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仁仔創業】矽谷尋隊友 蟄伏舊式工廈度橋 屋企變身員工宿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地金融掛帥,投資銀行從來都處於「職場金字塔」的塔尖,與「高薪厚職」四字劃上等號。保險科技初創OneDegree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郭彥麟,未到30歲已晉身投行研究主管,卻於3年前放棄投行生涯,由中環甲級寫字樓「空降」舊式工廈,投入逾千萬元創業。

但創業不能單靠自己「一支公」,不少人都會找來志同道合的朋友齊齊打天下。Alvin就大爆自己當年靠的只是社交平台LinkedIn的搜索功能,機緣巧合下才在美國矽谷結識了拍檔Alex,順利「埋班」。

然而白手興家要捱是常識,投行出身也無情講。由於資金有限,Alvin唯有讓出家中睡床,令屋企變成「外國員工宿舍」。經過3年多「同一屋簷下」的搏殺,OneDegree已搭建出一個數碼化保險平台,正循保監局「快速通道」申請保險牌照,有望更上一層樓。

OneDegree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郭彥麟,於2015年放棄投行生涯,與拍檔合力進軍保險科技行業。(余俊亮攝)

成立約3年的OneDegree主打全數碼保險平台,賣點是不論投保抑或索償,均可透過其線上平台處理,「吸金」潛力除了與保險公司合作,幕後「發功」推動科技革命外,公司亦正申請數碼保險牌照,推出自家產品。

雖然一切有待「開花結果」,但OneDegree早於去年達成總額2億元的A輪融資,創下本港同類型初創企業的融資紀錄。幕後功臣Alvin訴說創業經過,也有不少「出人意表」。

芝大高材生 未夠30歲成研究主管

步入OneDegree位於觀塘的辦公室,驟眼看來沒有太多「Startup味」,數百呎陳設簡單的空間中,不似一般科網初創擺滿乒乓球桌、遊戲機,辦公室內最鮮明奪目的,只是一張張貼滿玻璃幕牆上、密密麻麻地記下員工「度橋」想法的黃色Memo紙。

乍見記者來到,創辦人郭彥麟(Alvin)笑容滿面,從茶水間旁一個不起眼的座位站起來握手招呼。以「金融才俊」來形容現年36歲的他絕非過譽,事關他出身於猛人輩出的皇仁書院,中學畢業後遠赴美國頂級學府芝加哥大學攻讀經濟學,成為著名經濟學家佛利民(Milton Friedman)的師弟,一直讀到碩士畢業才回流香港。

OneDegree於去年9月達成總值2億元的A輪融資,成為本港未有營利公司中融資額最高的保險科技初創。(余俊亮攝)

及後他「順理成章」,加入投資銀行摩根大通(JP Morgan)任分析師,一做便是12年。期間他「升職快過火箭」,不到30歲就晉身台灣區研究主管及亞太區科技研究主管,麾下有一支約20人的分析師團隊,主力研究亞洲科技行業,在台灣投行圈中頗有名氣。

陪病母最後一段路 醫院萌創業念頭

盡管坐享高薪厚職及「投行光環」,但一次切膚之痛,令Alvin選擇於2015年離開這個「Comfort Zone」。「當時我媽媽有末期癌症,經常出入醫院。」他憶述道,「當時見到好多病人同家屬喺公立醫院等睇病,每日都由下午3點等到夜晚11點。點解佢哋唔去私家醫院?因為如果無買保險,嗰筆醫療費用真係好難負擔。」雖然Alvin後來將媽媽送往私家醫院就醫,但他對於在公院的求診經歷,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Alvin認為,很多人不買醫療保險,不單是因為費用高昂,更由於理賠手續太麻煩,「如果入院無帶索償表格,就要拎返去畀醫生填,之後又要寄信去保險公司,一來一回隨時超過1個月!」陪伴至親走最後一段路的經歷,令他的創業意念,於醫院候診室中暗自萌芽。

本港公立醫院長期爆滿,令陪伴母親就診的Alvin經歷到切膚之痛,並萌生起創業念頭。(資料圖片)

意識到數碼化保險服務的龐大商機,他隨即辭去投行工作,準備尋找創業夥伴,初期靠的只是一個「勇」字。「當時香港根本無人識InsurTech,我唯有上社交平台Linkedin搵,最後只得兩個喺矽谷嘅人有回音。」於是Alvin二話不說,馬上買機票單人匹馬前往美國加州,幾經介紹下結識了當時於保險科技公司任職的技術專才Alex(梁德源)。兩人合夥創辦OneDegree,準備從無至有搭建出一個數碼保險平台,而公司最早期的營運資金,只有Alvin於投行時代儲來的500多萬元。

雲集8國精英 與同事「同一屋簷下」

離開富麗堂皇的中環寫字樓,Alvin與拍檔的首個落腳點,是九龍灣一座樓齡超過70年的舊式工廈。他憶述:「當時辦公室樓下係一間茶餐廳,隔籬鄰舍亦係工業為主,走廊長期都充滿積水,我哋就喺一個400呎單位起家。」創業難免由低做起,無奈更大挑戰卻是來自人才。由於香港FinTech專才有限,公司只能迫於外求。他笑稱,現時公司僅有約30個員工,但就來自多達8個地區,是名符其實的「八國聯軍」。

郭彥麟透露,最初透過Linkedin尋找創業團隊,最終結識拍檔Alex,兩人合作成立OneDegree。(資料圖片)

然而香港樓貴租金貴,但OneDegree作為初創公司資金有限,Alvin為了確保外國員工「有瓦遮頭」,給出了一個直截了當的方法:「一齊住。」及後,他的一班外籍同事先後遷入他與姊姊共住的單位,他自己則讓出床位「瞓梳化」,「依家一個單位,住緊家姐、我、Alex、另外2個同事再加埋工人姐姐,總共6個人,但就只有一個廁所,每朝都要爭廁所!」家裏無緣無故多了3個「陌生人」,對不少人而言或許是一場噩夢,但Alvin透露當初姐姐一口答應讓同事遷入,至今毫無怨言,兩姊弟的深厚情誼不言自明。

員工持股逾半 冀共享搏殺成果

創業早期如此艱辛,擁有一份「神級CV」的Alvin,又有否試過萌生退意?「諗都無諗過!」他立時回應:「呢幾年的確有啲金融機構、中資機構,甚至科技公司搵過我,但我諗都無諗已經拒絕咗!」

為了幫外國同事解決香港「土地問題」,郭彥麟與6名同事「屈蛇」同住。(視覺中國)

一班同事願意跟隨Alvin打拼至今,除了全賴這份「同一屋簷下」的兄弟情,原來因為他們自己也是公司的老闆。「我哋8成員工都有投資落公司,團隊先後舉行幾次內部融資,投資額夾埋有幾千萬,揸過半股份,而我自己幾次加埋都已經出資過千萬。」

他認為員工持股對公司文化相當重要,「身處香港,創業本身已經幾慘,如果真係做得成,希望可以分享成果。」他最後笑稱:「所以我同佢哋都真係無得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