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周祉君拍《黑市》無懼豬腸臭卻怕果香:荔枝箍頸就大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做咗幕前之後我定咗個目標畀自己,第一個就係喺套戲入面一定要有我個名,跟住係我個名要愈行愈前。」入行剛好10年的周祉君,總算夢想成真,繼ViuTV劇集《理想國‧1.2米的距離》之後,他在周二晚(21/1)播出的ViuTV《黑市‧鬼胎》裏再次擔正做男主角,故事講述他與余采霖慘遭嬰靈纏身,拍攝其中一幕的時候,更要被豬腸箍頸,就算劇組工作人員事前已反覆清洗,腥臭味依然強烈,但周祉君坦言,相比果香,臭豬腸算甚麼?「如果係俾串荔枝纏住就大鑊喇!」他自細已害怕水果,直達恐懼級數,你沒看錯我沒寫錯,是多吃會有益健康的水果,「行過果欄或者生果檔,見到一地都係果皮呀果肉呀果汁呀,踩落去或者聞到嗰陣味,就已經好唔舒服。」我着他再具體一點形容感覺如何,他說有如走進戰場:「通常入超市,一定會經過生果區,我會覺得係屍橫遍野!」因為吃果肉或吸啜果汁,在他眼中好比蠻荒時代茹毛飲血,所以見到士多啤梨蘋果橙,周祉君下意識會大叫士多啤梨蘋果橙,但他沒打算克服這個心魔,「咁幾好呀,都係一個性格嚟啫!」換句話講,至少有讓人記得自己的賣點,勝過只在圈內浮游的無名氏甲乙丙丁,這是做藝人的現實,周祉君有極深的體會。

撰文:游大東

攝影:葉志明

短片:詹郭敏、呂志豪

剪接:呂志豪

場地提供:伵舍

髮型:Larry Ho@AVEDA.IL COLPO

化妝:S Lam

在周祉君的感官世界裏,只有「果臭」從沒「果香」,因為吃水果的過程就似原始人茹毛飲血般,所以無論原個、剝皮抑或切粒難以接受的程度其實一樣,他解釋:「如果係切開嘅水果,就好似上生物堂被解剖嘅動物咁,所以入到去超級市場經過生果區嘅時候,我都會覺得係屍橫遍野!」(葉志明攝)

自細已恐懼水果 聞果香只覺有臭味兼起雞皮

最初因為看ViuTV節目《最熟悉的陌生人》,親耳聽見周祉君(又名小望)說自己患有「水果恐懼症」(Fructophobia),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這種奇怪的焦慮症。節目裏,小望與母親一同前往菲律賓馬尼拉,探望曾經照顧周家多年、現已回鄉退休的第五任家傭Carmen,由阿基諾機場前往目的地奎松省(Quezon)途上,Carmen突然從袋中拿出自己親手種植的香蕉,坐在旁邊的少爺仔知道對方「不懷好意」,雙眼霎時撐得老大;說時遲那時快,Carmen經已開始「出蕉」 ── 只不過是將手上又肥又大的香蕉稍稍移向周祉君,他已經在車廂內大聲說了幾次「唔好呀!」身為電視觀眾,第一個反應當然是:驚水果?係真唔係呀?!驚訝的背後隱藏求知的心,所以這次訪問開端,我以最大的同理心和最多的好奇心,拋出這條問題:到底害怕生果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周祉君說,自從有認知能力開始,他就知道水果是自己的「剋星」,並非因為小時候發生過甚麼不愉快經歷,造成童年陰影,而是每次見到它們都會覺得不好受,是一種緊扣心理的生理反應。「比如經過果欄或者生果檔,見到一地都係果皮呀、果汁呀,無論係踩落去或者聞到嗰陣味,就已經覺得好唔舒服,同埋會驚到起雞皮!」小望形容,果皮跟果肉看在眼裏的還是果皮跟果肉,但意識上他有一種體會,這或多或少解釋到為何他會如此害怕、厭惡。「水果明明係植物嚟嘅,但佢又會有果汁,咁喺我嘅印象入面咪覺得似係血囉,而食生果呢個動作就會變得『好血腥』,好唔知點,我覺得唔OK。」莫怪乎,在他的感官世界裏,只有「果臭」從沒「果香」,因為吃水果的過程就似原始人茹毛飲血般,所以無論原個、剝皮抑或切粒難以接受的程度其實一樣,小望解釋:「如果係切開嘅水果,就好似上生物堂被解剖嘅動物咁,所以入到去超級市場經過生果區嘅時候,我都會覺得係屍橫遍野!」

原來在周祉君心中有個「水果巧驚驚排行榜」:「香蕉第一、芒果第二,真係唔掂!」歌手張紋嘉(Crystal)一樣怕香蕉,小望說:「所以我哋有相認過!」唯獨椰子可以放入口,究竟點解?他續說:「我真係冇諗點解椰子會比較可以接受,雖然我都唔會特登買個椰子嚟咬,甚至椰子入面有嗰啲椰水,我唔會話去泰國餐廳食飯嗌嚟飲,而家呢一刻諗到嘅解釋,就係椰子視覺或者味道上可能似牛奶,令我覺得唔會有『好生果』嘅感覺,我就覺得會好一點,心底裏面過得去囉。」(葉志明攝)

