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直擊|窮追半生踏上五環劍道 張小倫:劍擊從未放棄我

撰文:高詩琦 楊宇翹
出版:更新:

勝利的一劍,終究沒有來。連追5分逆轉勝的對手仰天長嘯,張小倫轉身、脫下面罩,落寞地走向劍道暗處的一角。
為了踏上這條印着五環標記的劍道,他花了三分之一的人生去追。
「每次想放棄時,劍擊都沒有放棄我。」就是這樣,經歷了五、六代隊友,他還是留下來;即使輸了,終究對得起自己。
01體育記者 楊宇翹、高詩琦日本直擊

▶▶▶緊貼2020東京奧運 終極追星懶人包

今天是36歲的張小倫人生第一場奧運會比賽,男子花劍64強,對手是德國的辛尼達(Andre Sanita)。12:8、14:10⋯⋯他曾有大好機會,去勝出第一場奧運比賽,但最後還是輸了。

今天這一戰,他以「混亂」形容。賽前,大會沒有替他黏好頭罩內的無線感應器,遮住他的視線,他蹲在劍道旁整理很久;比賽期間斷劍3次;然後到後段一次埋身肉搏又被撞到氣門,一度頭暈窒息。

東京奧運.劍擊|36歲張小倫奧運初登場 首圈憾負德國選手出局

張小倫與對手相撞,一度頭暈窒息。(高詩琦攝)

張小倫與對手埋身肉搏被撞到氣門(按圖放大)

「我一直很享受在大型賽事上,發揮自己的劍擊水準。」這一點絕對看得出來,每一劍得分、每一次握拳怒吼,張小倫都在迸發光芒,這舞台是他苦苦追了三分一人生的夢想,他才不要白過任何一秒。「小時候接觸運動,一直很渴望來到這五環的舞台,自己用了三分一年齡去追這夢想⋯⋯」人人叫他「大師兄」,但只有他才懂這三個字背後的沉重和寂寞,昔日的隊友,「走吓一個、走吓又一個」,不經不覺已有五、六代人,「得返我一個,覺得好寂寞,始終跟(張)家朗、Ryan(蔡俊彥)他們(年紀)也相差了差不多12年。」

張小倫|十六年的三個篇章 捨掉生活只為最可貴的今天

張小倫花了遠超三分一人生,終於踏上奧運舞台。(高詩琦攝)

其實張小倫要追奧運夢,大概遠超三分一人生,2005年加入香港劍擊隊的他,至今已奮鬥16年。但奧運一直是觸不到的,2012年因椎間盤傷患無緣去倫敦、2016年只得張家朗去到里約熱內盧,堅持留下,全因他自覺打過所有運動會和錦標賽,卻獨欠奧運會這個永遠獨一無二的舞台。這大概,也是命運,「但我每次差不多放棄,劍擊也沒放棄我,每次我想放棄,它都給我成績」,張小倫說。

事實上,2016年去不到里約奧運,他本已萌生退意,偏偏同一年竟又讓他站上了亞洲錦標賽頒獎台最高一級。他,還能打。2019年第一個奧運積分賽(世界盃聖彼德保站),香港隊殺入團體決賽,奧運會一直在向他招手、叫他咬牙再堅持。

於是,2021年7月26日,他在幕張展覽館,站上了這條印有五環圖案的劍道。

張小倫首登奧運舞台,可惜首圈憾負出局。(高詩琦攝)
+7

今天是可惜了,但張小倫還是看到希望,「跟32強水平的劍手打,我不是輸1:15、2:15⋯⋯我仲有團體賽,會在團體賽拼盡最後一口氣。我不會因為輸了場比賽而去失落,去不開心,這是很短暫的事,打完後我跟自己說,這只是一個短時間,很快我就能調整心態,過幾天團體賽再站上劍道是,就會換成另一個人,準備好啲器材準備好一切,準備好比賽。」

「即使完了奧運,我還有全運會,比賽不會停止。」口罩之下的成熟臉龐,汗水汨汨而流,眼裏卻是奮鬥16載煉成的不屈,「我仲未死心,我仲可以打。」

「我仲未死心,我仲可以打」,張小倫的劍擊人生還未完結。(高詩琦攝)

【重溫男花三將過往戰績】

+1

重溫女子個人重劍港隊戰績:

江旻憓旗開得勝 32強力克秘魯劍手晉級

江旻憓輕取波蘭劍手闖8強 創香港劍擊奧運歷史

江旻憓憾負俄羅斯小將8強止步 仍創港隊歷史最佳

江旻憓出局三次道歉 微笑劍后強忍淚水向港人許諾

劍擊男神張家朗的另一面:

+3

花劍大師兄張小倫瘋狂騷肌:

+4

▶▶▶十個搜尋器關鍵字 看你必需知道的奧運十件事

▶▶▶頂級明星逐個捉 今屆不能錯過的沙場老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