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國民黨副秘張雅屏:韓國瑜已廢 侯友宜或接班2024

最後更新日期:

國民黨自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慘敗後百廢待興,究竟未來藍軍共主花落誰家?是多數藍軍支持者好奇的問題。對此,國民黨前副秘書長、前組織發展委員會主委張雅屏接受《多維新聞》專訪時表示,高雄市長韓國瑜一旦被罷免後,再起之路已廢,至於現任黨主席江啟臣用人格局有限,面對藍營支持者因罷韓而生的怒火,該如何擺平,有待檢驗。放眼2024年台灣總統大選,可期待的對象包括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以及新北市長侯友宜,但朱立倫投機形象顯著,侯友宜若2022年連任市長後,直攻2024年的大位,沒有不行的道理。

前國民黨副秘書長張雅屏接受專訪指出韓國瑜已廢。(洪嘉徽/多維新聞)

少主中興有礙

江啟臣以少主之姿登上國民黨主席寶座,一度顯示一番改革新氣象,但對長期負責國民黨組織發展工作的張雅屏而言,卻不怎麼看好。張雅屏直言,國民黨中央現在的人事佈局是不行的,例如台北市議員羅智強屬於文宣型的戰將,卻分派到革命實踐研究院擔任院長。其實革實院是一個辦理黨內訓練,研究黨內論述的地方,待在那裡要沉得住氣、忍得住寂寞。然而國民黨卻把一個拋頭露面的戰將放進一個窩裡,難不成要他悶死?羅智強確實是人才,但位置卻錯置。

江啟臣就職國民黨主席時未提及九二共識。(中央社)

至於基層組織發展方面,江啟臣派任前高雄市社會局長葉壽山擔綱國民黨組織發展委員會主委。張雅屏認為,葉壽山本身條件不錯,也一度是馬英九有意進一步栽培的對象,但細數葉的經歷,歷任屏東市長、高雄市社會局長,但這樣的職務,能有全台等級的能量嗎?認識各縣市主要人士嗎?張雅屏說,答案恐怕沒有。張雅屏直言,葉壽山是很不像組發會主委的主委,彷彿誰坐上了這個位置,就懂得怎麼操盤,可是事實上,組發會的工作並不是如此。

張雅屏表示,江啟臣的用人布局,很明顯以自己交好而任用,而非此人適任職務與否,綜觀整個國民黨副秘書長群,也幾乎如此。「江啟臣的布局,感覺起來是打造自己的小圈圈,或是在不自覺中,只能找到自己人來幫忙。」

張雅屏認為,江啟臣的用人布局,很明顯以自己交好而任用,而非此人適任職務與否,綜觀整個國民黨副秘書長群,也幾乎如此。(洪嘉徽/多維新聞)

張雅屏直指,從格局來看,若拿江啟臣的國民黨中央人事布局,和國民黨執政的各縣市府小內閣比一比,理論上,國民黨中央作為中央級的組織,格局應該最高,但經過檢視會發現,江啟臣的黨中央人事布局不僅沒有比較好,而且還差了些,張雅屏斷言,將來有一天,江啟臣的國民黨中央會叫不動地方諸侯。

儘管如此,張雅屏也稍稍替江啟臣的布局問題緩頰,他說,為了平衡黨中央人事盡是與江啟臣交好的形象,江也特地找來政治大學外交系副教授黃奎博加入副秘書長群,而黃奎博確實是具有功能性的人,專長為對美關係。

罷韓後市看淡

至於江啟臣任內最大的考驗,莫過於正在高雄市上演的罷韓大戲。對此,張雅屏用了一個「慘」字來形容國民黨的處境。張雅屏指出,國民黨現在對於反罷韓這件事情,並沒有一個主基調,唯一的共識就是不要刺激對方,但對手在打仗,國民黨卻在避戰,除非城牆夠厚,條件夠好,否則根本撐不住。

張雅屏說,自己對於罷韓是很悲觀的,通過的機率非常非常高,假如最後過了,整個國民黨該如何面對韓國瑜被罷免過後,自家支持者對國民黨護航不力的反彈?「七月之後的國民黨該怎麼領導,這是一個大問題。」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中)3月15日率立法院黨團總召林為洲(左)、書記長蔣萬安(右2)等人南下,與高雄市長韓國瑜(左2)闢室會談近一小時,以行動力挺韓國瑜。(中央社)