雖然自細已被「水果恐懼症」困擾,但周祉君明言沒打算求醫斷尾,是他一直以來都以另類心態看待這回事。「咁俾人記得我係唔食水果,或者喺片場俾人見到有人拎住個橙追住我我會跑走,呢樣嘢講出嚟又幾特別,都係一個性格嚟啫。」(葉志明攝)

從沒求醫令水果恐懼症斷尾:「呢樣嘢講出嚟又幾特別!」

既然「病情」嚴重至此,何不求醫斷尾?周祉君直言說沒有。「好多人都有提議過我咁樣做,不過我覺得唔知醫生可以點樣幫到我,曾經有同過家庭醫生討論過,佢就話摙住個鼻去食(水果)囉,但其實咁係冇解決過件事㗎。」他說,沒有水果的人生,就改吃大量蔬菜和維他命C丸補充身體所需的營養與纖維,「健康方面都唔會有太大影響,朝早去廁所要做嘅事,我都好正常咁做到,傷唔到人又傷唔到自己,我而家都仲生勾勾。」從沒計劃完全克服這種心理恐懼的更重要原因,是他一直以來都以另類心態看待這回事,「同我接觸過嘅人一定知我驚,咁俾人記得我係唔食水果,或者喺片場俾人見到有人拎住個橙追住我我會跑走,呢樣嘢講出嚟又幾特別。」說穿了,行內競爭者眾,要突圍而出,讓老闆、導演、記者,甚至觀眾都記得你,很多時候始終要靠有趣話題(甚至八卦)引起討論,畢竟未夠紅、未夠人氣,談經歷講演技也是嘥氣,娛樂圈就是如此現實,放諸四海皆準,只是香港藝人面對的處境再殘酷一點。

由2009年從紐西蘭返港加入無綫當助理編導(PA),之後修讀「電培」(香港電影專業培訓計劃),機緣巧合變成動作演員,再簽約太陽娛樂成為全職演員,去到今時今日,周祉君已是古天樂公司「天下一」的合約藝人了,一晃眼已10年,但得罪講句,很多觀眾就算看到他在電視或電影中出現,都無法直接說出他的名字。周祉君承認,論事業發展的速度確實不似預期。「野心上面,一定唔係咁嘅速度,做得幕前,點會有人唔想做主角?點會唔想企喺Spotlight底下?」所以他一直努力以豁達的胸襟去面對自己的星途,深信萬事皆有因,默默耕耘必有回報。「我喺基督教家庭裏長大,父母一直都灌輸我,就係話,每條路都一定有佢嘅方向,每段生命都一定有佢嘅意義,咁如果人人都做得主角,咁就唔需要配角啦,如果人人都係咁諗嘅話,競爭實大㗎,所以去到某個時間,我覺得不如退後一步諗,既然人人都想做主角,唔好喇,我想做配角,俾我做一個有發揮嘅配角,都好過做一個(無戲可演/演得不好)主角呀!」

難忘《大鑊廚聖》與《野蝴蝶》 是演戲也是人生課堂

配角,字義上和功能上是用來襯托主角,但心態上也可以解讀為「能屈能伸」,因為熱愛演戲才立志當演員,既然近年香港電影產量有限,倒不如轉換心境,只要劇本有趣便去演,不論製作規模大小,也是一種「放過自己」的心態,畢竟戲行講歷練,也鬥長命,上位太快,只會換來一埋網民「戲屎」或「孭唔到戲」的投訴,放慢腳步,細味沿路風光,得着更多,所以過去數年,周祉君演過同性戀議員(《東方華爾街》)、演過獨眼龍(《野蝴蝶》)、演過廚師(《大鑊廚聖》)、演過出軌的丈夫(《翠絲》)、演過外賣仔(《犯罪現場》)、演過高級消防隊長(《火速救兵IV ─ 生死時刻》),涉獵不同領域的角色和題材,邊演邊學,不斷提升演技,逐步塑造實力派形象,亦讓故事慰藉心靈,有如短片《大鑊廚聖》裏的廚師阿周,也如《野蝴蝶》的過氣拳擊手梁柏仁,都讓他豁然開朗。

鍾意《大鑊廚聖》,因為故事說出自己當演員的無奈,周祉君謂:「係因為個角色同我好似,每個人都有能力去專心做好一樣嘢,偏偏側邊有其他人只靠花巧就得到人哋注意,跟住你自己就會照樣去做一啲花巧嘅事情,但呢個唔係你嚟㗎嘛!最好嘅,其實就係做番你自己。」至於《野蝴蝶》,又是另一堂課 ── 放開心胸。「呢個故事教識咗我點樣去信人!同埋喺一個低處、喺一個困境入面,你要望清楚身邊有啲咩人,就算你再多嘅自我,都要嘗試畀人家扶你一把,等人哋幫助你,其實係另一個方式去尊重你嘅朋友,因為對方有咁大嘅能力,如果你太自我(不領情),你都冇必要同對方做朋友。」小望坦言,過去卅多年的性格也是如此:無論遇到任何問題,都不想打攪別人,總之自己閂埋門處理就好,包括去年遇到人生重大低潮 ── 與拍拖三年的廖子妤分手後,大概有7、8個月時間,他情願把悲傷留給自己,不想大肆張揚,冀「自閉」療傷,直至為《黑市》宣傳,他才決心「出關」。

