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廿九・評論】好睇因為催淚? 編劇讓主角成長令觀眾有共鳴

撰文:游大東
出版:更新:

我跟《二月廿九》的導演羅嘉駿打賭。

事緣周五晚(6/3),亦即《二月廿九》播出第五集之後,不斷收到朋友WhatsApp短訊或讀者PM,他們都說:「今集真係好好睇,我喊咗!」就連「視后」田蕊妮亦忍不住在IG發帖,連用5個感嘆號:「嘩!二月廿九真心好睇!劇本好!拍得好!演員做得好好!我睇到喊呀!」

向來不大介意劇透的我,礙於工作關係而無法緊貼播出集數,而且無端端在吃晚飯和乘車回家途中給「突襲」,只能苦笑。講真,看過那麼多次預告,看過那麼多張劇照,女主角張麗紗(Yeesa,吳海昕飾)在穿越到2020年北海道之後會有甚麼經歷,大概都估到三四成,無奈是給別人這樣溫馨提示,我怕會影響觀影時的情緒,因為你一早知道這集會有大事發生。

(《二月廿九》劇照,李詩卉攝)

六個字對白引爆淚腺

於是乎,向來眼淺的我跟史蒂夫說:「如果我喊,結局當晚我買枝酒上嚟請你哋飲!」對方秒回:「咁你死梗喇你,你有排喊呀!」結果看完第五集之後,我再向他發WhatsApp短訊,直接問他:「想飲咩酒,話我知!」他笑言:「我好少飲酒,啤酒好了!」坐在客廳看這一集,我喊了三次,嚴格來說,不是嚎哭(試過睇電影《情書》和《中央車站》(Central Station)喊到收唔到聲!),是首先眼濕濕,繼而流了幾滴眼淚,用紙巾拭乾,再喊,直至完場。

到底淚腺是在哪一幕失守呢?Yeesa坐在公園長椅上,忍不住向好友Fiona(李敏飾)說自己在剛剛過去的2月28日那夜,再次穿越到2020年的北海道札幌,結果在網吧逗留期間,無意中發現,這位由細到大跟自己一起成長的閨密,經已在2018年9月離世。Fiona用冷冷的語氣問Yeesa:「OK,咁我點樣死呀?」就是這句,就是這6個字,令我再也無法壓抑。事後我嘗試理性分析,為何這句話會讓我觸動?可能是害怕別離:那些關係、那些感情,我總是捨不得,卻又束手無策,只好痛苦地接受事實。

Fiona(李敏飾)雖然跟Yeesa(吳海昕飾)相識當年,然而兩人無論處事方式和思想成熟程度都有很大差別,所以Fiona面對這位好姊妹,總是頗為苛刻,甚至有時會覺得她過份天真,包括穿越一事,直至體檢報告出來之後,她才是第一次認真相信Yeesa穿越是真有其事,亦漸漸放下那種自我防衛意識。(《二月廿九》劇照)

好劇本承載溫度 編劇讓角色成長

這就是好劇本承載的溫度。意思是,無論獨白還是對話,對白需要包含角色性格和情緒反應,扣連劇情發展,最終引發觀眾共鳴的一種質感,需要編劇反覆修改才可以提煉出來的厚度,每一句對白都需要存在,沒有浪費觀眾時間,這一點,於第五集完全反映出來,《二月廿九》的編劇小組(黃智揚、石俊傑、蘇莎朗、李瑞娜)絞盡腦汁,編寫出幾幕有機會令人爆喊的對白,比如Jonathan(柯煒林飾)收到Yeesa從2020年打來的電話時,他哀求道:「如果你真係可以穿越時空嘅話,我求下你,我求下你話畀Fiona聽,唔好揼低我哋,我好掛住佢!」之後Yeesa跟Fiona說:「我知我講嘅嘢,好難令到你相信,但點都好,我求下你,你做個檢查呀,你去證明下我真係發緊夢呀,好嘛?」重溫時,又再眼濕濕。

還有一幕,Yeesa回到神聖幾何學會拿走自己的東西,因為余家聰(劉俊謙飾)指自己「反正你成世都係逃避」,Yeesa有點發晦氣:「我唔想知道自己嘅未來,我唔想知道其他人之後會點,我唔想知道自己幾時死!」於是余家聰嘗試以最後一激,希望Yeesa能夠振作:「如果你而家就放棄,你就邊個都救唔到!」這段對話其實很重要。很多人認為,《二月廿九》這一集好看的原因,是Jonathan與Fiona這一對的悲慘遭遇,我認同,但真正好看之處,是劇本透過Yeesa成功穿越這件事,去讓角色成長,因為時日無多,因為「天降大任」,原本不知道自己想怎樣,只懂得自怨自艾的Yeesa,終於明白,這個世界從來不似預期,唯有自我努力才能扭轉命運,她的遭遇預示未來5集,Yeesa性格上將會有很大幅度的轉變,因為往後的劇情只會愈來愈痛苦。導演亦認同這種見解:「(故事)Time Span長,但集數短(只有10集),所以成長變化大!」

