每集的開頭和結尾用較華麗的感覺去包裝,令《使徒行者2》的風格自成一派。

蘇萬聰表示:「至於《鐵探》,它跟《使徒行者2》有很大的分別。它要更加貼近生活,所以在處理上我非常強調它的『真』。」《鐵探》的故事取材自真人真事,大部分的角色都有他們的原型人物,當中的案件也是取材於香港真實的大案。因此,相比於《使徒行者2》的「高大上」,《鐵探》則更具煙火氣,更具「港味」。

蘇萬聰表示:「接手《鐵探》專案的時候,劇本已經接近完成。這是個非常香港的故事,要讓《鐵探》出彩,得要多在香港地道感、都市生活感兩方面下工夫,要呈現出最真實、最真摯、最有血有肉的香港。」因此,《鐵探》的場景設定、取景地均在香港本地,可以看出團隊想要打造「最地道的港式都市警匪劇」的決心。

《鐵探》最大特色首先在結構上。以往的警匪劇,一般會是每三集一單案,先是無辜的嫌疑人出現,最終通過層層資訊找到真凶。但《鐵探》卻打破了這個方程式。據蘇萬聰透露,劇裡面有用橫跨兩集去呈現一次大圍捕,也有半集就完成的一個案子。隨着情節的設定、人物的命運轉變,來決定劇情的節奏,使整部劇看起來高潮迭起、危機四伏。

+6
+6
+6

其次在視角上。《鐵探》用了「上帝視角」去說故事,觀眾會比劇中人物更早知道結果。「我用尚垶中槍的一天成為分水嶺,刻意讓觀眾預知危險正一步步迫近,於是他們會替劇中人擔心着急,眼看角色一步步邁向陷阱和死胡同,但同時也會看到他們憑藉鐵一般的意志去改變命運…《鐵探》是個戲味隨故事發展越來越濃,戲劇衝擊力越來越大,情感累積的爆發力強的故事。我深信用直接、純粹和真實去打磨《鐵探》,定能打造一出個新類型的警匪劇,感動更多觀眾。」蘇萬聰說道。

「鐵探」的精神與人情

《鐵探》自公佈陣容之初,便引起了港劇迷們的無比期待。由幾經金像獎、金馬獎認證的影后惠英紅,於今年提名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的姜皓文,星馬雙料視帝、TVB當家小生袁偉豪三人共同主演。此外還有黃智賢、許紹雄、吳廷燁等老戲骨壓陣。這次的陣容可謂十分強大了,此番警匪對抗大戲的精彩程度可想而知。

在預告片中,惠英紅強大的氣場震懾力十足,在警隊裡力壓一眾男性,意味深長的眼神、複雜多變的情緒,也讓觀眾對她的身份有諸多好奇。蘇萬聰道:「紅姐(惠英紅)是位擁有強大戲劇觸覺的演員,她挑選劇本獨具慧眼。多年後再次合作,感覺她的氣場更加強而有勁,信心十足,處理高能量的戲劇節奏手到擒來,處理柔弱的戲也溫婉動人。她演繹喪子之痛的一場戲惹得不少工作人員當場落淚,非常動人。」

+2
+2
+2

袁偉豪與姜皓文此次的對手戲頗具看點,兩人在劇中亦敵亦友、一明一暗,是競爭也是合作,有攜手並進向命運抗爭,也有暗中周旋的試探。「和黑哥(姜皓文)認識多年,也和他合作過,他天生有種懾人的魅力,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把人物演得非常生活化,非常自然。這次由他擔綱的角色遊走在黑白之間,黑哥拿捏得非常出彩,讓人很難猜他是正還是邪。在處理和媽媽之間的感情上,他又能很快掀動全場,讓人感動得難以平靜下來。這是電影演員的強項,快狠有勁,這股力量對於電視劇來說堪稱一股清泉。」

+3
+3
+3

蘇萬聰表示,繼《使徒行者2》後,這是與袁偉豪的第二次合作,袁偉豪這次的進步超乎了他的預期。「阿Ben(袁偉豪)接到角色後主動來和我商量,這次他想要撇下偶像式的演繹,他想要以最真實的方法去呈現尚垶這個人物。」

