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拿殊、奴域斯基兄弟離合激戰 二人球員生涯比漫畫催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是年少時期就養成日以繼夜的投籃練習習慣,不論風雨或晝夜,甚至是一對一的full court game,都澆不熄這小矮子進步的決心,但高中畢業後,根本沒有甚麼大學看上這個矮後衛,僅僅只有一所大學打算看看這傢伙,是否願意提供一點比賽的錄影剪輯,做做參考。

另一個是不會投籃更不會防守,曾經被視為未來網球之星的慘綠少年,卻希冀在籃球場上找尋自我的熱情,除了練習慢跑,這瘦竹竿根本不被視為是一個籃球員,更不要說能在海外找到籃球工作的機會。

文:Kelvin Chang/運動視界

誰能相信這兩個一直不被看好的年輕人,有朝一日會在同一支NBA球隊中相識成了好友,互相在逆境求生,克服思鄉情緒與言語羞辱的巨大鴻溝,帶領一支缺乏穩定戰績的球隊闖進季後賽,甚至其後兩人都分別拿下了象徵NBA個人最高榮譽的常規賽MVP獎座呢?

奴域斯基(Dirk Nowitzki )與拿殊(Steve Nash),籃球世界公民的良好楷模,除了球場上出色的身影與表現,也許更動人的是那段較電影情節更有甚之的兄弟情,96年班的Nash成名較早,雖然高中畢業後僅有Santa Clara大學對他發出了邀請,但他把握住這個機會成為優秀的大學球星,當初希望他寄發錄影帶的助理教練看過了他的影片後不禁笑道:「這傢伙真是把全場人都弄得東倒西歪。」

我們可以承認這位助理教練真是先知,雖然他應該壓根也沒能預見未來的發展,但他倒是精確的描述出Nash日後在NBA全場奔馳而對手疲於奔命的模樣。

Dirk Nowitzki & Steve Nash(GettyImages)

▼奴域斯基每季一圖(按圖放大)▼

+17
+16
+15

拿殊NBA首季被主場球迷噓

Nash在大學表現出色,為自己爭取到夢寐以求的鳳凰城第一輪15籤的高順位,接着99年前往達拉斯打算大顯身手。但首年他在達拉斯的成績卻只有平均7.9分5.5助攻與2次失誤,且還不受到當地球迷的喜愛。當他在主場打球不慎掉球被偷走,而聽見主場響起陣陣的噓聲,那種錐心刺痛的感覺,可不僅是難堪而已,且還得維繫住自尊與勇氣,在每一個晚上承受着壓力往前邁進。這樣的處境光是去想像就叫人頭皮發麻,更別說還有身處異地的壓力與寂寞交相打擊。對於一位球員來說,除了受傷終止運動生涯或無法上場之外,沒有比這個更可怕的事情了。

奴域斯基(左)與拿殊(右)合作時,球隊打法華麗卻未竟全功。(資料圖片)

良師特訓 投射手感佳引球探注意

而在青少年時期就受到NBA球探注意的7呎白人Dirk,除了有令人垂涎的高活動力與投籃手感外,還有媲美美青春偶像的上鏡臉孔,造就了他成為一流NBA巨星的出色條件,不過這瘦竹竿幼時受的啟蒙教育卻是網球。小Dirk出色的運動天份曾被視為是未來的球星,但這傢伙顯然並不能在紅土與草地間找到他的最愛,他選擇了另一項也有網子的運動——過往在德國被視為不夠「強悍」的籃球。

由於已屆15、16歲,加上乏人指導,使得這傢伙不僅談不上球技出色,甚至連成為籃球員的可能性都不高,所幸他碰上了人生中第一位良師——德國男籃奧運國手Holger Geschwindner,Holger除了從頭指導Dirk所有的基礎球技,更為他規劃日後的籃球生涯——7呎長人在當時也許普遍被視為內線防守的提供者,但如果是7呎且具有出色運動力與投籃手感呢?那可不由得各家球探不得不側目了。

奴域斯基NBA生涯只曾效力一隊。(資料圖片)

拿殊奴域斯基2001助達拉斯晉季後賽

當Dirk來到NBA,很快就遇上了他人生的第二位導師 – 大名鼎鼎的Don Nelson,以及Nash,對於這位年輕的異鄉客,Nash就像那些好心熱情的前輩一樣,積極鼓勵新人去熟悉環境與尋找紓解壓力的休閒活動。這使得在場上因為不適應碰撞節奏而表現不佳的Dirk,至少能先面對異鄉孤寂的心境與愁苦,雖然Nash在場上也一付泥菩薩過江的慘淡表現,但兩人落場後,互相砥礪嘉許彼此不僅要為球隊做出貢獻,更要讓球隊登上至高的巔峰。

勝利比想像中的提早來臨——在日以繼夜的苦練之下,這兩人不僅是球技與體能成長而已,更搭配出破敵制勝的默契與節奏,一個拿了球就開始搞得對手人仰馬翻的快速小子練就一手精準的外線,搭配一個擁有小前鋒腳步速度的七呎三分高砲台,2001年開始不僅將達拉斯帶回季後賽,甚至在2002年拿下開季14連勝的佳績,兩人也雙雙拿到了明星賽的門票。雖然2004年在季後賽敗給帝王,對於球隊信心是有一定程度傷害,但相信以他們日漸成熟的球技與球隊戰力,很快就會有一同問鼎冠軍的機會。

