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走族|渣馬.初全馬】長跑身教 拜仁:想女兒學到擇善固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步走族》本月題目是第一次渣馬全馬回憶。

有孩子的人,一步不只一生,影響自己亦影響至親。

跑步是一人運動,衝前退後,轉左轉右,從中自我追尋。

同事拜仁的跑步歷程,跟不少「麻甩仔」一樣,沒了運動伙伴又要健康,遂開始跑步。但跑入賽道,一路成長,挑戰自己還感染身邊人。

去年決定報名全馬,為了教育女兒,何謂堅持。

傷患痛楚是體悟,銅鑼灣最後路程擁抱最重要的她和她,是感動。

年初於渣打馬拉松跑畢自己的初馬,自問備戰功夫不足,加上帶傷上陣,縱使如願完成,後患卻至今猶在。

但是,如果要我再選擇一次,我依然會作出同樣一個「有點急進」的決定。

第一次全馬嗎?是的,過程很痛苦,但那種滿足感,卻夠我回味至今。

文、圖:拜仁#Project01

身教

先問大家有點老土的問題:「人生中有甚麼成就值得自己光榮,可以跟子孫或最愛的人分享?甚至,生命當下要結束,憶起自己做過一些事而無怨無悔呢?」

投身社會後,腦海經常出現這問題。4年前女兒出生,責任重大,令我思考這個問題時,變得更嚴肅。常言道「子女是父母的一面鏡子」,自己怎樣做人,孩子自然會模仿,所以身教很重要。那麼,我有何經歷與行動,可以自豪地向女兒分享當中寄託的信念呢?

沒有,真的沒有。我三十年的生命中,平庸地成長與生活。承受無處不在的社會規範與壓力,夢想一閃即逝,變成平庸的大人。小時討厭「世故與平庸當道理」的大人,大時卻漸漸變得跟他們一樣面目模糊。

不可以!我想成為值得女兒自豪的父親。

我喜歡足球,踢了幾年自知無天份,唯靠努力與鬥志搭夠。沒有得到榮譽,只贏得的一份體悟:「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是歪理。努力不保證成功,更多人花了十分耕耘都未必有半分收穫。但這不是自暴自棄、放棄夢想的理由。向目標努力,在過程中學習,不論有形無形,都有得着,甚至追近夢想,哪怕只是一分一吋。我殷切盼望女兒學到堅守信念、擇善固執的態度。

投身社會,踢波「唔齊腳」,開始跑步求減磅,漸漸開始報名,10k跑到半馬,甚至隨教練練跑。跑步self talk的過程,我想到「長跑」向女兒展現不斷突破自我的精神。這是我去年決意跑「第一個全馬」的遠因。

子女是父母的一面鏡子。

傷患

不少跑手認為,報名了自然有動力,有時間應付比賽。但說來慚愧,去年跑季開始,剛剛轉新工,時間難遷就。除了跟教練每周一例課,較少自發練習,比初戰半馬的準備更少。比賽愈來愈近,狀態差過以前,內心焦急。平日由藍塘道上寶雲道「長命斜」的練習,變得急進,左膝在不斷衝斜路的練習中勞損,急於求成結果不進反退。

當時距離開賽兩星期,狀況急轉直下,步行以至坐下,膝頭都隱隱作痛。跑步訓練時傷患帶來刺痛,令我深感不安,勉強只可維持8分鐘pacing慢跑。雖然不斷告訴自己「只要有鬥志,絕對可支撐完成比賽」,但心中豈會不擔心退出。

賽前一段時間,我每天接受艾灸療法開通經絡,日間盡量減少雙腳勞動,希望左膝盡快恢復。一星期後,回復慢跑練習,痛楚減輕了,但肯定不會復元到最佳狀態。

時間不足以完整推訓練計劃,賽前有段時間只能每周一課。

操練過度弄出傷患,賽前天天治療「急救」,寄望趕及復元。

「斷片」

比賽日清晨,起跑前輕輕的動態熱身,雖未至痛,也感不適。上線了,或許受到現場興奮氣氛帶動,我跟很多跑手都一樣感到亢奮,步頭意想不到地暢快,越跑越有自信。穿越昂船洲大橋,手錶顯示4分50 pacing。我躊躇滿志,心想往後放慢一點,完成應該不難。

最後證明,我看輕了全馬這回事。賽前長課練習最長不過廿多公里,全馬就是我跑步生涯中最長的跑動距離,亦未嘗傳說中的「撞牆」感受。如果半馬「痛苦度」是10K的一倍,半馬上全馬是幾何級數上升。我訓練不足,青馬大橋走出長青隧道時,步速明顯下跌,25公里後肌肉力量已近殆盡,受傷的膝頭再次痛楚 ,只能條件反射般維持「跑動」。

現在回想當時情景,我忘記了,認真的!就像「斷片」,毫不誇張。我只記得自己像一頭喪屍,要一直很慢、很慢地跑向終點。

大概是太痛苦,痛苦得記憶都模糊。後半程只有兩個位置,我尚有較清醒的意識。第一個是西隧口那條寫着「猶豫幫你唔到,鬥志可以」的巨型橫額,令我突然感到鼓舞。第二個,就是銅鑼灣電車路上,看到妻子和女兒為我打氣,縱有數百米便衝線,我仍走到一旁抱抱他們,感恩她們的愛護。實在太感動,忍不住熱淚盈眶。最後我花了5個多小時衝線,過程極艱辛,最終卻總算如願,完成了我的初馬。

西隧的橫額鼓舞跑者,來到最後階段的直幡,再次叫跑手「頂埋佢」!

跑到斷片,但最後一程與妻子和女兒,不禁熱淚盈眶,無法忘懷。

後記

初馬後,部分肌肉痛足一周,左膝傷患為禍至今。每當跑動時間一長,便感刺痛,附近肌肉非常繃緊。牽一髮而動全身,同事兼跑手Maverick觀察我,認為跑姿有點奇怪,想是身體為了遷就傷患部位之故。我無可奈何,全因自己訓練不足,肌肉耐力未夠。

但要我再選擇一次,結果還是一樣。人生就是不斷戰鬥,突破自我,為生命譜寫一下精彩篇章的成功感,實在太爽。每一步,都在向女兒訴說堅持是何其重要。回味那路程,運動產生的安多酚彷彿教我爽足幾個月,至今依然未完。

今個跑季,我考慮良久,應否挑戰更好的全馬成績?但腳患未好,跑死自己不明智。反正突破的形式很多,不用急在一時,遂決定來年渣馬重回半馬,以PB為目標。同時,打好根基,希望不久將來再次全馬上線時,可以安穩完走,每一年都能突破自我。

去屆得到全馬完賽獎牌,來年將重回半馬跑道,為未來準備。

【步走族-雲集快慢腳,每月不同題目,蒐集不同感想。無論每公里4分幾、定一次最盡跑幾K,Sub3抑或行住過終點,只要想跑喜歡跑,歡迎在這裏相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