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營2021︳選秀節目流量話事?選手走音甩碌 鄧超寧靜冇權Foul

撰文:電影舖子
出版:更新:

如果常關注微博的話,你可能會注意到一件事。最近十天,有一部內地綜藝節目包攬了很多熱搜。從熱一到最末,幾乎全方位走了一圈。它就是《創造營2021》,也稱《創4》。
單是第一集,便收穫全網熱搜110個,微博熱搜58個。給坐在屏幕前真情實感追全程,或者乖乖吃花生的我們奉獻了一出大戲——只不過這部大戲,卻不一定好看。

作為最初買了韓國綜藝《Produce101》的「創造」系列,從2018年起每年都在網絡上留下了不少記憶點。到今年,《創造營2021》由鄧超擔任發起人團團長,寧靜為創始人代表,周深、劉逸雲、周震南為發起團成員,鄭乃馨作為國際學院助教正式開幕。可能很多人對發起人、創始人等概念職責比較模糊,其實簡單理解成導師就可以。

兩位知名演員,四位選秀出身的藝人。在最初宣傳的時候便以自身的影響力為《創4》引來了第一波關注。再看賽制,與之前的相比也有同有異。

《創造營2021》請來多名當紅明星來擔任導師,增加節目的可看性!(按圖睇睇導師陣容)▼

+1

相同的是,都是要從近百位選手中選出11位學員成團出道。這些選手中,除了訓練時長長短不一的練習生之外,還有各種「跨界」選手:電競冠軍、diss過男團偶像的rapper、搞笑視頻博主、網紅…

不同的是,在第一環節導師們的「拍板權」相對減弱了很多。相對的,學員們互相之間的投票權則佔了更大的比重。這也就意味著,選手的演出不止要合導師的胃口,更要讓自己的競爭者們服氣。

【相關圖輯】濃妝大媽網紅韓美娟原來是美男?《創造營2021》現真面目顏值很OK

+12

難度,有了。可這節目表現卻讓人怎麼看怎麼…無語。選手不僅唱跳專業水平良莠不齊,個人風格表現上更是讓人滿臉黑線。比如說第一組「糖果超甜」的幾位。

有上來就颷日語說要「稱霸舞台」的中二病葉皓然,有把wink刻意到油膩的元氣選手劉唐輝,還有開場來了段相聲的謝興陽…全身上下都在刻意散發魅力,表情更是寫滿了:你看啊我好帥!

此時韓佩泉的表情和吐槽,應該就是大部分人的真實想法。哎呀媽呀。他不是糖果超甜。他是「糖果齁鹹」(意即非常鹹)。可愛得讓我心慌。

個人風格特點過分鮮明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表演舞台水平都不過關。糖果超甜確實正如他們介紹的一樣充滿陽光活力。可是就是有點活力過頭,直接返廠到了幼稚園匯報演出的水準。還有廣播體操伸展運動版本的。舞蹈不過關,唱歌還輪流跑調。讓台上的幾位導師批評都有些無從下嘴,寧靜更是硬生生逼出了陰陽人發言:

他們倆非常默契,跳一句有一句不準,每一次有一個音不準另一個就會拉回來。
寧靜
舞蹈不過關,唱歌還輪流跑調。讓台上的幾位導師批評都有些無從下嘴。(節目片段)

之後的甘望星,單從長相來說確實是這屆選手裡上游的帥。但是。音色不錯,唱功卻糟糕得很;形象上佳,舞蹈卻簡直沒法看。甚至跳舞的時候自己嘴裡還在打拍子。但就這樣他還是迎來全場歡呼。為什麼?實力不夠腹肌來湊。你能想像《愛的初體驗》舞蹈尷尬還要撩腹肌的場面嗎…

筆者半程都是以鄧超同款表情看完的。這哪裡是在考驗選手,而是在考驗導師們如何用高情商表現不喜歡。

小舖我半程都是以鄧超同款表情看完的。(節目截圖)
+1

雖然選手中目前看還是有幾位實力不錯的。奧斯卡、周柯宇的舞蹈、吳宇恆、于洋的唱功、五位舞蹈老師「五星好評」的團舞實力......但最突出的,還是海外選手組合「交叉點」和「Warps Up」。

交叉點早已經在日本發行過專輯,四位成員唱功各有特色。Warps Up兩位的實力則更加強悍。贊多,17歲就成為世界街舞冠軍,力丸,19歲就在為藝人編舞。

【相關圖輯】創造營2021 | 最年輕街舞冠軍SANTA撞樣陳柏宇? 親戚竟是小栗旬

+12

兩相對比,國內很多學員簡直就是來搞笑的。尤其是看加更的評級全紀錄完整版,能讓人記住的本土選手少之又少。鄧超說︰

這是讓你們看到世界的參差。
鄧超

但這樣真的好嗎?