袁偉豪飾演的督察尚垶腦部中槍,患上槍傷後遺症,劇集後段還會瀕臨死亡。為了符合角色狀態,他最終用10天減重了20磅。蘇萬聰透露:「拍攝期間他的父親不幸病逝,他三天後就返回崗位,這也是《鐵探》精神的一種。我們都感受到,袁偉豪和尚垶已經融為一體,有好幾場尚垶發病的戲,喊了CUT以後現場還是非常安靜,大家都為他飾演的尚垶感到心痛。」

《鐵探》的故事除了保留警匪劇的固有元素:探案,懸疑,追凶之外,這次最大的看點在於它的人物和情感比以往的警匪劇飽滿、豐富。友情、親情、愛情、手足之情都有很動人的篇幅。

劇裡面並不是只有一個「鐵探」,其實每個警探角色都是「鐵探」,所有角色的背後都有自己感人的經歷。我深信在觀眾能感受到這班鐵探就如同身邊活生生的都市人一樣,我們生活上都會遇到困難,會遭逢一些不幸,但我們都用鐵探精神去熬過難關,一步步邁向美好。其實,我們都是「鐵探」。
《使徒行者2》、《鐵探》監製蘇萬聰

劇裡面並不是只有一個「鐵探」,其實每個警探角色都是「鐵探」,所有角色的背後都有自己感人的經歷。蘇萬聰說(《鐵探》劇照)

《鐵探》拋開小格局,接受大挑戰

《鐵探》的拍攝過程出現過不少大大小小的挑戰。拍攝時剛好是香港最悶熱、最潮濕的月份,更是颱風季節。因此次在劇本的結構以及視角上的破格嘗試,並且需要有條不紊地向觀眾展現這個新的說故事方法,蘇萬聰特意加大了拍攝的鏡頭量。

「我們日常也長備三機甚至四機無死角拍攝,務求得到所需要的鏡頭量,但又不要讓演員在酷熱天氣下太辛苦,畢竟劇裡有很多高能量,對白密度高的爭辯戲,還有很多追捕、打鬥的動作戲、場面戲,我得多照顧演員和工作人員體力和狀態。」

+4
+4
+4

在製作規模上,《鐵探》也比以往的警匪劇龐大和複雜。全劇在香港鬧市取景,地小人多,拍攝難度非常高。劇中有好幾場圍捕、飛車等大場面。為求真實,劇組選擇在市中心最旺的地方、交通繁忙的要道拍攝,在人山人海的旅遊旺區取景。

於是,也花費了更多的時間去籌備,申請封車道、高速公路、行車隧道,以保證安全有秩序。「特別感謝香港電影服務統籌科和員警公共關係科的幫忙,才有可能把電視上很少看到的場景帶給觀眾。雖然困難重重,但我們堅決要呈現最真、最地道的香港城市特色。就連演員也拼起來,非常用心去參與特別動作訓練,很多動作戲也真身上陣。跑馬路、撞玻璃,二十多層樓高空吊威也都主動要求要親自上陣。我非常感恩整個團隊的付出,才能達到安全零意外的完美拍攝。」

 美術上蘇萬聰要求儘量高度還原。除了實景拍攝以外,劇組花了很多時間在資料搜集方面,要把查案的過程儘量展現。其中一個別名「寶福山」(香港的骨灰龕場)的旺角鏹水案指揮中心,是劇中最花時間籌畫的棚景之一。劇中涉及很多不同的警隊部門,也是首現電視螢幕,團隊花了很多心力去還原和凸顯每個部門的特色。

談及之前在內地拍攝的經驗,蘇萬聰表示:「確實內地的製作水準有很顯着的提升,之後回到香港開劇,我試把內地好的製作模式用在港劇製作之中,打破地域規限,把內地優秀的工作人員邀請到我的團隊裡,同時保留香港高效靈活的特性,揉合出一個新的班底,希望能將作品精益求精。」

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用小格局去看大世界。哪裡有好故事、好團隊、好平台,我們就去哪裡製作好作品。
《使徒行者2》、《鐵探》監製蘇萬聰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第一屆武博】立即購票參加5月3至5日於九展舉行的第一屆香港武術及搏擊運動博覽,從武術電影、武館街遊戲及過百個體驗班,體驗武術運動,眼界.決定境界! 

立即購票:https://event.hk01.com/events/5c80a96fbba33707e323e82b

武博專頁:https://hk01.app.link/ymA7UrZiq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