在記者眼中,或者是,在余家聰(劉俊謙飾)眼中,張麗紗這個角色很難討人喜歡,因為她只活在自己的世界,只懂將焦點放在自己身上,無視別人的痛苦,吳海昕也承認,在故事初段Yeesa實在愚蠢得過份,「所以後面個Contrast就會做到好大!」(《二月廿九》劇照,李詩卉攝)
第五集,Yeesa(吳海昕飾)終於再次穿越成功,由2018年2月28日,一下子來到2020年2月29日,手執攝錄機的她「空降」在男子浴場裏,嚇得客人尖叫連連,這一幕,跟之後她在網吧拍下日本彩票中獎號碼,正好反映Yeesa對於穿越,仍然抱有一種「玩樂」的心態,編劇明顯以此營造故事的落差感覺,牽動觀眾情緒。(《二月廿九》劇照,李詩卉攝)
Yeesa(吳海昕飾)從2020年的facebook中,知道相識十多年的閨密好友Fiona(李敏飾)於2018年9月因子宮頸癌逝世,她無法接受這個噩耗,但正因如此,她才會成長,認真面對自己的人生。(《二月廿九》劇照,李詩卉攝)
身在2020年的Jonathan(柯煒林飾)向Yeesa(吳海昕飾)哀求:「如果你真係可以穿越時空嘅話,我求下你,我求下你話畀Fiona聽,唔好揼低我哋,我好掛住佢!」這麼柯煒林演繹情緒恰到好處,觀眾看着很難不心痛,是第五集其中一個催淚位。(《二月廿九》截圖)

游大東其他文章:

【二月廿九】劉俊謙率領神秘學會研究穿越    副導上鏡飾演次元專家

《二月廿九》兩分鐘片花出爐   吳海昕穿越至未來北海道預知死期?

【矚目配角】入行70年由反派變幕前瑰寶   羅蘭:從來冇諗過做主角

無綫為節省成本再向配音組落刀   明珠台自製粵語麗音廣播將成歷史

很多人說《二月廿九》跟人氣台劇《想見你》比較,甚至有人說抄襲,但實情是,兩劇都是講穿越,但故事脈絡不同,而且製作預算差天共地,導演說《想見你》可以開拍150組,但《二》只是有錢開拍40組,而且為了慳錢,就連導演自己和編審黃智揚(Yellow,右)都要落場客串道士。(導演羅嘉駿提供)
Fiona(李敏飾)在Yeesa(吳海昕飾)多番說服下,終於去醫院做身體檢查,並且跟丈夫Jonathan(柯煒林飾)攤牌,導演Steve說:「呢場喊戲,因為冇錢,得一部機拍,所以(二人對望鏡頭)要分開拍,Ranya嗰邊係拍先,拍咗佢嘅大頭樣,佢一Take過搞掂,完全唔需要NG。」(《二月廿九》截圖)
飾演Jonathan的柯煒林,在第五集播出後於IG發帖,說出角色性格:「Jonathan話很多,大多都是廢話,除了跟Fiona說的。喜歡Jonathan無論在求婚或勸說時都是跟Fiona說:『讓我們互相照顧』,而非男角常說的『讓我照顧你』。從沒把愛掛在嘴邊,卻感受到愛。導演、編劇們、剪接好嘢!」(《二月廿九》截圖)

成長這回事 港劇甚少提及

一個有成長的故事才好看。成長意味有經歷,而且是痛苦居多,跌得愈甘,傷得愈深,但領悟亦會愈多,可能就是這些遭遇,才會令人由無知去到成熟,《降魔的》的馬季(馬國明飾)、《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裏的Arya Stark(Maisie Williams飾)、《Grand Maison東京》(港譯:《摘星廚神》)的早見倫子(鈴木京香飾)、《想見你》的李子維(許光漢飾)、《不自然死因研究所》的久部六郎(窪田正孝飾),統統都是經過無數生離死別,方能體會人生是怎樣一回事,誠如《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裏Elio的父親(Sami Perlman飾)教誨兒子:「How to run your life is your business!」(要怎樣過你的人生由自己作主),換上市儈一點的字眼,人生如一盤生意,如果看不清自己的問題,永遠推卸責任,從不努力,人生必然失敗告終。

港劇向來甚少觸及「成長」這個議題,因為本地電視界從來不重視年輕觀眾需要,《教束》和《二月廿九》都是同一班底製作,而且在極低成本下完成,導演說,《二》拍10集,每集45分鐘,只夠錢開40組,但《想見你》拍13集,每集長70分鐘,資源可以讓他們開150組戲,即《二》的3倍幾,就知道製作預算相差有多遠,所以我看完第五集之後,很想跟他們說聲多謝,因為在這艱難時期,這班人仍然願意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創作青春劇,帶出多種寓意,回應社會,實在令人感動。

《二月廿九》分別在香港和北海道取景,劇照師拍下大量精美劇照,可點擊下方圖輯細賞:

+16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