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分析】平治給羅素的考牌戰 沒有咸美頓保達斯仍有得震無得瞓

撰文:趙子晉
出版:更新:

咸美頓突然確診新冠肺炎,距離下個比賽日只剩數天,是平治車隊近日最「頭痕」的問題。平治最終沒有揀選兩名後備車手,反而從威廉士車隊召回青訓的佐治羅素回歸做「替工」。
平治召回佐治羅素的目標,當然不止單單頂替咸美頓的位置,而是為未來作好打算。

「黑帝」咸美頓(Lewis Hamilton)早前穩奪世界冠軍,追平「車神」米高舒密加成為「7屆」,最後兩站前,周二(1日)突然爆出咸美頓確診的消息,篤定無緣本周末同在巴林上演的薩基亞站(Sakhir Grand Prix)。

平治車隊需要「臨急臨忙」找到代替咸美頓的車手,另一車隊Racing Point早前佩雷斯確診時亦有相同經歷,但最大分別是洲份之差——當時是歐洲賽站,如今是亞洲的巴林,並非「急Call」侯根保便能解決的問題。

七屆世界冠軍咸美頓確診 巴林賽前連續3次檢測皆陰性反應

侯根保隨傳隨到頂替肚痛史杜爾 包尾起步竟完成不可能任務

侯根保奔波的一天 代佩雷斯戰英國站 力爭童話式登頒獎台

咸美頓早前確診新冠肺炎,平治車隊需要尋找「咸爺」的替補。(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回顧咸美頓前6次世界冠軍:

+1

平治車手何處尋?隊中有後備車手,問題看似不大,可是平治兩名後備車手雲當(Stoffel Vandoorne)及古鐵雷斯(Esteban Gutiérrez),前者在西班牙華倫西亞試車準備Formula E新賽季,古鐵雷斯周末才在社交網站「曬恩愛」,理論上與女朋友在墨西哥放假,二人各有各忙加上久違F1賽場一段時間,故此未必是最佳選擇。

「A餐B餐揀唔落手」,原來還有「C餐」近在咫尺。平治青訓﹑現任威廉士車手佐治羅素(George Russell)豈不是最佳人選?

當「咸爺」中肺炎消息傳出後,即使外界認為羅素是個不錯的選擇,卻因他是威廉士車手所限,而將他排除在可能之外。平治與威廉士車隊的交情不俗,加上召回自家青訓,難度大大減低,而威廉士則從F2找來英韓混血兒韓世龍(Jack Aitken)取代羅素。

若大家曾觀看Netflix的F1紀錄片《Drive to Survive》,當中一幕正是羅素與平治車隊話事人禾夫(Toto Wolff)同場,禾夫盛讚羅素潛力優厚,是未來的世界冠軍材料,羅素聞言笑說:「咁你要畀我揸平治先得㗎!」現在機會來了,羅素。

佐治羅素與咸美頓同為英國人,羅素數年後能否順利接替咸美頓的位置?(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羅素的「考牌戰」

平治作為一支計算精密的F1車隊,一個決定背後有無數的考量,羅素臨時「升班」,除了做「替工」,亦是「考牌戰」。

今年的車手及車隊總冠軍早已塵埃落定,平治再度囊括兩項錦標,不過車隊「大佬」禾夫已在放眼將來,為車隊的未來作好打算。一對平治車手已年過30,咸美頓即將在明年初踏入36歲,倘若「咸爺」明年再奪總冠軍,或以「8屆」身份急流勇退。保達斯與平治的合約在2021年屆滿,而羅素明年繼續效力威廉士,有望2022年正式「升班」。

咸美頓與保達斯已年過30,平治已為未來的車手組合作打算。(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如佐治羅素的一眾年輕車手即將接班,在他們正式成為平治車手前,提供一個「試水溫」的機會,總好過在擔大旗時才「中伏」。若平治車隊暫時撇開分站成績不理,今站中可以滿足幾個願望。

平治年輕車手欠缺機會展身手,即使平治不時將車手「外借」到其他車隊,卻鮮有像紅牛的加斯利及艾邦般的車手可以升上「大牛」,正如韋蘭(Pascal Wehrlein)及奧干(Esteban Ocon)等不到代表平治便離隊了。佐治羅素是平治回歸F1以來,首名青訓車手可以真正為「黑箭」出戰。

羅素臨時成為平治車手,早前已穿上平治T恤研究賽道。(Getty Images)

保達斯能否留隊關鍵一站

禾夫曾指羅素是平治的「重大資產」,若果平治認定他是未來接班人的話,提早讓他體驗平治的運作未嘗不可,假若在今站取得成功的話,羅素大有機會奠定平治未來的一席。

臨時提升羅素,對另一車房的保達斯亦增添不少壓力,事關可能成為續約與否的關鍵。保達斯一直活在咸美頓的陰影下,如今「咸爺」缺陣,以保達斯對戰車的熟悉程度,今站理應輕鬆取勝。不過,若羅素今仗複製咸美頓的強勢擊倒保達斯,證明了不是人家的問題,而是保達斯自己的問題,屆時保達斯將難辭其咎。

保達斯一直活在咸美頓的陰影下,若果今站繼續不敵羅素,他將難辭其咎。(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佐治羅素早年連奪GP3及F2世界冠軍,潛力無庸置疑,升上F1只能效力威廉士,屢次與分數擦身而過,至今連續36站仍未「開齋」取分,是史上第3長時間沒有分數落袋的車手。畢竟威廉士戰車的戰力算得上是包尾大幡,終於得償所願,更坐在最強的「黑箭」上,正是大展身手的好時機,有望順道終止上述尷尬紀錄。

「食得鹹魚抵得渴」,坐在平治戰車上,羅素不再是榜尾分子,而是三甲,甚至分站冠軍的競爭者之一,這個另類心理壓力,加上他一直希望一吐烏氣之下,會否令他急於取得好成績而再度重犯在意大利伊莫娜站的低級犯錯?相信會成為他今站最大考驗。

佐治羅素低級失誤炒車退賽 頹爆在場邊欲哭無淚

佐治羅素頹然地坐在草地上,不用言語也感受到他的失落。(Twitter截圖)

羅素做「替工」,換個角度想其實「無嘢輸」,該名前F2世界冠軍對威廉士戰車相當熟悉,短時間亦難以適應平治戰車,即使今站「無貨交」仍屬非戰之罪。就算有犯錯,羅素日後仍然有大把機會為自己平反。

如此一來,羅素如能放開懷抱放手一博,今站說不定會有驚喜,將壓力送向保達斯一方。

羅素早前試坐平治戰車,喜悅之情不言而喻。(Twitter截圖)

巴林站前十:

+5

F1車隊積分榜:

+5

F1最後2站賽程(按圖放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