矚目配角|苑瓊丹亞視跳入TVB遭歧視:連工作人員都睇你唔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0年代的香港電視台只有A與B餐之選,所以由亞視過檔無綫並非新鮮事。苑瓊丹因與周星馳合作而被無綫力邀過檔,但或者是亞視民風過於淳樸,令她12年來未曾感受到世途險惡,導致加入大家庭後,因各式各樣的利益鬥爭而傷痕累累。「有後悔入TVB,因為入到去先發現原來每個人都不是為公司而努力,在利益面前有人會想你死……」

苑瓊丹:「有人會為與傳媒保持友好關係,將是非當人情、刻意抹黑。我當睇唔到,這樣做不是掩耳盜鈴,而是我不會因你一篇文章而改變,只要傷害不到我就隨便寫吧。」(梁碧玲攝)

中學畢業後,自知不是升大學的材料,本住只想搵份工的心態,苑瓊丹報讀了亞視的藝員訓練班。儘管亞視長期積弱,但勝在溫馨、有人情味,也沒有任何利益鬥爭,但苑瓊丹卻因口直心快的性格得罪高層而被打壓。「曾經告訴自己,要做到風光離去而非被拋棄,同埋,如果面對困難就選擇逃避,那永遠都不會進步。」被雪藏沒有什麼大不了,被路人當著媽媽面叫茄哩啡才令苑瓊丹難堪。「記得有次同媽媽去買魚,老闆笑著說『明星來幫襯』,之後因為某些原來我返轉頭,聽到他與職員說『明星?茄哩啡都不如』這算是傷害嗎?沒關係,來日方長,我總有一日不是茄哩啡,既然我不是為了你生存,也沒有需要你的評價。」

入到亞視,苑瓊丹做過第二女主角,正在上位,卻因口直心快而雪藏。(網上圖片)

出身亞視就是錯
90年代,一系列的周星馳電影,令苑瓊丹這位亞視茄哩啡,成了無綫的挖角對象。預想中的大家庭溫馨畫面未有出現過,取而代之的是小人放暗箭。「細台人去大台,先不要說藝人,就連工作人員都看不起你。記得有次工作人員為我梳蛋撻頭時,因為不連戲,於是我跟對方說,沒想到她嘭一聲將梳子拍到枱上,然後說『那你自己梳吧!』當時化妝間所有人都看著我,我心想潑婦罵街誰不會,但是否真要這樣?於是吞下了這口氣,自己梳。」

03年苑仔同薛家燕拍《皆大歡喜》時曾傳不和。(影片截圖)

大台暗箭特別多

事隔20年,苑瓊丹仍記得當天收工後飛奔回到「娘家」的畫面,但也多虧這一下拍枱,令她認知了利益衝突,漸漸學會在這個社會縮影中,如何不被推落萬丈深淵。「老實說,當時大家未知道我的名字,但應該會對石榴姐或龜婆有印象,結果在大台大台都係nothing。很多事情發生並非偶然,例如你跟監製熟絡,可以用一個下午茶時間讓他刪減我的戲份,而不是看到我演得好提議他增加戲份,很多以前沒有經歷過的,在無綫都一一發生了。」在不傷害別人的情況下,提升自己的價值成了苑瓊丹的生存之道,同時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這樣才不會令自己的工作留下任何污點,慢慢地,她的盔甲成了今天的鐵甲。「為什麼我敢發展那麼多生意?因為大台見盡人生百態,學懂為自己爭取利益。」

比起任何獎項,苑瓊丹認為賺錢更實際。(梁碧玲攝)

獎對我來說無意思

雖然無緣做女一,但苑瓊丹在無綫的工作長做長有,單是《真情》就已拍足四年,在《男親女愛》、《同事三分親》、《皆大歡喜》的角色也大有發揮,01年憑《封神榜》的殷十娘得到「十大我最喜愛角色」。如果評價這種待遇?她說:「無綫只係一個令更多觀眾認識你的平台,你能夠成功建立市場價值的話,公司會給予你對等的回報。我不會因得沒有獎而感到遺憾,試問你屋企有多少東西是放到生銹?對我來說那只是一個沒有的擺設。你會否因為暗戀一個靚仔而不嫁?我一定不會,畢竟外面有大樹林,沒錢我才會感到害怕。」比起一個會生銹的擺設,苑瓊丹認為別人對她的認同才是一個更好的獎。「因為做好了本份,在內地有很多的工作機會,這其實也是一個獎。」

成了周星馳御用配角後,苑瓊丹自覺「水鬼升城隍」,除了一張無綫合約,還開拓了內地市場。(影片截圖)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