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熱話】郭偉亮滑雪擁抱自由 從狂摔骨折 到煉成骨子裏的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覆蓋着白雪皚皚的滑雪道映入眼廉,MV中的郭偉亮(Eric)瀟灑地滑行穿梭在鬆雪與樹林之間,歌詞第一句是鬼馬調皮的「去滑雪唔戴滑雪鏡」,確實是切題的造作又「懶型」。為了拍出有型畫面的他苦練花式滑雪,「不少人初接觸滑雪都是為了想型,然而當你不再狂摔、在雪山飛馳的時候,自由才是滑雪的真正魅力。」

「型」可以有一百種模樣,追求更高滑雪境界的Eric Kwok,型在骨子裏。

「Eric Kwok」、「Ironman」,卻甚少人會以他的中文名字郭偉亮作稱呼。有天同事說要訪問「Eric Kwok」,我連番確認是音樂人的那個Eric Kwok、即「Ironman」的Eric Kwok,還是有名運動員真的叫Eric姓郭。在他的新歌「Ripboy」發布前,確實不大知道原來他熱愛滑雪。他的「興趣是滑雪」,與他「熱愛」滑雪,對我來說是不同的,因為經得起時間的堅持,才叫熱愛。

郭偉亮6年後再推出新歌,以自己喜愛的東西──音樂與滑雪結合在一起,湊成了與體育版的「一期一會」。(黃舒慧攝)

相隔6年才再推出以滑雪為題材的新歌《Ripboy》,Eric Kwok罕有出現於體育版。從前組合「Swing」時期的歌曲是青春的回憶,他作給歌手的歌更是耳熟能詳,卻從來不知道他熱衷運動的一面。「因為想不到令我感到興奮的題材,直到把兩種喜愛的東西、滑雪和音樂結合在一起,我一直都很想把滑雪融入音樂,今次終於讓我想到歌詞想表達些什麼,就想到拍滑雪的MV。」

「細細個已經玩滑雪,我很喜歡那種自由的感覺。」他喜愛在雪山上自由滑行的感覺。(黃舒慧攝)

MV畫面中的寂靜銀白取景於二世谷(又可稱新雪谷),是日本北海道西南處積丹半島南側的山岳丘陵地區總稱,該滑雪場以擁有世界罕見的高品質粉雪見稱。擁有超過20多年滑雪經驗的他由1998年開始每年都會去二世谷滑雪,最難忘的一次可算是數年前滑過一條鐵通時,這個高難度的動作令他手臂骨折。這次為了再度挑戰自己,他重返同一個地方不斷嘗試,克服這個陰影並最終挑戰成功。

Eric為了MV而挑戰花式,「跳鐵通『撻』足3日,每日撻十幾廿次,如果沒有墊Pad應會骨裂。」(影片截圖)

滑雪是好玩、是型,可是學滑雪的過程卻不怎麼好玩、甚至是「非常不好玩」。你得克服種種心理、體能、與技能的障礙,過程中不但會跌倒,而且還會跌很多次、很多很多次。滑雪就是從摔倒中記取教訓,記住什麼姿勢是錯的。Eric坦言:「我3年前試過拗了左手和左腳,嚴重拗柴,就是因為玩花式。其實我滑了那麼多年雪都未試過受傷,一玩花式就要付出代價。」他在兩年前玩鐵通時又再斷了手,休息了近一年不敢再玩,「有陰影,直至去年知道一定要拍這個MV,便的起心肝去克服這個恐懼。」

樣子酷似「Ironman」也非真的銅皮鐵骨,看到他在鐵通躍起時摔了一次又一次,臀部落地四腳朝天、摔地後再滾了個圈、手臂直撞鐵通,屢次失敗讓這名唱作人竟也經歷了運動員的心境。

最大樂趣是當你做到個Trick,第一次是「正啊!」,但你成功做到一次,不代表每次都做到,當你十次有九次都得的時候,是很有滿足感的。
Eric Kwok

Eric坦言在嘗到滑雪的樂趣與自由前,就是不停的摔。(影片截圖)

首次挑戰跳崖 最愛玩「Back Country」

不怕摔,勇於挑戰是王道,除了那條鐵通,他為了拍攝MV首次挑戰跳崖。畫面很型,卻是他「賣命演出」,他在拍攝花絮中不諱言「Very scary」,平日一副酷酷表情的他有點驚魂未定說:「很恐怖,雖然是好玩,但我不知道自己會在空中停留多久,感覺像是永遠。」在日本滑雪朋友口中屬「Advance」級數的他,近6、7年喜愛玩Off Piste(雪道外野雪),意即在滑雪場指定區域以外滑雪,「不跟正常道路,去後山、有機會雪崩的地方,好玩在沒什麼人、雪好『正』,但問題就是會有雪崩的危險。」

超速飛翔的快感,是滑雪的魅力,他坦言最喜歡在粉雪上飛馳的「Back Country」(山岳滑雪),「着住雪鞋行上山,自己揹住裝備滑下來,我就好鍾意,因為那是很自由的,最自由的感覺就在那裏。」眼神流露出響往。

為了拍攝,Eric重返摔斷手的地方不斷嘗試,克服這個陰影並最終挑戰成功。(黃舒慧攝)

Eric認為「型」是可以藉外在、物質等營造,但在他心目中真正的型是內在美,是由骨子裏散發出來的型。(黃舒慧攝)

內在美是比我們一般認為型更加型,是真正的型。
Eric Kwok

看到他激起大片的粉雪浪花、在雪山飛流直下的身影,很型。問Eric Kwok對型的定義,他道出了重點,型,不是僅流於外表;擁有些什麼、你架車好型、你件衫好型,物質某程度上可以令到一個人型,然而在他心目中對型另有看法。「這個人很『夠疆』,好型;好有自己的想法,例如有錢的都不住屋,他喜歡『瞓街』,他不喜歡被社會控制住,喜歡自由自在,我會覺得是很型的事。又例如很有錢的人捐贈很多錢予窮人或有需要的病人,但從不告訴別人;幽默感常令人發笑等等,我都覺得好型。內在美是比我們一般認為型更加型,是真正的型。」他補充笑道:「扮型是永遠最唔型。」

「因為多了朋友玩滑雪,一年去兩次,今年分開計差不多去了共30日,但就真的因此而進步了,這是最令我開心的。」(黃舒慧攝)

6年後再推出新歌,言談間都能感受到他的興奮,他說疫情下大家都被困在家,希望能藉這個MV讓大家感受活力:「看一下雪山、不同的景色,想讓不滑雪的人都知道滑雪是什麼一回事,一種很自由、很『正』、有速度,或者好型的事。如果你滑雪的,也希望我的表現對得滑雪的人住吧。」他說,每個人都是「Ripboy」,只是不同程度而已,為什麼每個人都想型?因為都想被接納、被喜愛。

「大家因疫情被困在家,看來看去都是同一類型的東西,這個MV比較不同,帶你去雪山、感受滑雪的自由。」(黃舒慧攝)

「今次由作曲、參與填詞、MV拍攝自編自導自演,還有第一次剪接,全部都是心機和時間,所以今次是不能賴,出了什麼事全部都關我事。」Eric Kwok除了外在的型、唱作才華的型,還型在克服傷患與搏擊恐懼的「夠疆」,傾盡心力投入於熱愛的事。

6年後的Eric Kwok 眼中的自己是⋯⋯(按圖放大瀏覽)

+7
+7
+7

Makeup artist : Circle Chong @Annie G. Chan Makeup Centre

Hair stylist: Adrian Tong@private i concept stor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