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浪人車手」楊英瀚告別冒險征途:轉型最難是不能踩單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常說香港隊單車手都很「黐線」,不只是那驚人的訓練量和征服高山的鐵血,還有剪不斷的熱愛和堅持。

5年前為了追逐職業夢離開港隊的楊英瀚,上月尾在台灣完成職業生涯最後一役後正式告別「浪人車手」身分,結束遊走異國車隊的冒險旅程。

「離開港隊後自費做職業車手,錢燒晒了,『跪低』喇!」他笑著說,卻帶著無奈。為職業夢「黐線」夠了,30歲的「楊英」說今後要努力賺錢養活家人。講錢會很現實嗎?我卻覺得視雙輪如命的「單車仔」選擇面對現實更需要勇氣。

曾贏得2009年東亞運公路賽銀牌的楊英瀚,在2013年毅然離開港隊,獨自外闖職業公路單車世界。5年過去,先後在新加坡、台灣、中國、法國和泰國車隊築夢的「楊英」,帶著「浪人」歷練再回到我們眼前。

上月尾他帶着離世胞妹心愛的小熊玩偶,在台灣完成自行車登山王挑戰賽後正式告別賽場。身影離開了公路,惟他的心從未遠離,在港隊8年的成長、5年的異客職業經歷,如今已化成他的人生哲學,助他退役後轉換角色推廣香港體育。

三代港隊車手黃金寶(右)、陳振興(中)及楊英瀚將出戰周日於元朗舉行的慈善單車賽。(盧翊銘攝)

前「亞洲車神」阿寶正為適應新角色的「楊英」擔任導師(Mentor),鼓勵後者將單車由職業轉做興趣,「以前單車是生活的一切,現在要學習把單車放低一點點。」(盧翊銘攝)

三代港隊車手訪問圖輯(鍵入放大)

+2
+2
+2

難離難捨 只有踩車

這天他與同樣已退役的前港隊單車手黃金寶和陳振興,現身大埔海濱公園,為「奧夢成真」協辦的「路勁單車慈善錦標賽」宣傳。

由昔日在公路破風的戰友到退役後因「奧夢」再聚,唯一沒變的是,阿寶仍是「楊英」的學長(Mentor),協助他適應退下賽場後的生活。

「我現在於大埔一間學校做學校體育推廣主任,讓學生接觸和了解多點體育運動。對我來說是一個新挑戰,仍在學習中。」早在10年前為自己訂下目標、30歲前未能躋身一級職業隊便退役的「楊英」說,「轉型最難是⋯⋯不可以踩單車吧。」

兼教港隊山地車隊的陳振興自退役後參與港協「奧夢成真」計劃到中學教班,「希望舉辦多點比賽吸引到單車圈以外的人注意。」(盧翊銘攝)

為夢想賣樓 盡了力不言悔

阿寶在40歲之齡告別賽場,「楊英」其實才不過30歲,「為自己定下30歲這條界線便要實行,可惜是有的,但嘗試過、盡過力也沒辦法。離開港隊後要自費做職業車手,比賽以外的訓練旅費、器材、營養品等都要自費,是很『燒錢』的。」

活在港隊體制以外的他只能靠自己獨上征途,甚至把港隊時買下的深圳物業放售,他也曾是個為夢想不顧現實的人。記者問可會覺得能把外闖的人脈幫助後輩,他笑謂:「當然希望,但相信沒有後輩夠膽走我這條路吧。不過最重要是決定了便不要後悔,決定了就一心做下去。」

5年前退役的阿寶坦言喜歡教練工作,但現時要先把「奧夢」的工作做好。(盧翊銘攝)

曾經為追逐單車夢想放售內地物業,「楊英」一點也不後悔。(盧翊銘攝)

男人三十的理想與現實

「楊英」曾說過:「安份守己不是年輕人該做的事」,然而30歲的他真的要把單車放下一點點了,「未習慣都要學習習慣,真的要糊口了,適應不能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甚至問到30歲的心態轉變時,他也笑笑口說:「要認真搵錢,在香港這很重要。」

對啊,長大後便知道沒有錢真的很難談夢想:「玩運動要燒錢、找贊助,沒有的話很難兼顧,可以繼續玩下去但能否去到很高成就和好好成績,就需要資金的支持,特別是單車的器材和訓練需要的資金,動輒也幾十萬。」

「楊英」左臂上的飛鳥紋身很漂亮,他過去數年的單車生涯確如海鳥一樣自由展翅高飛。(盧翊銘攝)

訪問時看到了「楊英」左臂上的飛鳥紋身,海上的飛鳥讓我想到了他數年來自由展翅高飛。

退役後的未來目標,他說希望轉型成功,「賺多點錢養活家人,之前十多年都把心力和金錢放在單車,未能孝順家人,希望在之後的時間可彌補。」

其實無論未來的路怎樣走,這「浪人車手」經歷風浪而練成的堅韌,相信沒有什麼好怕的。

自費追逐職業夢的楊英瀚曾征戰歐洲、非洲,他說最難忘是在環阿爾及利亞比賽了20天,並在其中一站穿上黃衫,成為首位在非洲賽事穿上黃色戰衣的華人。(盧翊銘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