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傳裁員|本港航空界「獨子」 不應再被「溺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傳國泰航空將大幅裁員逾千人,相信並非「突然」。新冠肺炎疫情以來,環球旅遊和商務往來幾乎停擺,令航空業深陷經營困境,曾於7月獲政府注資273億元「救亡」的國泰,早前也已宣布放棄申請次輪「保就業」計劃,相信是為裁減人手鋪路。然而,儘管國泰集團以香港為基地、有逾8成香港僱員,但他們大多從事相對低薪的服務和維修工種,例如只有不足兩成的本地機師——無論國泰是統一裁減全球員工,抑或只裁減本地尤其基層職員,這在道義上絕對說不過去——際此艱難時期,特區政府與國泰集團更應盡力保障香港市民就業。

被犧牲的總是本地基層

國泰集團在全球合共聘用3.3萬人,當中有逾8成是香港僱員,即有約2.76萬人,比去年底減少約1200人。表明不會申請次輪保就業計劃的國泰航空和轄下國泰港龍航空合共佔約2.1萬人,而其他附屬公司如香港快運、華民航空、國泰航空貨運站則會提出申請。不參與「保就業」,意味不會承諾不裁員,難免令全員人心惶惶;加上近日社交媒體瘋傳裁員計劃,指400名國泰城員工及700位機師將被解僱,另有所謂專家分析指國泰可能參考環球航空公司裁減約兩成人手(即5520人)云云——雖未經查證,但也再次將裁員恐慌推向高峰。

現時國泰、港龍等本地航空公司花費大量成本和時間培養機師和航空技術人員。(資料圖片)

全球航空公司深陷經營困境,相信以裁員節流或在所難免。問題是,向來蒙受特區政府「寵愛」、得以在香港獨大的航空集團,儘管全球3.3萬名員工當中有逾8成來自香港,但他們大多從事相對低薪的服務和維修工種——以平均月入約6萬元的飛機師為例,國泰轄下約4000名機師當中,只有不足兩成(即不夠800人)是香港人,即有逾八成是外籍機師,也就是說,假如國泰每月需要支付2.4億元機師月薪,當中只有4800萬元落入香港機師口袋;反觀國泰那數千名由本地員工從事的機艙服務職位,平均月薪卻只有約1.6萬元——可以相信,不少從事較低技術的服務人員,可能會率先被國泰裁走;然而,國泰在三個月前剛獲特區政府破格注資273億元「救亡」,又在首輪「保就業」計劃當中領取近7億元政府津貼,假如國泰只向本地尤其基層員工開刀,這無疑是用香港納稅人的錢來「續」外國職員的「命」,即使國泰可能以統一比例或標準裁減全球職員,在道義上同樣說不過去。

作為以香港為基地的全球最大航空公司之一,際此艱難時期,國泰和港府著實有責任優先保障本地員工就業,而非把多年來為國泰盡心盡力打拼的香港人推向水深火熱!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副教授莊太量便認為,國泰可先解僱一些資深或薪金高的員工如機師,盡量壓縮受影響的員工數量;中大商學院高級講師李兆波也提出相似建議,並指部份外籍員工薪酬較高,可納入考慮名單,也可在管理層進行「瘦身」,削減高薪而可有可無的職位。

國泰之所以能夠壟斷香港航空業市場,源於港英時期殖民政府與英資財團千絲萬縷的利益瓜葛。(資料圖片)

國泰影響香港航空產業命脈

眾所周知,國泰之所以能夠壟斷香港航空業市場,源於港英時期殖民政府與英資財團千絲萬縷的利益瓜葛,但這不但令國泰不思進取,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本港航空產業的發展,繼而造成惡性循環,令香港國際機場和本地航空公司積弱。為什麼說香港航空命脈與國泰航空息息相關?近年隨珠三角地區經濟迅速增長,區內地緣距離與香港相近的廣州機場、深圳機場、珠海機場和澳門機場也相繼抬頭,並與香港出現定位重疊的惡性競爭——以這五大機場的客運和貨運吞吐量比率為例,在2005年,香港可謂一枝獨秀,分佔47.5%和72.3%,廣州是27.6%和12.8%,深圳為19%和10.6%,澳門有5%和4.3%,珠海是0.82%和0%;但到了2018年,香港已經減少至35%和60.9%,而廣州則增加至32.8%和23.6%,深圳也提升至23.1%和14.5%,三者大致呈現三分之下之勢,可見其他機場勢頭強勁,香港則不如往昔。

有鑑於此,曾有民航學者提議這五大機場組成利益共同體,以統一市場資源,作更有效的分配,達致多方共贏。而其中一個可行方案,便是由香港機場與深圳機場分工以營運管理合約、收購合併或股權互換等方式合作,再於香港機場與深圳機場之間興建一條只需20分鐘便可往來的西部通道機場快軌,並由一間沒有英資背景的香港航空公司與深圳方面合資組成以深圳為基地的全新航空公司,以更好承接區內乘客乘搭內地航線和到香港轉乘國際航線的市場——然而,有關構思最後無疾而終,盛傳曾經受到本地最大航空公司的極力阻撓。

而香港更應該統領四地機場的資源,打造世界級的航空專才培訓基地。(《衝上雲霄》劇照)

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香港錯失與上述四大機場合作的機會,自然也無法洞悉區內航空產業的戰略部署和龐大收益。正如《香港01》曾於《港深珠澳機場一體化不是夢》中提出,粵港澳大灣區的人均出行次數只有3.28次,遠低於紐約大都市區的13.76次和倫敦大都市區的16.16次,而由於廣州機場已經自成一套前景可觀的發展規律,香港絕對應該主動爭取與深圳、澳門和珠海機場組成大灣區內的中心機場,分別主打國際航線、國內航班、公務機樞紐、以及貨運中心,而香港更應該統領四地機場的資源,打造世界級的航空專才培訓基地——是想像,假如每年有大量經香港培訓的本地機師注入這個需求極大的市場,以香港為基地的國泰,根本無須斥巨資聘請數千名外籍機師,而可讓無數港產「Sam哥」衝上雲霄。

然而,如果港府仍然無動於衷,甚至繼續無底線「溺愛」國泰,換來的恐怕又是「過橋抽板」般的傷害!

更多《香港01》深度報道文章︰

【深度】最低工資「凍薪」 誰來體察基層市民之苦?

【深度】明日大嶼或翻生 盡顯港府三大無能

【深度】從港英到特區 香港享有「三權分立」嗎?

【工業意外・深度】人命只值幾萬元?條例落後30年 工傷難追究

網上學習・深度|基層學生學習難 為何政府資助未能對症下藥?

【抗疫基金・深度】第二輪保就業 為何政府總是重複犯錯?

【抗疫基金・深度】新加坡派錢保就業 香港企業錢照收人照炒?

【新冠肺炎.深度】為什麼香港必須力爭「清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