由2009年從紐西蘭返港加入無綫當助理編導(PA),之後修讀「電培」(香港電影專業培訓計劃),機緣巧合變成動作演員,再簽約太陽娛樂成為全職演員,去到今時今日,周祉君已是古天樂公司「天下一」的合約藝人了,一晃眼已10年,但得罪講句,很多觀眾就算看到他在電視或電影中出現,都無法直接說出他的名字。周祉君承認,論事業發展的速度確實不似預期,他慨嘆:「我覺得係一命二運三風水,我遇過好多好嘅角色,但呢啲短片或者學生作品,唔係咁容易接俾人睇到。」(葉志明攝)

他在ViuTV《黑市 ─ 鬼胎》裏再次擔正做男主角,故事講述他與余采霖慘遭嬰靈纏身,拍攝其中一幕的時候,更要被豬腸箍頸,就算劇組工作人員事前已反覆清洗,腥臭味依然強烈,但周祉君坦言,相比果香,臭豬腸算甚麼?「如果係俾串荔枝纏住就大鑊喇!」(《黑市》劇照)

周祉君說,他一直以來都想參演像《黑市 ─ 鬼胎》這類神神怪怪的作品,「我一直都好想知,到底拍呢啲劇會點?但拍攝經歷同我幻想嘅,又確實有很大落差。唔知係咪因為我個人太衰,總係覺得拍攝嗰陣會驚慌,但(現實是)大家好似去咗『歡樂天地』咁,會唔停咁笑!」(《黑市》劇照)

與廖子妤三年情斷 閉關大半年療傷

「我係有刻意摺埋嘅!唔係話冇刻意去求救,身邊有知道成件事係點樣嘅朋友,我咪會一直話畀佢聽,最新狀況係點樣,但有一啲朋友,比如好似同你(記者)嘅聯絡都係少咗,我唔係唔想畀你知我發生咩事,係嗰陣時我自己都未處理到,如果我真係Voice out咗,講呢啲情感出嚟我會點樣(情緒反應)。」

即是說,你不想別人幫忙?性格慢熱又內斂的他如此說:「我就係夾咗喺呢度中間,我想人哋幫我,但係人哋幫完我之後,我發覺得好似要Meet up到人哋幫我嘅Standard,我就覺得有壓力,但我又知道呢種壓力唔能夠令我成長,可能一來我太耐冇經歷過呢種(失戀)感覺,二來係呢次(分手)係令我有一種自我否定嘅感覺,因為我自己一直都以為喺呢方面(愛情關係)都建立得唔錯,或者我個人都其實OK呀,大家一齊咁耐時間,到最後要分手,我就會問:點解會咁呢?At the end of the day(到頭來)其實冇任何原因(解釋)好得過就係唔夠鍾意囉。」

事過境遷,沒有人可以阻止自己向前衝,迎接新生活,所以周祉君希望2020年有一個全新的自己,他以美劇《老友記》(Friends)經典角色Phoebe Buffay(Lisa Kudrow)的一句對白為訪問作結:「『如果你不想下一年跟我一起過,你今年不要跟我一起完!』(You don't wanna start the new year with me if you cna't finish it.) 我嘅意思係,將所有事情留喺舊年,今年嘅事情就由今年開始。」

《黑市 ─ 鬼胎》裏,周祉君飾演余采霖的同居男友。「佢就一直想進入下一步,就係希望結婚,我就唔太想,因為覺得咁樣相處,一直都相安無事,唔結婚都冇沒問題,直到佢身邊發生咗很多怪事,怪到將我牽連入內,令到我想繼續照顧她,最後就示意,不如我哋試穿婚紗,睇下會唔會結婚,之後就再發生了一啲事情,佢有咗BB,但我發現有個嬰靈走出來騷擾我,我百思不得其解,先發現,原來佢喺認識我之前曾經墮胎。」(《黑市》劇照)

+8
+8
+8

點擊下圖觀看《黑市 – 鬼胎》拍攝花絮及劇照:

游大東其他文章:

【黑市】陳國邦《神功戲》演「小角色」   為拍一分鐘戲揼本租戲院

【黑市】唐浩然分飾兩角挑戰大   麥可怡背9頁對白:終於可以講嘢

《唐伯虎點秋香》經典《雞翼歌》  文化人馮睎乾揭歌詞由大師操刀

擔正舞台劇《初見》  黃慶堯17歲參加《亞洲星光大道2》:黑歷史!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