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陳浩源為傷殘運動員闢新路 盼政府為奧運港將另設隔離營

撰文:葉詩敏
出版:更新:

疫情陰霾籠罩下市道持續低迷,世界排名第2的輪椅羽毛球港將陳浩源(Daniel)喜獲知名運動品牌贊助,他直言品牌的信任和挑選裝備自由度,讓他作為傷殘運動員感到被重視,「存在感」讓他更有信心代表香港作賽。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有國際運動品牌在本地運動員的贊助合約屆滿後不再續約,部分僅保留少數本地最頂級運動員的贊助。不過亦有品牌逆市而行,一批羽毛球運動員喜獲adidas贊助,除了香港輪椅羽毛球「一哥」陳浩源以及港將譚進希,還有湯堅信、盧舒庭、胡凱晴與黃樂然等青少年羽毛球員,期望能把羽毛球運動普及化。

陳浩源在疫情下獲贊助商支持,他坦言除了待遇外,把羽毛球普及化的理念與贊助商一致。(葉詩敏攝)

羽毛球首次獲列入2020東京殘疾人士奧運項目,陳浩源坦言,去年開始試用該品牌裝備,由於2020年本來是東京奧運舉行的年份,他身邊不少人都認為在「奧運年」才轉換贊助商是大膽決定。「因為我需要時間去適應產品,但品牌給我很大自由度,除了能就自己需要選擇任何裝備外,也給我很長時間去適應和試用,合作上是舒服很多。」

他直言本身傷殘運動員是自生自滅的機制,僅靠人工和福利去完成運動生涯,能有知名商業品牌帶頭支持傷殘運動員是好事。

延伸閱讀:

陳浩源坦言同是高水平運動員,傷殘運動員待遇總追不上健全的世界級選手。(資料圖片)

輪椅運動員裝備有別 贊助商自由度感被重視

陳浩源指,傷殘運動員、特別是輪椅運動員的裝備有所不同,例如球鞋不能太厚底,上衣也會較容易磨爛,「以往經驗是贊助商會有一套標準的裝備,不能按個人所需改動,即使獲贊助都需額外買裝備去配合訓練。」他坦言現在贊助商能理解和給予自己真正需要,對於一名運動員甚至傷殘運動員來說,這種「存在感」讓他增添自信。

「羽毛球隊有過不同的公司贊助,但他們未必會把你當成一線的國際級運動員對待,即使我們傷殘羽毛球隊的成績一向都很好,除我以外還有兩名侏儒組別球手,他們都是世界冠軍,但我們的待遇總追不上健全的世界選手。」陳浩源認為贊助商給予的重視度,對運動員是不可缺少的支持,讓他更有自信代表香港衝擊和出戰奧運。贊助商除了物資和金錢外,同時支持他對羽毛球普及化的理念。

此外,他在記者會上表示,作為十大傑青與慈善團體董事多了社會責任,亦希望能幫助更多弱勢社群如少數族裔等,將向基層家庭提供免費羽毛球班。

贊助商不只支持星級球手,更希望推動精英體育項目普及化。(葉詩敏攝)

隔離21天政策憂影響狀態 或避戰杜拜賽

東京殘奧會延期一年,36歲的陳浩源自言對奧運能在今年成功舉辦有信心,「前陣子看到國際奧委會的參賽手冊,愈多細節意味意味成事機會愈大,只能拍掌不能歡呼等,相信這會是最安靜的一屆奧運會,但作為運動員,能夠如期舉辦已很滿足。」他笑言家人早已買了40張門票到現場支持,現在還未退票,「假如屆時閉門作賽,唯有希望全球直播能做好一點,至少家人朋友能在電視上看到最好的畫面。」

混雙組合胡凱晴/黃樂然雖然非港隊代表,仍獲贊助商支持,年僅15歲的胡坦言,獲贊助後會更有動力爭勝。(葉詩敏攝)

他透露明天將會回到解封的體院重投練習,他自言進度比其他對手稍慢,「以我所知,中國隊沒有停過系統訓練,僅是換了練習基地,我還有半年時間追趕進度。」現時世界排名第2的他,奧運積分拋離對手排第3的對手近3倍,由於計分賽只餘1站,他相信東奧席位十拿九穩,因此會再與團隊考慮會否在奧運前出戰餘下比賽,包括3月底的杜拜賽。

「以我年紀,回港後要在酒店隔離21天,加上作為輪椅選手難以像一般運動員般用枕頭、床褥去訓練,如果停訓21天,考慮到我的狀態、體能回復、甚至受傷機會,都會令我卻步。」他笑言假如政府能安排一個隔離營如康樂中心般有運動設備維持訓練、又能像酒店式管理在房中用餐,雖是「痴人說夢」但的確是不少運動員所關心的事,畢竟出外比賽後隔離21天再準備下一個比賽,對運動員維持狀態和發揮水準非好事。

作為十大傑青與慈善團體董事的陳浩源自言多了社會責任,亦希望能幫助更多弱勢社群如少數族裔等,向基層家庭提供免費羽毛球班。(資料圖片)

香港隊至今已獲得30個東京奧運資格、及17個殘奧資格(按圖放大):

+25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