無論是跨界、個人報名,還是練習生出身,選手們來參加選秀節目的目的非常相同。那就是成團出道,成為偶像。可偶像並不是一個簡單的職業。

比起演員、歌手等同樣站在舞台上的職業,偶像這個群體的職業壽命短了不是一星半點。平均下來他們曝光度最高的時期,也不過三五年。過了這段時間,新人層出不窮,老人後續乏力,只能認命被拍在沙灘上。拿保鮮期賭大紅大紫,是他們職業路上要面對的第一個難題。於是想要成名,便成為了他們,以及他們背後的經紀公司最大的慾望。

【相關圖輯】創造營2020│決賽後女團「硬糖少女303」出道 希林娜依·高奪C位

+2

同樣比起娛樂圈的其他職業,市場對偶像的要求也更加統一。唱跳、形象、性格。這樣製造出來的大多數是千篇一律的流水線產品,同質化太過嚴重。除非站在頂峰,否則很難出圈。

於是老手們便再次摸索出了通往火爆的捷徑之路:賣人設。溫柔、暖心、敬業、努力......偶像閃閃發光的公眾形象愈加高大,個人真實的存在愈加稀薄。想出圈,就要先出格。

另一套內地綜藝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2》,當中的參賽明星亦被指欠缺熱情,只為翻紅而賣人設,實力相對參差。(《乘風破浪的姐姐2》截圖)

在這種情形下,一場選秀節目,一兩個人成為勝者,其餘的只能做陪襯。沒實力的,泯然眾人。有實力的,泯然眾人。專業實力的低存在感必然會導致行業中更多人選擇捨本逐末。放棄對唱跳實力的追求,反而專注在立人設、買熱搜、炒爆點上。而這,不是一個良性的行業該有的現象。

選秀綜藝的盛行,與粉絲飯圈的興起密不可分。對於自家偶像無條件支持,大把花時間花錢耗費精力的例子一點也不少見。

粉絲經濟漸成氣候,資本也開始下場助長。內娛最初看到選秀的魅力,是在2005年盛況空前的《超級女聲》。在那個互聯網並不普及的時代,全民短信投票的瘋狂熱情讓選秀這種形式一年年保留了下來。《超級女聲》、《快樂男聲》、《好聲音》......

爆出隱婚生子新聞的華晨宇與張碧晨也是選秀節目中的冠軍!按圖睇睇節目選秀產生出來的實力歌手▼

+1

這些選秀節目中自然出現過很多有實力的人才,也引領過一時輿論熱潮。到此為止,多數參賽的選手是以個人身份被發掘進入大眾視野。然後,2014年,隨著號稱「歸國四子」的鹿晗、吳亦凡、張藝興、黃子韜等的人氣爆紅,日韓娛樂圈的選秀方式也第一次進入大眾的視野。

韓國的練習生制度,學員先在經紀公司進行唱跳業務上的培訓,然後通過選秀等節目包裝出道。日本的養成系,粉絲可以從最初看著自己的「偶像」一步步在娛樂圈上升…雖然偶像練習生製度背後仍舊有許多買熱搜、炒作等手段,但總體來說多數人還是能夠靠實力出圈。即使是曾被全網嘲的練習時長兩年半的蔡徐坤,團舞時也能看出實力比同期的人更加紮實。

鹿晗、吳亦凡與黃子韜退出EXO後於《創造營2020》首次同台,讓粉絲大呼感動!(按圖睇睇)▼

+2

但是現在的選秀和偶像們,卻進入了一種畸形發展形勢中。實力不再重要,噱頭和爆點成為流量秘籍。甚至在舞台上沒有拿得出手的能力,在練習上也都沒下足一年功夫的人也都來參加節目搏出道。這樣的人,在《創4》中還不是少數。

只要有噱頭有流量,誰都有可能被推上選秀舞台。有某一方面,或者只有形象上的亮點,然後被拉入經紀公司,包裝出道。資本縮小了投資、培養的付出,一步到位出道賺粉絲錢。節目製作方不在乎水準、口碑、實力,只求熱度和流量。粉絲市場是一塊餅,誰都想來分一塊。於是每年層出不窮的各種選秀節目,層出不窮的偶像候選人。就像網友吐槽的,偶像都快比粉絲多了。

這樣一場充滿了不合適,甚至不合格的選秀,能選出多少合格的偶像?這樣的偶像又能給粉絲帶來什麼?除了一波接一波收割粉絲經濟的紅利還有什麼發展的空間?我們真的需要這樣的偶像嗎?我們真的需要這樣的選秀節目嗎?也許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

【相關圖輯】Mnet再辦韓中日女團選秀節目 韓網民反應一面倒:又想造馬了?

Mnet宣布開辦節目《Girls Planet 999》,招募韓國、中國及日本三地練習生,但韓網反應一面倒,覺得Mnet已洗不走造馬的負面形象。(Mnet)
+43

【本文獲「電影舖子」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movpuzi】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