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營長者喝高粱?綠營平民喝啤酒? 台調查揭酒桌上的台灣政壇

撰文:衛城
出版:更新:

台灣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近日公佈一項線上問卷調查,其Pollcracy Lab 線上調查實驗室實際訪問完成2,089 個有效樣本,針對了疫情期間蔡英文政府與官員的施政作為、疫情對家庭經濟影響,乃至支持普篩與否,以及個人對於施打「中國疫苗」、由上海復星代理BNT疫苗的施打意願等進行了多項調查,整份調查報告長達109頁。
有趣的是,在問卷最後,一則天外飛來一筆提問「請問您最常喝什麼酒?」,竟意外反映了民進黨、國民黨、民眾黨、時代力量等台灣主要政黨支持者的屬性樣貌。

關於台灣人最常喝的酒品項目,該問題提示了包含啤酒、紅白葡萄酒、威士忌、高粱、白蘭地、花式調酒(含水果酒、梅酒)、清酒(含燒酒、小米酒),以及藥酒補酒等選項,結果顯示,啤酒勇冠各政黨支持者與中立選民的喜愛,取得了近半與過半常喝的首選酒品;而紅白葡萄酒、威士忌受藍綠兩黨和民眾黨支持者的喜好程度相差不多,至於高粱和花式調酒則各自異軍突起,分別受到國民黨與時代力量支持者的特別青睞。剩下的白蘭地、清酒與藥酒在有限的樣本調查中,皆佔據不到1%敬陪末座。

台灣政大選研中心長年進行台灣各式政治民調,最新一份報告包含以「最常喝的酒」為題,為各政黨支持者的「嗜酒性」劃出了難得可見的分類。(台灣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COVID-19網路調查資料報告)

飲酒人的政治調查

酒文化,即是酒在人們的生產生活中流通產生的一個文化現象,古今中外皆然,對不同種族、相異族羣階層,以致不同文化有着不同的意義——經常性重複的行為,隱藏在口腹之慾底下,都存在着不同身份間成就集體與進而分殊的條理。

以政大此回突如其來,以飲酒偏好對應個人政黨支持為例,重點並不在於區分價格高下與品味優劣,而在於兩點:支持者飲酒偏好與政黨偏好的集體性代表了什麼?又相異於其他政黨,乃至於中立選民而言,此間相差的距離又具有多大的社會意義?

現代許多社交與宴會場合,都免不了飲酒助興,回看人類歷史,飲酒亦有其高雅的一面,無數詩作都與酒有關,就連使用的酒器(如青銅器)也被賦予政治與社會階級的象徵意義。注:飲酒過量,有害健康。(Gettyimages)

台灣政黨政治明面上是民進黨與國民黨兩大政黨代表競爭,背後實際隱含着統獨、認同、省籍、南北、階級等各類分化的符碼,就政治刻板的角度看,黨外運動起家的民進黨,其吸引的支持者多傾獨、台灣本土認同強烈、閩南籍、政治勢力強於南部,以及相對於資本家,而受藍領階級歡迎;另一方面,傳統上,國民黨則因國府播遷之故,有着濃厚的「外省味」、仕紳味,又過去長年執政掌握資源,資本統合的結果,以往以吸引資本階級與現今所謂「小資」、求穩的中產階級為主。

當然,隨着晚近台灣政治發展,統獨意向與世代價值漸進成為了劃分藍綠的新邊界,中產階級擺盪其中,致兩大陣營分庭抗禮,但不容否認的是,不論是統獨還是世代差,都與傳統理解的兩黨支持組成存在一衣帶水的連結。

啤酒俗民人人愛

首先就啤酒來説,從裝罐到價格,從酒精濃度到飲用場所的普適門檻,啤酒無疑都是最親民的一個選項,幾可謂俗民,也最為大眾。這反映在各政黨支持者的回答中完全不讓人意外,偏好度皆有近五成之譜,其中尤以接地、草根性強烈著稱的時代力量(67.4%)與民進黨(54.1%)支持者為盛。

