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香港山人】當行山興趣成為工作 JoyeeWalker的背後辛酸

撰文:顏銘輝
出版:更新:

大刀屻上,Joyee走出了迷茫,尋覓到方向,找到未來的路。
Joyee讀商科出身,畢業4年,但不甘每天在辦公室過住營營役役的生活。當他前年從台灣的工作假期歸來後,頓覺人生失去方向,經常上山發呆,思考前路。他自此愛上行山,而且將行山變成事業,創立了專頁JoyeeWalker,拍攝行山路線短片,深受山友及網民歡迎。

Joyee在粉嶺居住,經常行新界北的山徑,例如大刀屻及雞公嶺。(張浩維攝)

JoyeeWalker是一個行山資訊Facebook專頁,不定期上載行山路線的短片介紹,至今創立一年多,製作了至少60段行山短片,獲得超過3萬個讚好,而其YouTube頻道亦有逾7千人訂閱,在網上略有名氣。JoyeeWalker的創辦人是Joyee,他沒有天馬行空的攝影技巧,也沒有征服千山萬水的過人體能,他是一個在社會上迷途的年輕人,在行山的路上,撥開人生的迷霧,決定以拍行山片為目標。

畢業後拒從商 Joyee終以行山為目標

Joyee自小居於粉嶺,在小康之家成長,家人在附近的工業區經營車廠。他在中學唸文商科,之後升讀科大的工商管理學。畢業後,身邊很多同學加入銀行或會計師樓,但Joyee不希望過着這種營營役役的沉悶生活。他曾經到台北工作假期,但當他前年回港後仍然迷茫,「創立JoyeeWalker之前,我沒有什麼目標,很困惑及迷茫。之後我想做一些事,又覺得值得去做,JoyeeWalker就成為了我的奮鬥目標。」

Joyee近一年行山,都會帶備攝錄器材,上山拍片。(張浩維攝)
見到美景,Joyee就會用GoPro相機拍片。(張浩維攝)

JoyeeWalker的台灣行山短片

就在Joyee對人生目標最徬徨空白的時候,行山走進了他的生命,「我在大學開始行山,但不是特別喜歡,只是不抗拒。大學畢業後,整個人很迷茫,到前年夏天,我從台灣回來,不知做什麼。我常常上山,去想想自己的出路,漸漸喜歡上山發呆及看風景。」此外,Joyee自小有哮喘及鼻敏感,有時睡覺時會鼻塞,而且他不能開住冷氣睡覺,否則翌日早上就會鼻水長流。不過,自從習慣行山,他近兩年已經沒有鼻塞,「這兩三年可能行山吸呼新鮮空氣多。」

至愛上大刀屻發呆

在那段漫無目的的日子,Joyee最喜歡到大刀屻行山,因為鄰近粉嶺,交通方便。他從嘉道理農場上山,登上高566米高的大刀屻,全程約4小時,最後在粉嶺下山,順路回家。Joyee表示上過大刀屻約10次,是他上得最多的山峰。他很喜歡在山上一塊大石上發呆,一呆就一兩個小時,一邊曬太陽,一邊遠眺風景,時而放空思緒,時而細想前程。當他決定創立JoyeeWalker後,大刀屻自然是他其中一段最早製作完成的短片,而他亦在片中特別介紹至愛的「發呆石」。

在香港群山之中,Joyee對大刀屻最有感情,因為他以前常常上來發呆。(受訪者提供)
在大刀屻上,可以清楚看到錦田平原。(受訪者提供)
從大刀屻上,可以遠眺雞公嶺。(受訪者提供)

JoyeeWalker介紹大刀屻的短片

「行山最吸引我時,是我做JoyeeWalker前」

Joyee行山最愛的活動,是找個風景漂亮的地方發呆,但當他決定以拍行山片為目標,創立JoyeeWalker後,他反而少了發呆,「就算現在叫我發呆,我的心也未必可以舒服地發呆,我知道太多東西要做,回不到以前那種平靜。」令人諷刺的是,JoyeeWalker為他帶來名氣、成就及滿足感,但慢慢遺失行山最純粹的快樂,「行山最吸引我的時間,就是我做JoyeeWalker前,我可以上山發呆思考看風景。我現在經常上山,不是因為我更喜歡行山,而是工作需要。現在行山比以前少了一份自在。」

記者跟隨Joyee到流水響水塘行山拍片,由流水響到鶴藪的路,我們行了兩小時,Joyee無時無刻都思考着路線及拍攝,到最後還要即場度一段介紹講稿,在鶴藪水塘的水壩上自拍。這樣行山不會很辛苦嗎?Joyee說:「其實現在每次上山也是拍片,我都沒有印象,過去一年那次行山是沒有拍片的,除了上山藝班,沒有理由上堂拍片。可能行山的樂趣會少了一點,但沒有辦法,我想產量多點。」他補充一句:「總比坐在辦公室做一些沉悶的工作為好。」

Joyee表示這條由流水響行去鶴藪的山路輕鬆易行,會打算帶女友來逛逛。(張浩維攝)
訪問當日,流水響水塘的風景十分漂亮。(張浩維攝)

全靠兼職車廠工人維持生計

儘管JoyeeWalker薄有名氣,但未能為Joyee帶來很多實利,「YouTube的收入極少,連幫補都談不上,甚至去行山的車費都不夠付;最多的一個月,只有約300元。我又很少幫品牌賣廣告,不熟不接,而且與行山沒有關係的,我一定不會接。」他試過拒絕為止痛藥賣廣告。雖然Joyee近期會為傳媒拍片、出席分享會及帶行山團,但收入亦難以維持生計,所以他有一份兼職。Joyee笑言:「在家人的車廠幫忙是我的兼職,但幾乎是全部收入的來源。」

Joyee家有兄姐,未有家庭負擔。父母初時不理解其工作,但自從有傳媒訪問後,父母見到Joyee的努力建立起一點成就,現在很支持他。至於Joyee的女友現職銀行,她從一開始就支持Joyee創立JoyeeWalker。Joyee笑言女友認為他通山走,總比躲在家中打機看漫畫好,「女友很體諒我,我們不會送很貴的禮物,有時拍拖的活動,會是行輕鬆的路線。她工作忙,又要考試,我們有時見面,都是她在溫書,我在旁邊剪片,使費不多。」

Joyee畢業後不願意做辦公室的工作,寧願一邊幫家人經營的車廠兼職,一邊做JoyeeWalker。(張浩維攝)

行山的路不平坦,以行山為事業的路一樣崎嶇。Joyee頗滿意過去一年的成績,「會有人訪問我,試過做嘉賓,見識到一隊攝製隊是如何工作,做過一些分享會,又試過帶團行山,都是特別經驗,與我大學所讀的沒有關係,全部都是JoyeeWalker帶給我。」但他希望JoyeeWalker終有天可以成為他的生計。他在Facebook上透露,今年會有新計劃,他亦向記者賣關子,「在香港拍行山片有價值,但很難轉化成生計,我有些東西想做,但未成事,不想透露,但都跟行山有關。我想衝出香港,拍更多的片,因為其他地方都有很多好的行山路線。」

沿住山路,見到鶴藪水塘。(張浩維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