2005季後賽,拿殊帶領太陽在西岸次圈以場數4︰2擊敗奴域斯基領軍的達拉斯,至西岸決賽以場數1︰4不敵馬刺。(資料圖片)

達拉斯時期的魯域斯基與拿殊▼▼▼

2005季後賽 拿殊倒戈顯身價

只是每一個看似美好的故事,總在所有人滿心期待的高峰前,出現難以預料的轉折與落寞。

細心經營球隊的老闆Cuban,並未給予Nash最頂級的合約,雖然達拉斯的offer也相當不錯,但Cuban的一句「我欣賞Nash明星級出色身手,但他始終無法給我MVP級的表現。」這使得與這支小牛一同成長患難與共的Nash,毅然決然的接受鳳凰城6年6000萬美元的條件——不僅是薪水待遇,還有宛若為Nash流暢高速球風而設定的戰術系統與搭配球員,這給了8年後鳳凰還巢的Nash一個重大的挑戰與機會,不僅要讓隊友適應他的球風,更要出聲音說話當球隊的領袖。

這卻無疑給了Dirk一個沉重而難熬的打擊,雖然身為達拉斯未來五年內的第一要角,Dirk未有嚴詞批評球隊的政策,也未有辜負球隊的期望,但在2005年季後賽被Nash領軍的太陽淘汰後,在記者會上,Dirk只淡淡的這樣形容Nash:「我不曾看他打得這麼出色,那感覺就像要證明達拉斯當初的選擇錯誤,而他也實實在在的用行動證明了這一點。」

魯域斯基繼續留隊▼▼▼

連續兩年拿下季賽MVP的Nash成了如日中天的第一控衛,各種讚美與恭維紛湧而至,甚至誇大其詞去過份渲染Nash一人的成就與影響力多麼出神入化等,連饒舌女歌手Nelly Furtado的熱銷市場大碟中都能聽到關於Nash的歌詞,在這樣的輿論環境下,失去最佳隊友的Dirk同樣也奮起直追,除了無可抵禦的7呎後仰跳投更加犀利,傳球視野與關鍵時刻切入扣籃的勁度也更憾人心——他不僅是球隊中的最佳球員,而是要做球隊中的領導者了。

這一年的小牛隊在季後賽克服了逆勢,擊敗了衛冕的馬刺隊,Dirk擔起了球隊的成敗,在關鍵時刻多次連投帶切抓籃板,一夫當關把馬刺送進地獄裏頭,過往有人形容Dirk只是模板與樣子像傳奇球星Larry Bird,卻沒有Bird那種強悍無匹的王者決心,但看過2006年的西岸準決賽系列,你真會看到大鳥長高了幾吋,穿着小牛球衣在馬刺隊主場殺進殺出;而擊潰衛冕軍後,小牛隊終於再次和太陽隊碰頭,這一次Dirk不僅抵擋住了兩屆MVP的老朋友Nash水銀瀉地般的全能供輸威脅,同時也贏取了球隊的勝利。

Steve Nash(GettyImages)

拿殊重返鳯凰城▼▼▼

2007常規賽經典對決

2007年兩人並未在季後賽碰面,這一年換成Dirk在常規賽登峰造極,但Nash連奪三屆MVP的呼聲也始終未歇,而美國時間3月14日的一場季賽,卻成就了可能連莎士比亞都無法撰寫的動人情節,以及票房導演Michael Bay都拍不出的驚險鏡頭。

這場三度延長的常規賽原本只是一場大比分差的雙雄碰頭戲碼,但鳳凰城作客悶了前40分鐘,仍擺正選在場上不願放棄,這時輪到Nash挺身而出,即使場上的所有人包含Dirk都對他的打法知之甚詳,仍阻擋不了他一次次在檔拆之後讓隊友上籃練習般的輕鬆取分。以及讀秒階段那個看似不可能的第二次三分出手,硬是將比賽拉進加時。

這場球賽鬥得球迷心跳加速,投入過度的觀眾在加時賽開始可能早已紅了眼眶,特別是那些一路看着這兩個年輕人攜手共度多少難關與折騰的球迷們,也許希望這場球永遠不要終止,或更希望這場球根本不要發生——有多少人是希望看着兩個人身穿那套白色的球衣站在頒獎台上親吻金盃,把那長期患難與共的兄弟情與練習時光,昇華到最美好的一刻。

回到現實,Dirk加時兩度抓下關鍵籃板,且在最後一擊中以最有把握的跳投出手,但也許是受到Marion的干擾與疲倦的影響,並未有得手而讓鳳凰城帶走富有意義的一場常規賽勝利,只是在他瞄準籃框準備以千錘百鍊的出手手感投出的那一刻,不知是否也浮現過,那一個等待他下飛機一起去買記者會西裝的年輕人,以及多少個深夜一起鬥牛尋求進步的過往時光。

拿殊、奴域斯基的友情,不受球隊限制。(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一同成長結識的兄弟情,也許再無攜手作戰的一天,但兩人珍惜每一次對壘的機會,就像是重視那份美好的過往,以及那戰火之外深刻不移的情誼。(GettyImages)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轉載,延伸閱讀:adidas D-Rose 10 and past...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