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大王孫拓紅酒王國 內地酒莊尋佳釀 龐建貽︰創業勿坐井觀天

撰文:詹詠渝
出版:更新:

在港屹立20載的大亞洋酒,憑代理優質布根地紅酒而「跑出」,近日引入內地紅酒,聽落「逆潮流」,但大亞洋酒創辦人龐建貽接受《香港01》專訪時指出,開拓國產紅酒業務,皆因創業者不可以坐井觀天,他眼見內地紅酒質素愈來愈高,加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考察寧夏的酒莊,因而決定把握先機搶佔內地紅酒出口的商機。

在香港講起識酒之人,尤其是紅酒,大家或會想起珍藏無數的前財政司司長唐英年。不過,獲國際著名紅酒雜誌挑選為全球葡萄酒業最有影響力的香港人,卻是唐英年好友、「鋼鐵大王」龐鼎元的孫兒龐建貽,他是大亞洋酒及餐飲集團The Press Room Group創辦人。

龐建貽早年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工程系後,並沒有經營家族生意,反而選擇在2001年創業,成立大亞洋酒,將興趣變成事業,網羅世界各地優質酒莊,代理過千個葡萄酒品牌,在中港兩地經營批發及零售紅酒生意。

龐建貽畢業後沒有經營家族生意,選擇創立紅酒事業,至今20年。(廖雁雄攝)

開拓新酒莊 做生意講增值

紅酒生意經營剛好20年,他近日也進軍「新大陸」,開始引入較「冷門」的內地紅酒,希望能創造內地紅酒熱潮。「創業雖然話廿年,始終都要有一個創業者心態。唔可以坐井觀天,等機會嚟!﹙我們﹚背向祖國,冇理由唔入去試一試,趁住呢個機會,睇下有咩新嘢可以介紹到俾人,其實做每一個生意都係講點樣add value(增值)。」

另一個引入內地紅酒的契機,要數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6月,親自到訪寧夏銀川源石酒莊葡萄種植基地考察,直言葡萄酒業大有前景。原來,寧夏銀川、賀蘭山這些地區與法國波爾多(Bordeaux)緯度相近,適合種植幾款熱門釀製紅酒的葡萄,如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蛇龍珠(Cabernet Gernischt)、瑪薩拉(MARSALAN)。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20年中國葡萄酒生產企業完成釀酒總產量4.13億升,全年累計銷售收入100.21億元人民幣。全國葡萄酒莊逾240個,擁有規模以上葡萄酒企業約130家,不容小覷。

寧夏銀川、賀蘭山這些地區與法國波爾多緯度相近,適合種植熱門釀製紅酒的葡萄。(廖雁雄攝)

盲測媲美外國紅酒 「對得住」價錢

話雖如此,紅酒素來以新世界與舊世界區分,內地紅酒則仍屬「發展中世界」,會否淪為「襄王有夢,神女無心」?龐建貽則指,近年內地紅酒已逐漸映入愛酒之人的眼簾,例如LVMH集團有份投資的西藏香格里拉開發區酒莊「敖雲」,其出品就算索價2,000元,仍一瓶難求,不乏捧場客。

龐建貽解釋,過往內地都有出產紅酒,但以產量為主,現時已改以質量先行,「內地始終地大物博,量要做得多冇問題,但想衝出中國,就要做啲優質嘅酒。」他透露,近年實地考察內地酒莊時發現,有些新的酒莊,明顯地擺了很多心機,「有啲直情係以前冇出酒,種咗十年葡萄,直到最近先出產!」

磨劍十年,只揮一劍,龐建貽與朋友一起盲測(Blind test),大讚「對得住」價錢,「呃哂啲人」。盲測以200至500元價位的內地紅酒為主,「我哋試緊呢啲都唔係入門嘅酒,佢哋試都覺得起碼有呢一個級數,即係唔會話覺得你呢枝(酒)五十蚊都唔值!」

然則結果又如何?龐建貽指朋友「估澳洲又有、美國又有、法國都有。不過,我諗可能多人講新世界多啲。」他以LVMH有份投資的香格里拉酒莊所出的敖雲紅酒為例,「有啲人覺得直情係一枝美國酒,佢老細係法國莊主,但做出黎就似Napa Valley(注︰美國加州著名紅酒產區)。」

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親自到訪寧夏銀川源石酒莊考察,並指出葡萄酒業大有前景。(廖雁雄攝)

已引入5酒莊出品  旗下餐廳率先推廣

大亞洋酒今年正式引入了敖雲、嘉地、詩百篇、九頂莊園及中法莊園的國產紅酒,還率先在他有份投資的餐廳推廣內地紅酒。「我哋中餐廳都會加入呢啲中國紅酒,希望俾人試下、感受下,(內地)而家嘅葡萄酒可以做得幾好!」龐建貽另一個為人熟悉的身份,是瑰麗酒店集團首席行政總裁鄭志雯的丈夫。被問及瑰麗酒店是否會「捧場」,他笑言,「咁就要睇下過唔過到佢(鄭志雯)試酒師嗰關喇,睇下同事叻唔叻!」

同時間,為了進一步推廣內地紅酒,龐建貽閒時送內地紅酒予朋友品嚐,「要Open minded嘅朋友!即係有啲朋友好『萌塞』,未必肯去試新酒,飲開嗰款就嗰款。」至於愛酒之人唐英年,龐建貽笑稱,「佢喺內地嘅機會多過我,所以我諗佢都有機會去試好多唔同嘅葡萄酒。」

LVMH集團有份投資的香格里拉酒莊敖雲,售價高達二千元,仍不乏捧場客。(廖雁雄攝)

隨著內地紅酒知名度逐漸提升,國際知名評酒刊物The Wine Advocate,現時亦特意聘請專家,品評內地所出產的紅酒。另一位國際知名試酒師James Suckling,即將會推出一本著作,專寫內地紅酒。

儘管內地紅酒已「有人識」,但龐建貽不諱言,要等到真正普及還需時,「反應都幾正面,但會唔會呢一刻即刻變主流呢,我諗仲要一段時間,因為始終外國嘅品牌,尤其是法國,都仲係先入為主,佢哋已經喺香港有幾十年市場。」

反正,龐建貽有的是耐性及韌性。2001年創業之年撞正「911」事件;2003年碰上「沙士」;2008年遇上金融海嘯;2011年見到內地反貪腐、限制「三公消費」的威力。到了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訪港旅客大減,紅酒生意難免受影響。不過隨著去年疫情緩和,放寬防疫措施,中亞洋酒生意亦迎也來反彈。「2020年同2021年可能爭四、五十個percent,今年(2021)呢個聖誕絕對旺過上年(2020年),因為大家都記得(2020年)12月中關門,啲人連送禮都慳返!但今年(2021年)就由11月開始,我哋已經見緊啲人開始出嚟買嘢,當然消費券亦都幫咗啲手。」對於今年市道,龐建貽保持樂觀,期望通關後可進一步帶動紅酒批發生意。

龐建貽對今年市道保持樂觀,期望通關後可進一步帶動紅酒批發生意。(廖雁雄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