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產前董事長戈恩成功潛逃卻充滿謎團 日本顏面何存?

撰文:歐敬洛
出版:更新:

日產前董事長戈恩潛逃黎巴嫩,震驚日本。因為包括檢察機關、法務省、外務省、政府各個部門連同戈恩的律師團隊都不知情。戈恩在理應是受到監視之下,卻神奇地能夠乘搭飛機離開,日本到底在做什麼?

戈恩代表律師弘中惇一郎指,他自己亦對戈恩潛逃感到震驚。(Reuters)

戈恩被捕不是普通案件

戈恩的案件不是單純的刑事案。戈恩是日產汽車的救命恩人,他在上世紀90年代大刀闊斧改革,成功讓陷於破產邊緣的日產汽車起死回生,撐過了泡沫經濟爆破年代。他的經歷被改篇成漫畫,他的經營成為企業模範,戈恩的傳奇備受日本人讚頌。

因此當一個英雄突然變成罪人,被控以挪用公款、非法投資等罪名被捕時,為世界之震撼。在他被捕後,世界的焦點落在他對日本司法制度的控訴,日本當局透過重覆逮捕方式,一度阻止戈恩保釋。他的妻子指責日本的司法是「人質司法」,稱戈恩每天在拘留所被盤問4個小時:「檢察官會審問他、恫嚇他、指責他、以說服他認罪」,盤問期間不准律師同席。

戈恩被捕成為全球新聞,但同時有部分媒體質疑日本司法制度問題,甚至質疑日產汽車的陰謀。(Reuters)

放棄逾億保釋金

日本司法刑事定罪率高達99%,意味戈恩案件在日本開庭幾乎肯定被判有罪,以戈恩的各項罪名,足夠讓他坐牢渡過餘生。戈恩的案件非同小可,他所委託的律師團隊,有「無罪大狀」之稱的著名律師弘中惇一郎,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說服法官,以15億日圓(約1億港元)的保釋金和各種附加條件讓戈恩保釋。

然而,戈恩就在監視下突然消失,且根據日本傳媒的報道,包括檢察機關、法務省、外務省、政府各個部門連同戈恩的律師團隊都全不知情。戈恩居住在東京港區的住所在2019年12月31日大廳開着燈,拍門無人回應。

戈恩逃亡的疑問:日本在做什麼?

戈恩到底使用了什麼方法逃走無人得知,黎巴嫩電視台所稱的「躲在樂器箱」的方法已由他妻子否認。而根據全球的飛機紀錄系統,戈恩最有可能逃亡的途徑是乘搭29日晚從大阪關西機場出發,前往土耳其的商務客機。該飛機在降落土耳其半小時後隨即起飛,前往黎巴嫩首都貝魯特。

在這裏有很多疑問:戈恩的護照早已被沒收,意味戈恩不太可能以正常途徑離境,日本亦沒有其出境紀錄。戈恩雖然被允許離家,但從東京前往大阪車程接近6小時(新幹線為3小時),他是如何逃避監視,下午從東京坐車前往大阪仍是未知之數。

戈恩在首次保釋後隨即被捕再送入拘留所,讓他無法出席原定4月舉行的記者會。(Reuters)

還有戈恩是如何「假扮他人」,成功騙過海關檢查讓他出境。據黎巴嫩發言人表示,戈恩是持法國護照「合法入境」,意味戈恩所攜護照很大機會是假護照,戈恩的逃跑背後有組織計劃進行。

一名疑犯能否保釋的關鍵,是他的潛逃機會有多少。戈恩的潛逃正好向日本司法系統賞了一把掌,不僅被指司法不公,還被證明判斷錯誤。

戈恩同時挑戰了日本的警察及海關部門,一名保釋金逾億的高調重犯成功搭乘飛機潛逃,日本監控保釋疑犯的能力備受質疑。

更甚的是若戈恩真的犯罪,他的逃跑會令調查陷入障礙,戈恩是否真的如日產指控或許無從知曉,案件或許因此陷入停滯。

更多的今後影響

日本可向黎巴嫩提出要求,把戈恩引導回國,但因兩國沒有引渡條例,黎巴嫩可能不予理會。法國表示對事件毫不知情,但即管法國與黎巴嫩關係良好,法國亦有不向非歐盟國家引渡罪犯的慣例。

有分析指若戈恩前往法國,將令法國和日本的處境非常尷尬。

法國雷諾(Renult)與日產汽車的關係亦可能因事件變得更難堪,雷諾罷免了其總裁職務,得以與日產保持聯盟,但戈恩的潛逃或進一步衝擊這已變得脆弱的關係。

日本政府未就戈恩潛逃事件作出官方聲明,但可以知道,這會是一個令日本顏面掃地,甚為尷尬的事件。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