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課@瑜伽】愈逼愈放鬆 緊張大師斗室「伸展」無限空間

撰文:余婉蘭
出版:更新:

雖說劉天明是瑜伽老師,旁人以為他的生活比一般都市人愜意,悠閒。想像他一定常常身處空曠草地,在沒事忙的午後,忘我伸展肢體,過非一般的香港人生活。忙碌好像成為王道,花時間呵護身體,在香港這地方算奢侈玩意,身心分離變得理所當然。但當你知道,劉天明的生活與一般香港人無異,甚至連他日常的身體練習,也在不足百呎空間進行。他是兆基書院副校長,忙校務、忙上課;下班後教瑜伽、進修,混迹人來人往的地鐵車廂或巴士,甚少遠走郊野大自然的他說,他的身體練習場離不開城市。

天明從前在唱片店當過兼職,鍾情各類型音樂,唱片架填滿了斗室,只餘個半身位出入。窗外的聲音有點吵,你卻可在天明冥想時的臉上目睹寧定。(馬熙烈攝)

坐巴士看風景 冥想時刻

天明從前住的屋苑有一面向海,偶有海風,他很喜歡。後來搬上九龍灣地鐵站上蓋屋苑,那一面就變成面向高速公路。每天起牀後及臨睡前,他會在面向高速公路的那扇窗下,盤膝打坐,短短10多分鐘,閉目專注呼吸。兩格瓷磚大小,剛剛好容下他身體的空間,令人印象深刻。天明另外一個冥想練習場地,同樣令人想像不到。「交通工具是最好的練習場地,愈人多擠逼愈好。我喜歡坐巴士,看着大街風景,讓心靜下,進入冥想狀態。」

心理學家Boforbes強調透過瑜伽練習,平衡情緒。(網上圖片)

近年很多權威醫學報告指出,瑜伽、打坐冥想等呼吸練習,有效抵禦壓力,紓緩身體疼痛。天明屬於緊張、情緒高漲類型,見他說話飛快,動作飛快;他說他從前更誇張,時常緊皺眉心,雙肩緊繃,彷彿世上所有事情都比自已慢一拍。天明日常習慣忙碌、幹勁十足,更需要修復、放鬆身體的時刻。

「心理學家Bo Forbes也是瑜伽老師,她對我的啟發好大,教瑜伽不應一味刺激學生,一味促進交感神經系統,令情緒變成fight,fright and flight。反而應多啟動副交感神經系統,令學生rest及digest。即便fight過後,也要休養生息。」天明堆滿唱片的卧室,正是他身體rest及digest的練習場地。

為了安裝空中瑜伽的吊掛,他將卧室內家具重新移位,只為在唱片架與唱片架之間,留有一個長形空間,方便他在吊掛中拉筋伸展。因為卧室空間有限,他多做修復瑜伽,將身體重量完全墜放在裏面,閉目休息。(馬熙烈攝)

從疼痛出發 重新領略自由

天明在孩童時一聽見音樂,手舞足蹈,他最早的身體記憶是關於自由、快樂,超越一切語言的。但一路成長過來,身體成為生活上的難堪和難題,如果如天明所言,身體將他的心意合一,本應是自然、自由,那麼,他成長時期的身體飽受束縛。

「小學五年級我200磅,全級最肥最高,身體成為負累,像個搣不走的記認。到中三,我決心減肥,不吃早午餐,晚餐只吃無落油煮的菜和雞蛋。」然而肥胖只是身體第一個難關,他花了一年時間艱難地減掉,後來那個困擾着他的身體傷痛,卻花了10多年去處理。

天明習慣在家中為勞損的身體按摩。平日用電腦或按手機,手掌所以容易攰,這也是身上的結之一,可藉着按摩將之打開。(馬熙列攝)

「起初是頸背第四節骨突出,處理好後,到膊頭有事了,其後將肩膊、胸都逐一協調修正後。照鏡才發現,腰歪向一側,腰身一邊長,一邊短。」身體像一張地圖,或像軌迹,天明邊說邊按圖比劃,一直指到腰椎。「最後才找出梨狀肌和腰椎是主因,那個部位從來不動聲色,也是一條好少郁動的肌肉。」

