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關係:賀錦麗有必要接觸金與正的八個理由|專家有話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拜登(Joe Biden)政府如何重啟美朝對話、推進無核化進程引發外界關注。拜登曾表示他不會和金正恩會晤。那麼,賀錦麗和金與正見面能否促進無核化進程發展?

對於朝鮮領導層而言,核武器就是「萬能寶劍」,它不僅能減少超級大國美國的對朝「軍事選項」,還能讓其在與韓國的軍備競賽中佔據優勢,對內也能引導朝鮮幹部和民眾增強對體制的忠誠。因此,實現朝鮮無核化的任務正如實現印度、巴基斯坦及以色列無核化一樣艱巨。

在最近舉行的朝鮮勞動黨第八次全國大會上,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工作報吿中提出「完成國家核武器建設大業」是2016年勞動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以後在「黨和革命、祖國及人民面前、在後代人民面前樹立的最有歷史意義的民族歷史功績」。金正恩還提出,今後要繼續進行戰術核武器開發和超大型核彈頭生產的目標。他還稱,新的核潛艇設計研究已經結束,處於最終審查階段,軍事偵查衛星的設計也已完成。

但朝鮮因國際社會的超強制裁,經濟發展受到嚴重制約,因此不能排除與美國重啟談判的可能性。金正恩的胞妹、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部長金與正曾在2020年7月10日發表談話並就此事稱,「我們絕不是說不實現無核化,而是明確表示現階段不能實現。想要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就必須和我們一起行動,各方實現多項變化,即同時採取不可逆的重大措施」。這一點值得注意。

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和朝鮮勞動黨中央副部長金與正舉行會晤,被認為是推動朝鮮無核化進程的重要舉措。(左:AP;右:視覺中國)

為了實現無核化這一近乎不可能的目標,拜登在就任總統後應委任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負責對朝協商,並與朝鮮實際的「二號人物」金與正進行談判,其理由如下。

第一,賀錦麗是與總管朝鮮對美政策的金與正打交道的最合適人選。韓國國家情報院曾指出,金與正地位相當於實際的「二把手」,其公共活動及談話也能佐證這一點。

第二,特朗普(Donald Trump)時期美朝首腦會談和實務級會談的教訓迫使拜登政府做出改變。2019年2月河內美朝首腦會談舉行前夕,朝方代表在實務會談中堅稱只有金正恩才能討論無核化問題。最終,雙方在實務會談中無法就朝鮮無核化及美國的相應措施達成一致意見,特朗普和金正恩的首腦會談也以「無協議」吿終。此後,特朗普和金正恩於2019年6月末在板門店再次會晤,並達成重啟實務會談的協議,但在當年10月召開的斯德哥爾摩實務會談中,雙方仍然沒能縮小分歧。因此,拜登政府應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接觸方式中尋求平衡點,並採取新方式推進美國正式的「二號人物」及朝鮮實際上的「二號人物」間的會談,在就朝鮮無核化及國際社會的相應措施進行密切協商的基礎上,舉行首腦會談並發表協議。

2018年2月9日,前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右二曾與金與正共同出席韓國平昌冬奧會。(Getty)

第三,考慮到目前朝鮮領導層中負責核及導彈開發的負責人手握重權、外務省官員地位較低的局面,美國國務院想要通過與幾乎無實權的外務省協商取得實質性成果是很困難的。朝鮮負責核及導彈開發的李秉哲現在擔任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常務委員及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在正式排名中位居第四。而朝鮮外務相李善權的正式排名僅在第30位,比軍部核心幹部低很多。河內美朝首腦會談後,朝方立場代言人、外務省副相崔善姬在最近舉行的勞動黨第八次全國大會上未能當選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委員,而是被降為候補委員。因此,即使外務省幹部再次參與美朝談判,也不太可能忽略反對棄核的軍需工業部及軍方的立場並和美方積極討論無核化問題。為了在與朝鮮的無核化談判中獲得實質性進展,美國有必要讓金與正出現在談判桌上,因其隨時可以與金正恩直接對話。

朝鮮錄播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會議細節,金與正位置顯眼:

+14
+14
+14

第四,賀錦麗若能全權負責對朝政策,美國政府內部將更容易協調各種立場。在特朗普執政時期,由於對朝政策未能充分協調,美國總統、副總統、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國務卿就朝鮮問題各持己見。這也引起了朝鮮對美國協商意圖的質疑,也成為談判很難取得進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拜登政府有必要傳遞出一個信號,那就是主要官員在朝鮮問題上的意見是相互統一的。

第五,若賀錦麗全權負責對朝談判,可以最大減少因美國政權更替而出現的對朝政策空白。由於副總統是由選舉產生的,因此不需要像國務卿那樣舉行人事確認聽證會。因此,在等待內閣成員正式上任的過程中,美國仍可以與韓國就對朝政策方向進行密切協商。

第六,若賀錦麗全權負責美國的無核化談判,可以消除韓方的擔憂,即拜登政府有可能會把朝核問題從其對外政策優先選項中排除。雖然特朗普和金正恩的首腦會談未能促使朝鮮削減核能力,但由於朝鮮停止核試驗及導彈試射、廢棄核試驗場並緩解了美朝間的緊張局勢,韓國政府高度評價美朝首腦會談的作用。韓國統一研究院於2020年11月10日至12月3日實施的輿論調查結果顯示,73%的韓國民眾期待拜登政府上台後重啟美朝首腦會談。但拜登曾在競選總統時強烈批評了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間的首腦會談,韓國民眾擔心在拜登政府上台後,美朝對話是否會降格為實務級水平。

拜登曾稱金正恩為「暴徒」,他將如何處理朝鮮無核化問題引發外界關注。圖為2021年1月27日,拜登在白宮簽署行政命令。(AP)

第七,若賀錦麗全權負責美國的對朝政策,朝鮮也會認為拜登政府重視與朝方的協商。這也能阻止朝鮮繼續推進核試驗或試射導彈等軍事挑釁行動,對拜登政府穩定朝鮮半島局勢也有利。

第八,若賀錦麗能與金與正會面並就朝鮮削弱核能力及國際社會相應措施進行協商,並事先達成協議,那麼拜登和金正恩絕不會舉行毫無成果的首腦會談。即使賀錦麗與金與正不能在第一次見面時就達成協議,也不會像美朝首腦會談破裂那樣給朝鮮領導層造成巨大打擊。這樣一來,朝鮮不會因談判失敗產生太大壓力,更容易接受賀錦麗與金與正舉行會談的提議。

為推動美朝談判取得成功,兩國談判代表獲得重大授權非常重要。引導朝鮮無核化的「意志」固然重要,具有現實性的「戰略」同樣不可忽視。為此,拜登政府有必要通過與韓國、中國政府的密切協商,制定包含朝鮮可接受的階段性無核化(削弱核能力)方案及國際社會採取的同步相應措施等總體構想在內的對朝戰略新報吿。

原標題:《為實現無核化,賀錦麗和金與正有必要舉行高級別會談的八個理由》

作者:美國華盛頓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亞洲項目研究員、韓國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員,鄭成長

譯者:許嘉蕾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