精釀啤酒最早出現在1970年代,當時英美出現不少小型釀酒廠與家庭式釀酒廠,相較於產量多、規模大的大眾啤酒品牌,這些小廠依照喜好,釀出氣味與材料都別有風格的手工啤酒而受人喜愛,如今在兩岸皆是流行。(GettyImages)

時代力量有夠年輕

其次,在餐飲社交經驗中,有着相對價格門檻的紅白葡萄酒、威士忌、高粱等酒,唯有時代力量的支持者特別脱隊於其他政黨,答覆最常喝紅白葡萄酒的比例僅有13%,約略為其他政黨支持者與中立者的一半,在更具成熟社交所使用的威士忌一項,僅有2.2%,為其他政黨支持者與中立者的五分之一。反觀時代力量在啤酒偏好之後,以花式調酒(17.4%)居次,這樣的消費樣態非常充分顯示出一件事,時代力量的支持者有夠年輕,同時也暗示着,時代力量的支持者可能也只有年輕人,有其侷限性。

應運太陽花學運而起的時代力量,草創時期的黨內骨幹,多以彼時的學運參與者為主,相對其他政黨,組成年輕也沒有包袱,但後期流於議題炒作與缺少意識中心思想而日漸分崩離析。(多維新聞)

國民黨「防老」是真的?

與此同時,高粱酒作為台灣知名的白酒,在普遍的作答中,兩大綠營政黨皆以不到1%的比例為其答覆,而國民黨異軍突起有着10.3%的偏好度,而中立者則有4.7%。儘管類似於高粱的白酒(中國燒酒),如貴州茅台、山西汾酒、瀘州老窖、安徽古井貢酒等,在中國大陸是十分普遍也經常喝的酒品,也不太具有飲用年齡上的差異,但在台灣的生活經驗中,或因其香型口感,高粱酒多見於長輩的宴席間,而少見於年輕人間的日常餐飲。反映在政黨政治現實,國民黨近年不論由誰主掌黨中央,始終都想要讓黨「年輕化」、告別「暮氣沉沉」,此於高粱酒一項或見端倪。

2018年12月10日,世博會在中國吉林長春舉辦城市系列茅台酒。(VCG)

民眾黨「最中立」

最後,以台北市長柯文哲為領導中心的民眾黨亦有其獨特之處,儘管民眾黨支持者在各酒項的偏好數值並不若國民黨、時代力量於個別項上有着獨秀的情況,但綜合民眾黨每一項的調查結果,幾乎最接近於無政黨傾向的中立者答案。諸如啤酒項只差1.5%、紅白葡萄酒項只差2.1%、高粱項只差2.3%,於年輕人最熱衷的花式調酒項,更是隻差0.1%。不在有暗示資本規模的階層以及新老世代差異表現突出的民眾黨,各項普及且貼近於中立者的樣態,無疑是柯文哲始終以「第三勢力」自居、政治號召「不藍不綠」的最佳結果。

台北市長柯文哲具有獨特的個人魅力,但從政黨發展的角度看,其創立的民眾黨是否能擺脱「一人政黨」,依舊有待檢證。(中央社)

儘管政治大學針對這份網路問卷設計,明白揭示了訪問對象系以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歷次電訪案中彙集而成之受訪者資料庫為基礎,並在電話訪問當中,經詢問是否參與網路民意調查蒐集而來,同時也不否認否願意參與網路調查則有其自願性。但機構也引述過往研究發現,認為這種以電話調查蒐集的受訪者資料庫,雖然各項特徵仍和母體有差距,但整體偏誤仍較全然的自願樣本來得小很多,依舊可被視為是「類概率樣本」而有其參考性。

一如人類學經常的研究,諸如禮俗、烹飪、菜餚與階級的討論多有,一個社會出現的飲食消費差異,與他們的社會經濟結構差異始終聯繫在一起,存在了文化,也揉雜了統治,政大選研中心這次調查了政黨支持者最常喝什麼酒,看似無厘頭,實則體現了台灣酒桌上的政治與社會縮影而富有饒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