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總盃】佐迪的傑志時代 「請銘記我是藍鳥大家庭一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傑志球迷愛以「Uncle Jordi」去稱呼西班牙裔前鋒佐迪,除因這位38歲射手漸上年紀,更因他有無比親和力,往往在球隊危急關頭中挺身而出,予球迷一種可靠的感覺。

不經不覺佐迪已走到在「藍鳥」的第9個年頭,也踏入球員黃昏時期,由昔日穩坐主力射手,到現今僅作替補前鋒,長路漫漫他亦如此走過。

在傑志譜寫出《我的快樂時代》,佐迪9年來盡情歡樂過後,時間似乎夠了,還是時針出了錯?

攝影:盧翊銘

足總盃決賽

傑志 Vs 冠忠南區

日期:5月25日(六)

時間:下午4時正

地點:香港大球場

票價:$100, $30(特惠)

「我還記得收到合約後來港的那一日,只跟傑志簽了一年合約,因有點擔心如何適應這裏的文化差異。」在家鄉西班牙落班多年後,佐迪在2010年決定接受新挑戰,他跟「藍鳥」自此結緣,惟那時他對香港的認知僅限於「金融中心」,對本地足球及聯賽一無所知。

無懼未知與不安,佐迪9年前大膽決定來港,成就從此不一樣的職業生涯。(盧翊銘攝)

「我發誓,當時根本沒想像過,7年後可以穿起港隊戰衣。」

訪問間佐迪多次提及入籍及為港效力的經歷,可見他視此為人生一大成就及榮譽,「要在個遠離家鄉的地方逗留7年,相當困難。」能讓佐迪留效,他指因傑志有獨特的更衣室氣氛跟文化,球員雖互相競爭,卻能維持友好關係,「我們是朋友多於隊友,球員間的信任是球隊成功的基礎。每日跟對方開玩笑、關心傷勢、開解及鼓勵,這些現象都提供一個優秀的成長環境。」

肯定有種方法能走出困境,所以為甚麼要放棄呢?

難堪的不想 只想痛快事情

「難道這些年間你沒想過離開嗎?」記者懷疑地問道。

「老實說我曾經有點受挫。當你認為自己很努力,在訓練中有好表現,但球隊正處於良好的走勢中,教練團沒理由改變出場陣容,那種感覺很差。」佐迪敞開心扉。38歲的他指現在甚至比年輕時更享受足球,經驗讓他提升對事物的理解,「其實人生亦一樣,絕對有方法走出困境,所以為甚麼要放棄呢?放棄可能是最容易的方法,但這樣做,機會及屬於你的時刻便不會來臨。所以更需向教練團證明,為何他們要讓我出場。」

努力未能換來上陣機會,佐迪坦言於傑志亦曾有失落的時刻。(盧翊銘攝)

球員需每日進化,否則便會迷失方向。

讓我信自己的真理

佐迪從加盟初期出任主力射手,平均每季為「藍鳥」取得雙位數字進帳,他近年開始退居後備,今季聯賽只曾3次正選披甲。他坦言球員的職責,是盡力投入訓練,出場與否不由自己控制,「職業生涯有高有低,就像過山車般,長期維持在高處是不可能的。」他指自己在「藍鳥」一位教練身上得到啟發,惟不願透露其名字,「他說在足球世界內,你需要每日學習、進化,無論是球員或教練亦如是,否則便會迷失方向。」

經歷外借理文兩季,今季佐迪回歸傑志,似乎尋找到新方向,背負起傳承的責任,「我也曾是個年青球員,很明白他們的苦況,他們因表現失準而擔憂,卻將顧慮埋藏於心內。」在訓練及比賽上,佐迪稱會不時向小將們提供『貼士』,盡全力協助他們成長,「說到最尾,他們始終是香港足球的未來。」

佐迪在傑志贏盡錦標,卻待至今季才一嚐捧起高級組銀牌滋味,令他印象深刻。(盧翊銘攝)

這9年就像發了個奇妙的夢,沒人可從我腦海中偷走此回憶。

長路漫漫是如何走過

佐迪加盟首年即助傑志贏得47年來首個頂級聯賽冠軍,成為寫下「藍鳥」歷史的功臣;他也破盡紀錄,於歷屆亞協盃暫時共射入27球,屬代表香港球會出戰亞協盃中,入球數量最多的球員;他同樣見證重要時刻,為傑志以不敗姿態奪得最後一屆甲組聯賽冠軍,翌年再為「藍鳥」貢獻史上首個港超聯入球。「這9年就像發了個奇妙的夢,我餘生都會很感恩有這樣的回憶,沒有人可以從我腦海中把它偷走。」

這位港將現替「藍鳥」攻入93球,距離100大關只差7球之距,「我喜愛創造歷史,達成的話或許會令我徹夜失眠,但沒有亦不要緊,更重要是為球隊贏得更多錦標。」

截至今日,佐迪已為傑志取得93個入球,他最終可以達成100大關嗎?(盧翊銘攝)

若奪足總盃,這季便稱不上是個糟糕的球季。

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 願我可

明日足總盃決賽,正是佐迪為傑志爭取錦標的時候。球隊季初表現滑落,最終以11年來最差聯賽排名衝線,引來部份球迷評擊,若要連續9季出戰亞洲賽,此仗更加不容有失,「這場對隊內任何人都十分重要,球隊季內經歷高低,若再奪得足總盃,總算取下兩項錦標,不算是個糟糕的球季。」

在克羅地亞外援泰迪受傷、射手盧卡斯上陣成疑下,佐迪將再度背起破門重任,惟他形容對手南區是支「令人不安的球隊」,「南區場上有很好的結構及形態,總為敵軍帶來麻煩。幸好大球場草地較闊,有更多空間進攻,可撕破他們緊密的防守。」

佐迪跟前香港足球先生盧比度同於2010年來港,後者早已退居幕後,佐迪稱下季仍會繼續於場上馳騁。(盧翊銘攝)

只望球迷會記我,我是傑志大家庭的一份子。

時間尚早 別張開眼睛

元朗中堅法比奧42歲仍征戰港超,三十有八的佐迪看來仍有心有力,他揚言要再多踢兩季,可是在傑志的歲月似乎已步入黃昏,明日一戰會否是他的告別戰?「我應該還會踢亞協盃的,哈哈。但我現時不能說太多,當球季完結我自會公布,這是尊重各方的最佳方法。」

「若未來離隊,你希望球迷會記起佐迪是個怎樣的球員?」

「無需記着我射入了多少球,只需記下我是傑志大家庭的一份子,這已令我很高興。」

佐迪在傑志建立事宜的同時,亦見證傑志中心成立、球會發展漸具規模。

陳奕迅的《我的快樂時代》中有四句歌詞——讓我有個美滿旅程,讓我記著有多高興,讓我有勇氣去喊停,沒有結局也可即興。

傑志成為佐迪另一個落腳地,讓他得以延續球員生涯,佐迪亦見證傑志中心成立、擁有自家訓練基地,發展漸具規模。他們是陪伴對方成長的摯友,「很高興曾穿起過這年藍色球衣、為過傑志全力打拚,這是一趟美滿的旅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