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走族|渣馬.初全馬】Ada的跑者心癮回憶 練出傷患衝Sub4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步走族》結集各方跑友,化腳步為文字,說跑談天,本月題目是第一次渣馬全馬回憶。

無論專業與業餘,跑手最大敵人,終究是傷患。今回主角Ada W.由開始跑步到踏上起點,數年間可算蛻變。2015年,定下了不簡單的初馬目標,訓練計劃一步步實行卻突然受傷。不想糟蹋心機,休養時精神考驗最熬人。髖關節的引擎熱烈運轉,腳,如何停得了?

跑快一分或一秒,甚至突破大關,成績可以計算。進步所得喜悅,必然帶着辛酸,無可斗量。

讀書時代從不運動的我,膽敢學人跑步,甚至挑戰馬拉松。在我眼中,跑馬拉松就像跑者踏上朝聖之旅,不可抱着「玩玩下」的心態,所以下定決心,初馬要sub4的目標。

「Aim at the stars, keep your feet on the ground」,是我這趟初馬之途一直記在心中的說話。

文、圖:Ada W.

第一次參加全馬就衝sub4,有人覺得我自視過高、不切實際,但我深信努力去做,就算最後不能達成目標,至少無悔這樣面對人生的初馬。當時,男朋友早有全馬經驗,我按照他的練跑計劃,去策劃我的訓練計劃,包括那10課30公里以上的長課。

計劃實行了一半,一切順利,以為按計劃實行下去,便能圓滿完成初馬。突然一次中距離跑後,左腳脛骨前方肌肉劇痛難當,事後更紅腫起來。身體出問題,心隨即出亂子。我不停問自己,哪裡出錯?

跑前拉筋不足?跑後沒有做好按摩?跑速定得太快?跑姿不好?萬般疑惑下,急急找物理治療師好友看一看。他發現我受傷了,要休息一下,暫不要練跑。

重新練跑,步步為營,練習時小腿貼上肌肉胋,以防再受傷。

最辛苦的不是練間歇跑時近乎爆烈的心跳、不是練長課時「磨爛蓆」的煎熬,而是很想跑,但要忍腳的時間。

傷患惱人,心癢更難熬。這時候我發覺,最辛苦的不是練間歇跑時近乎爆烈的心跳、不是練長課時「磨爛蓆」的煎熬,而是很想跑,但要忍腳的時間。傷痛要時間恢復,但時間不會等人。很想跑,很想盡力跑好初馬,看看自己可以去到幾遠,但身體卻要你停下來。伴我養傷,是萬分無奈。

原定訓練計劃未能完全實行,帶着不安與憂慮上陣,靠跑友打氣支持下去。

腳逐漸好了,仍要繼續忍腳。不敢一下子增加里數,否則再傷了,便連上起跑線都成疑問。於是乎,我只能忍到底,按捺住自己。待傷患復元,從頭練跑,逐步加里數,但計劃已無可能「圓滿結束」。30公里以上的長課只是完成了三、四課,便要上場。

初馬跑道上,很多人都很難忘西隧。那時我跑着跑着,來到「打大佬」關口,很多人歡呼,鼓勵跑手闖過難關。我見到打氣的跑友,頓時像打了強心針。元氣爆發,心中默默念着:「一定要跑,不要行、更不要停。」

穿過西隧後,沿途越來越多打氣的人,因為終點在望,順着自己的步伐。去到綠色地氈、最後一百米,然後跨過終點!

望一望手錶,3:54:21!

第一次全馬,3小時54分21秒,達成目標之餘,毫不失禮。她接着繼續參賽,成績持續有進步。

闖進sub4了!備戰了這麼長時間,總算無負各位幫過我的朋友和教練。成績並非驚天動地,但對自己一個好好的交代。跑馬拉松的過程豈不艱辛,每次都質疑自己何解「攞苦嚟辛」,但我相信很多人辛苦過後,都會繼續「攞苦嚟辛」。

因為跑步從來都不是舒服,而是跳出舒適圈、挑戰自己的修行。

初次全馬,Ada有男朋友為她設計訓練計劃,賽日一齊上路。當時的男朋友,已是今天的丈夫。

【步走族-雲集快慢腳,每月不同題目,蒐集不同感想。無論每公里4分幾、定一次最盡跑幾K,Sub3抑或行住過終點,只要想跑喜歡跑,歡迎在這裏相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