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League.日聯盃】札幌岡薩多首戰決賽 保夫萊特的命運之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聯賽盃決賽本周六(26日)在埼玉2002球場上演,對賽雙方札幌岡薩多及川崎前鋒,都力爭第一次奪得這項錦標。

保夫萊特這名字,你還記得嗎?這位37歲的英格蘭兵,未能如願在英超發亮,生涯晚年落戶日本,竟重拾踢球樂趣。

保夫萊特現在已然超越連尼加,成為日職史上入球最多的英籍球員,本周末的日本聯賽盃,他若能助札幌首度封王,將是他19年職業生涯首項頂級聯賽錦標、亦會成為首位奪得這項錦標的英格蘭球員。

在倫敦市郊成長的保夫萊特活在充滿罪案及毒品的世界,身邊同學有人因謀殺而入獄,「是足球令我免受這些壞事影響」。

充滿天賦的他效力阿仙奴青年軍,但成長背景令他叛逆、暴躁。儘管曾在1999/2000球季奪得青年足總盃冠軍,但在一次青年聯賽盃決賽中被換出後,18歲的保夫萊特向教練怒擲球衣,終遭開除,阿仙奴前領隊雲格多年後談起這位球員,亦感婉惜。

效力卡迪夫城之時,是保夫萊特(左)最突出的時光。(Getty Images)

雖然只有一次,但代表英格蘭上陣的回憶,仍為保夫萊特所珍惜。(Getty Images)

英冠球員獲召入國家隊 「仍為此驕傲」

離開阿仙奴後,保夫萊特正式在高雲地利展開職業生涯、踢過意甲的佩魯賈、外借到布力般流浪、轉投查爾頓、狼隊、卡迪夫城到昆士柏流浪……多間球會中,他在卡迪夫城上陣機會最多、入球也多,更以英冠球員身份,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獲召入英格蘭國家隊,在對法國的友誼賽上陣,多年後回望,他說:「很多人說,我就只得那麼一次獲召,但他們懂什麼?我仍為此而驕傲」。

保夫萊特(右一)曾加盟泰超球隊蒙通聯,並出戰亞冠盃。(Getty Images)

到訪馬來西亞 燃起對亞洲足球興趣

2012年隨昆士柏流浪到訪馬來西亞,令他對亞洲足球及球迷留下好印象,「那時我就想,如果能到亞洲踢球也不錯」,終在2014年首次加盟亞洲球隊──泰超的蒙通聯,但他直言無論賽事或球會,組織都相當混亂,賽事水平亦不高,「所以我直接要求了轉會」,2015年他終於登陸日本,加盟J2的磐田山葉,首季已攻入20球、助磐田以聯賽第2位升上J1,2017年年中轉投札幌岡薩多。

「我很喜歡日本」──無論接受哪家日本媒體訪問,保夫萊特總表達出對日本的喜愛之情,究竟他在日本過得如何?

保夫萊特(左)在J League為札幌岡薩多入球不少,與鈴木武藏同是主力前鋒。(J League官網)

珍惜日本環境 不後悔遲來的成長

儘管初到日本時曾遇上文化衝擊,例如在英格蘭習慣於比賽中對隊友或對手「粗聲粗氣」、甚至夾雜粗言穢語,「在英超,大家5分鐘後就會淡忘,但在日本就不一樣」,他又試過因有紋身被拒進入澡堂、本身茹素,但因為不諳日語難以點餐,只能盡量避開肉類。不過,保夫萊特還是慶幸來到日本,「這裏安全、乾淨、人們有禮貌……日本應為這些驕傲。」

已育有一子的他,童年時在充滿不安的環境下長大,對日本的環境更是珍惜,漸漸地他學習適應、融入當地文化,即使曾有中超球會出高價挖角、亦有英格蘭球會欲邀他回鄉,他亦不為所動。日本媒體《Sportiva》就寫道:「他在約定訪問的時間準時出現,就像個日本人一樣」,難怪保夫萊特也說:「作為一個人,我在日本成長了」。

保夫萊特(右)最愛與兒子到公園玩樂。(Jay Bothroyd Instagram)

日本不單讓保夫萊特享受生活,更重新享受足球,他在2017年轉投札幌至今,上陣64場攻入30球之多,也為自己定下新目標──贏得J1及亞冠盃冠軍。

回望過去,因為種種因素,他未算相當成功,但他深信一切是命運使然,接受英國《BBC》訪問時曾如是說:「以我年輕時的能力,若我的態度好一點,肯定可以踢阿仙奴。但我沒有後悔過,若沒有走這條路,我不會在意大利遇見現在的妻子、最後也不會來到日本」。

周六的聯賽盃,保夫萊特若能及時克服傷患、並如願踏上頒獎台,將是他職業生涯首個錦標。

年輕時以為大地在自己腳下,卻終在37歲於地球另一邊追尋夢想,這大概就是保夫萊特註定要走的路,聯賽盃決賽,也是他的命運之戰。

札幌岡薩多史上首度打入日本聯賽盃決賽,亦是球會史上首場盃賽決賽,保夫萊特能把握機會,奪得人生首個頂級錦標嗎?(J League官網)

2019日本聯賽盃決賽
札幌岡薩多 Vs 川崎前鋒
日期:2019年10月26日
時間:日本時間下午1:05
地點:埼玉2002球場(日本)
門票訂購:https://bit.ly/2VW9O0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