同時,也因為江啟臣上任後,看似有意放棄國民黨原本的路線,並朝民進黨的方向修正,這令人納悶,這樣的國民黨是否搞錯了改革方向?張雅屏認為,假如看不清楚問題,又要怎麼找到答案?如果國民黨只以為,黨內論述已不符合潮流,那這反而是大錯,「因為潮流是會變動的。」

張雅屏說,政黨的責任並不是跟著潮流走,反而要有一定的掌舵能力,告訴大家該往哪裡走,並吸引更多人加入自身的團隊、系統,而不是看哪裡人多就往哪裡跑,否則跑進去之後一定會傻眼,因為身邊都是別人,沒有自己人。

張雅屏強調,坦白講,有時候同樣的言語,從一介立法委員的口中說出,對比從國民黨主席的口中說出,高度是完全不一樣的層級,假如江啟臣只是想利用黨主席的位置,未來恐怕很難走下去。

接班人選浮現

至於2024年台灣總統大選,國民黨可能由哪些人出面領導參選?對於此議題,張雅屏不假思索,立刻就說出朱立倫及侯友宜的名字。不過張雅屏分析,朱立倫在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後期,開始投身輔選韓國瑜,本來還想透過這樣的過程修補與各方的關係,一度又展現出未來發展的可能性,但朱立倫後來又開始閃躲,未參與本次國民黨主席補選,假如朱立倫仍老是一副左閃右躲的樣子,那朱的投機形象將得到確立,並不利下次再爭取大位。

在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競選期間,韓國瑜(右)、侯友宜(中)及朱立倫(左)留下難得同台的畫面,然而在未來的接班路上,三人很可能是彼此的競爭對手。(中央社)

張雅屏指出,被視為期中選舉的2022年台灣縣市首長改選,縣市首長及地方議員的戰果,都會直接影響黨內組織系統,整個國民黨系統能剩多少下來,很快便能知曉。對侯友宜而言,2022年能否連任,幾乎就決定了侯能否更上層樓,「2022選完再選2024,沒有不行的道理。」

張雅屏分析,韓國瑜在罷免議題上已屈居下風,很有可能遭遇罷免,「大概已經廢了」,其他國民黨非縣市首長的重要人物,或是重要人物的第二代,幾乎也都沒了,連吳志揚(國民黨前主席吳伯雄之子)也是一副癱掉的樣子,以諸侯角度而言,侯友宜是最有可能做這件事情的(直攻2024台灣總統大選)。

不過侯友宜儘管有一定的優勢,但若出戰大位,也並非全然沒有挑戰。張雅屏對此表示,侯友宜的優點在,他沒有國民黨傳統的權貴色彩,但侯需要克服的最大議題,就是曾經被民進黨陳水扁政府重用的經歷。假如侯友宜能充分發揮自己的功力,展現親民大叔的特質,或許能淡化扁政府出身的色彩,讓人感受到自己別於民進黨,同時也要增加與國民黨系統的「共生感」,不要被藍軍視為一個「國民黨籍的陌生人」。

儘管備受外界看好,但目前光就侯友宜的動作而言,似乎仍未展現出更上層樓的野心上。張雅屏坦言,目前並沒看到侯團隊對2024有所布局,也許是想先爭取連任成功,但是.如果毫不準備其實是不智的。張雅屏舉例,當時馬英九連任台北市長後,便成立了新台灣人文教基金會,針對全台大專院校辦理營隊,當然不是玩開心的,假如侯友宜完全都沒準備,很有可能會來不及。

張雅屏也對侯喊話,他認為沒必要這麼彆彆扭扭,侯友宜現在看事情的角度,其實就可以多從國政角度出發,其實侯對本次新冠肺炎防疫也做了很多事,大可多拿出來講,畢竟超前部屬的不是只有民進黨而已,何況民進黨都只做一分,然後講成十分,國民黨都已經在野了,若仍「為善不欲人知」,又死有何辜?

(多维新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