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勒當拿逝世.01球評︱史上最強十號後無來者 帶有缺陷的天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馬勒當拿60大壽前接受《法國足球》雜誌訪問,談到生日願望時一句:「我夢想面對英格蘭時再入一球,今次用右手。」典型肥馬式玩笑言猶在耳,不足一個月後卻突然離世。

他跟巴西球王比利(Pele)誰人才是史上最強(GOAT)人言人殊,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是歷來最優秀的10號仔,沒有之一。

1960年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生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一個貧困家庭,跟當地不少男孩一樣,小時候已迷上足球。由於家境貧窮沒有錢買足球,所有圓形或近似形狀的東西,例如橙,也會成為他拿來練「的波」的工具。他曾說過,會將一大堆襪子紮在一起來當球踢。他的超凡控球技巧,也許就是這樣練成。

環境並未限制他的天份,相反更練就他的堅毅和決心。他的才華很早被發現,16歲已升上小阿根廷人一隊,效力5年後轉戰小保加。由於他跟主帥馬索連尼(Silvio Marzolini)不和,一季之後捧走聯賽冠軍便離隊。1982年世界盃,他的表現不似預期,那年夏天出國轉投巴塞隆拿,相當於500萬英鎊的轉會費打破當時的世界紀錄。

全球最耀眼的新星加盟西班牙最享負盛名的球會之一,旅歐第一站卻未能振翅高飛。

【馬勒當拿的球會生涯圖輯】(按圖進入)

+23
+23
+23

首個巴塞球員在班拿貝贏盡掌聲

當時的馬勒當拿正在冒起,穿上10號球衣的他縱橫球場,一雙魔術腳令球迷如癡如醉。1983年6月皇家馬德里對巴塞隆拿的「國家打吡」,他扭過皇馬門將奧古斯丁(Agustín)後面對空門時卻突然停下來,原來他發現守將胡安荷西(Juan José)正向着球飛鏟過來,他待對方跣向門柱後才扭過最後障礙,將球輕鬆送入網窩。

巴塞與皇馬之間長年因政治和足球原因劍拔弩張,不過看到馬勒當拿這個精彩入球後,班拿貝球場內掌聲不斷,成為首個在皇馬主場獲得掌聲致敬的巴塞球員,之後只有朗拿甸奴和恩尼斯達兩人有同等待遇。

馬勒當拿在班拿貝贏盡掌聲入球:

【全球悼念馬勒當拿】(按圖放大)

+13
+13
+13

遇上剋星幾乎收山

即使揚威國家打吡,他的巴塞生涯並不順遂。一方面,他先後受肝炎和被對手惡意犯規踢斷腳等不同傷患困擾,另一方面,在場上惹火動作,均令他在巴塞的日子未算成功。有「畢爾包屠夫」之稱的佳高查(Andoni Goikoetxea) 一記攔截令他幾乎「收山」,足踝骨折養傷三個月後復出,巴塞在西甲聯賽以一分之差失落1983/84年度錦標,那季冠軍正是畢爾包。

不是冤家不聚頭,1984年國王盃決賽,巴塞對手正是畢爾包。馬勒當拿再次被佳高查粗野攔截踢傷,加上全場遭畢爾包球迷以種族歧視言論辱罵,他在巴塞0:1敗陣後受對手米基爾蘇拿(Miguel Sola)挑釁之下終於忍無可忍,新仇舊恨湧上心頭之下跟蘇拿初則口角繼而動武。他先以頭頂向對方,再出手肘襲擊另一畢爾包球員面部,繼而起飛腳踢跌另一球員,他被畢爾包球員包圍時仍嘗試一腳踢向哥高查胸口報復,巴塞隆拿球員隨即湧上,兩隊球員群毆,在中心位置的馬勒當拿繼續向任何一個畢爾包球員動武。

賽事在國王卡路士一世和10萬名球迷面前上演,西班牙半數民眾收看直播,馬勒當拿的失控使球會蒙羞,加上跟會長紐尼斯(Josep Lluís Núñez)等高層爭拗不斷,那場鬧劇成為他的巴塞的最後一戰。兩個球季,只收獲一隻國王盃和一隻聯賽盃。

馬勒當拿逝世︱球王一生充滿爭議天使魔鬼混合體 與比利成兩極端

馬勒當拿逝世|鐵面名帥也難忍悲痛 「我們從敵人變成挈友」

馬勒當拿巴塞生涯未達預期高度。(wikipedia)

意大利光芒四射

690萬英鎊轉投拿玻里,再次刷新轉會費紀錄。意甲長年由北部球隊雄霸,從未有任何一支南部球隊捧起聯賽冠軍,直到馬勒當拿到臨改變一切。

在那個「大意甲」年代,柏天尼領銜的祖雲達斯星光熠熠,AC米蘭有「荷蘭三劍俠」古烈治、雲巴士頓和列卡特,國際米蘭亦有「德國三劍俠」奇連士文、馬圖斯和布林美。當年拿玻里班底亦不弱,然而相較一眾北部強隊,冠軍仍是遙不可及。馬勒當拿的卓越視野,配合只此一家的超強盤扭能力,加上對足球的澎湃熱情和頑強鬥心,成就不可能。