「為什麼身體隱藏了這個傷?也很奇怪腰椎傷患怎的走去頸背?」

「我13歲開始學跳土風舞,玩了6年,經常重複蹲高跳起,每次失敗,腰椎就受一次無情力,我一直不知道。身體是整體結構,頸、肩膀、腰及梨狀肌連在一起,當一邊抽緊,另一邊就會遷就,結果腰椎愈收愈緊。」

後來就是一段漫長的尋醫過程,天明說他「試過一萬種方法」,中醫、物理治療、鹽水浮牀、經絡理療、按摩、讀《皇帝內經》,說得出與身體有關的醫法,多古怪的,他都試過。

原來意識夠強,身體的自主度就會高一點,瑜伽是一個自救方法,它像跳舞前的熱身,我覺得韻律、節奏與我的身體有呼應。平時痛的地方可以照顧到它,而緊繃的地方,通過呼吸及伸展,解開束縛。
天明

以自己的痛 相遇別人的痛

正因這頑固而漫長的疼痛經驗,天明涉獵大量與疼痛有關的知識,疼痛並不是單純的醫學問題,當你追問下去,究竟痛是什麼,它有玄機,也有故事。天明常說:「身體反映了你做人的態度。性格影響你行路、工作及社交的姿勢,日積月累成為你身體的問題。」

他學校的教員室除了擺放瑜伽道具,也裝了空中瑜伽的吊掛,學生、老師躲在掛幕中放鬆、休息,你可以想像,是繁忙都市的一楨奇異風景。因為自己的經驗,天明開始為別人解難,以自己的疼痛,進入別人的疼痛當中。「我的按摩老師說,你的手掌又大又暖,容易令別人身體放鬆。我看到自己有好的條件。」

天明像身體醫師,透過按摩為他的同事Jessica找出引致疼痛的原因。Jessica天生緊張,常常收緊、鎖死大腿,平時行路沒有用大腿力,結果容易「拗柴」,引發痛症,當天明按中患處,她痛到嚷嚷大叫。(馬熙烈攝)
除了瑜珈外,Jessica也學習跳現代舞,深知自已常因為緊繃而忘記呼吸,頸項和肩膀位最為硬實,因而lock死了。她從前也上過天明的瑜伽堂,她覺得作為表演者,學習瑜伽讓她了解身體肌肉,甚至一些「騎呢」的穴位,好發展身體的可能性。(馬熙烈攝)

10多年與疼痛共處,藉着按摩、陰瑜伽及大量休息,天明感受到身體真正的放鬆,他是如此形容:「那傷患部位竟像開花一樣,或像撒在章魚丸上的木魚,有擴張的那一秒,非常可愛。」天明的雙手長,掌心大,每每他一伸展,你會驚訝那種延伸,錯覺他的手很長。這也與他在狹小卧室冥想時的寧定很像,身體的邊界彷彿不見了。

如果形容此刻我對身體的感覺,應該是自由、開心及具擴張性。我喜歡感受超越肢體。當伸直你的手,你總能指到再遠點,再遠點,甚至可超越遠方,創造身體邊界以外的力量。
天明
(馬熙烈攝)

人物簡介

劉天明是美國Yoga Alliance註冊瑜伽老師 (E-RYT 200),在他第十三年接觸瑜伽之後,於2010年隨Patrick Creelman完成第一個瑜伽教師200小時訓練課程,其後於2013年完成另一個治療性瑜伽及阿育吠陀的200小時師訓。他對多種身體療法感到興趣,並已學習印度阿育吠陀按摩、中式按摩、Yoga Tune Up Ball Therapy 及 顱骶療法等。他認為瑜伽美麗之處在於身心靈合一,在練習瑜伽的歷程中,他曾多次體驗情緒隨著身體的放鬆而得以抒發,於是他更積極研究瑜伽平衡身心靈的題目,進修有關經絡、脈輪、阿育吠陀等知識。天明身體筆記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