在那不勒斯七個年頭,先後在1986/87及1989/90兩季為拿玻里贏得意甲錦標,亦有一次意大利盃,一次歐洲足協盃(歐霸前身)和一次意大利超級盃。從前一直抬不起頭的球隊,意料之外成為冠軍,馬勒當拿成為那不勒斯的偶像和新文化符號,意大利南北足球與文化重新結合,敢言的他捍衛當地立場,曾在1990年時揚言:「我不喜歡如今每個人要求拿玻里人成為意大利人,要支持他們的國家隊。那不勒斯一直被全意大利邊緣化,這是個承受最多不公平種族歧視的城市。」

馬勒當拿逝世.人物誌|阿根廷人痛苦中的光 絕望階層永遠的英雄

馬勒當拿帶領拿玻里兩度意甲封王。(Getty Images)

兩屆世界盃成就不朽傳奇

馬勒當拿球會生涯嚴格來說只效力過巴塞一間歐洲大球會,成就遠及不上在國家隊輝煌。1979年為阿根廷贏得世青盃初露鋒芒,1986年世界盃踢出代表作帶領阿根廷再次登頂 (詳見另文:馬勒當拿逝世︱86世界盃上帝之手一球成名 對英格蘭一扭五最經典,4年後在1990年以一人之力領軍再闖決賽,終以一球告負未能衛冕。1994年世界盃只踢兩場分組賽便因被驗出曾服禁藥被送回國,成為他在國家隊最後一舞。

球壇歷來不乏經典10號球員,告魯夫、高、柏天尼、施丹、朗拿甸奴、米高勞特立、赫傑等每個均是一時之選,唯獨馬勒當拿一人是獨一無二——他不止腳法優秀,視野廣闊,身體質素上乘,突破能力高強,處理死球也有一手,還有一顆永恆不滅的雄心,鬥志頑強、膽識過人,永不低頭,無論任何環境和情況也不會放棄。因此他才可以一再背負一支實力只屬中上的球隊成為冠軍,以一己之力擊倒對方大半隊球員攻入致勝球,強大的心理質素令他總是在關鍵時刻能挺身而出,奪得一次又一次看似沒可能的冠軍。

重溫馬勒當拿精彩片段:

美斯在千禧年後橫空出世,無論入球、助攻數字均遠遠超越馬勒當拿,亦有多次個人單挑多個守衛射入的超級金球。不少人認為美斯跟馬勒當拿同級甚至已超越對方,尤其他的生涯長年保持頂級狀態。可是只要你看過馬勒當拿踢足球,見證過他獨特的個人魅力之後,相信絕對不會輕言美斯在他之上。現代足球講球整體戰,像馬勒當拿一樣時常帶着皮球一個扭10個的10號仔亦不會再有。

世上只有一個馬勒當拿。(Getty Images)

【馬勒當拿1986世界盃一戰成名】(按圖重溫)

+3
+3
+3

染上毒癮令生涯急滑坡

馬勒當拿從來都是魔鬼與天使的混合體,球技超凡,爭議亦不斷。他被指在巴塞隆拿時代開始染上毒癮,效力拿玻里時仍定期吸食可卡因,並在一次藥檢肥佬後被禁賽15個月,1992年黯然離開拿玻里。他轉投西維爾一年,之後回到阿根廷先效力紐維爾舊生隊,最後重返小保加踢至1997年掛靴。

退役後曾執教阿根廷國家隊在內多支球隊,未有任何成績,並曾多次出現不同健康問題,甚至性命垂危。養尊處優身型暴漲,死過翻生後決意減磅,一度保持中等身材,惟離世前再次出現發福跡象,並再次需要入院治理。本月初他成功進行腦部手術,清除腦中血塊,不料出院後兩星期在家中突然心臟病發,最終證實不治,終年60歲。

馬勒當拿是性情中人,在球場內表現驚天動地,球場外敢作敢為,他在場邊睇波的「表情包」一籮筐,又常常發表令人哭笑不得的「偉論」。無論你是否喜歡馬勒當拿,也不能否定他對足球的無比熱愛。現代足球逐漸失去當年的狂熱與拼勁,感激曾遇見風華正茂的馬勒當拿,沒有他,足球會缺少一點點光芒。

世界球王馬勒當拿家中猝死 本月曾做開腦手術終年60歲

馬勒當拿逝世︱阿根廷全國哀悼3日 眾星悼念 美斯:他是永恆的

【名將哀悼馬勒當拿】(按圖放大)

馬勒當拿猝逝,阿根廷國民十分難過(按圖放大)

+6
+6
+6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