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才 〉之達成(一)- 周國賢與 ANWIYCTI 的「仲間」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國賢( Endy )推出了全新專輯《 仲間 》,找來他不同音樂界別的好友合作,寓意他要和身邊的兄弟們一起做音樂。 Endy 請來與他自求學時期就認識和樂隊 Zarahn 的隊友 Joey Pui 和合作多年的 Eqqus Lee,兩位 Endy 的好友都是香港獨立樂隊 ANWIYCTI 成員,他們以「 周國賢的味道 」和「 ANWIYCTI 的曲風 」,一起合作專輯中其中一首歌 ——〈 鬼才 〉,這是一首代表著友誼長存的歌,也是展現出「 仲間 」之情的一首歌。

「 仲間 」,日文漢字「 仲間 」( なかま )意指「 伙伴 」,相比「 朋友 」多一層含義,是與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追尋夢想的伙伴,故亦有戰友之意。那麼,這些戰友又是怎樣去做這首歌呢?

左起:Joey、周國賢 Endy 和 Eqqus 多年來的友誼,在這次合作中再發揮威力(攝:Moment Hung)

Endy 和 Joey 與 Eqqus 都是多年朋友,雖然 Eqqus 為早前 Endy 的〈 錢七 〉合作過,但因為這〈 鬼才 〉一首歌,令已有一段日子沒有相見的 Endy 和 Joey 再聚在一起。

Joey 說:「 這個 project 是去年 10 月,〈 錢七 〉也在進行中,可能是 8 月是吧,是那個時候開始的。當時 Endy 對我說有一個『 仲間 』的概念,實質具體的東西未有,只是想集齊朋友來做張專輯。 」Endy 補充道:「 都是差不多那個時候。高佬未有製作好的〈 錢七 〉,但我已在想找回最有『 血肉相連 』感覺得兄弟來做一首新歌。」

Joey 在最初聽到這個計劃時,是感到有點突然:「 因為坦白說,我不知怎樣去寫一首歌給 Endy。我一向不是一個很 technical(技術向)的人,我只是個夾 band、jam 歌的人。若你要我去執行音樂上的製作,我的確有點不知所措。Endy 更對我說想我當今次〈 鬼才 〉一曲的監製呢。若是以前,我見到這樣的大規模的製作我都會拒絕,因為覺得自己不是適合的人選去做這種工作。現在回想我很高興我沒有拒絕這個邀請。」

+3
+2

答應了就當然要開始工作。「 我也用了一段時間認真想想,因為真的要先找方向,所以我一開始由零開始寫了兩至三首不同風格的、短的 demo,有少少 intro、verse 加少部分 chrous 就成,有一些有簡單的 melody,這些 demo 都已有齊不同樂器的 layer 了。放到 iPad 內,只要見到 Endy 就會給他聽聽。」Joey 說。

Endy 雖然都會給意見,但其實他給予的自由度很大,Joey 說:「 所以我最初的版本是很長的,demo 有近 9 分鐘,很 ANWIYCTI 式的一首 post rock 歌,但這編曲我自己覺得可以再做好一點,所以這首 demo 都是留待下一次再作打磨吧。」

所謂「 很 ANWIYCTI 式 」的話,那歌曲就是很暗黑了?

Endy 說:「 有次吃飯,Joey 都是拿了 iPad 來給我聽 demo,但他看到我聽著聽著也沒有甚麼表情,我就怕 Joey 是不是在擔心他弄得太暗黑,但其實當時只有個細耳機,我聽得不太清楚才會這樣哈哈,而且我覺得可以再 dark 一點再有張力些呢!」不過觀乎近年的音樂,很多都在舉著「暗黑、dark」的旗號,會說這種音樂可以沖擊聽覺、感官,他們又會否覺得只不過是一種宣傳技巧?「 其實我真的不想營造那些矯情的正能量。坦白說,我們不用高調唱出『 這個世界有多美好 』之類的東西,因為我們知道世界有美好的東西,但同時間都有很多不好的東西,我們想說想做的是自然真實的東西。你可以說我們是因為本身個人是很正面,才會想唱些現實一點真實一點的歌。」

Joey 又說:「 歌曲的意思不一定是一定要好『 行 』,而是一些很細微的元素、一個情緒、一個氛圍。當然也不是說整個人整天都 dark 的,只是內心深處有這種情緒,當釋放了出來,整個人又再次感到正面。音樂就是這樣奇妙,藝術也一樣,你看到他是一個正常的人,但他的畫可以是非常負面、陰暗的。」

「 當然最初時是以我自己的出發點,但始終這次是要給 Endy 去演繹,也是一個 project 來,deadline 也到了(笑)要交了,就「 plan B 」吧—— 回家找回以前 ANWIYCTI 的 demo 哈哈。」〈 鬼才 〉一曲又好、周國賢這個人都好,對 ANWIYCTI 來說是有一種 positive vibe,現在只是加入了 ANWIYCTI 的元素,Endy 一聽就覺得喜歡,也就是這樣,〈 鬼才 〉也開始成形。

周國賢找來多年在他身邊得兄弟們,做一張自然、真實的音樂專輯(攝:Moment Hung)

為 Endy〈 錢七 〉一曲 mv 作美術指導的 Eqqus 說:「 當然每次夾歌我們都會錄低,不停聽不停看看有甚麼可以改進。今次的合作這樣暢順和快捷,很令我高興。」

Endy 笑道:「 我反而在想如果現場表演這首歌,我又只得一支木結他,會不知怎彈啊哈哈哈。」

(攝:Moment Hung)

在專訪的第二部分,Endy、Joey 和 Eqqus 會再說說〈 鬼才 〉的靈感和起源,更會談談三位對香港音樂、教育制度以至大家面對香港的問題,可以如何自處。大家敬請留意!

【專訪】話梅鹿的〈返信〉:在香港這個主場一起爆發吧

【編曲分析】Serrini 〈靜謐神林〉編曲人 Hanz 奏起史詩戰鼓

【專訪】 Serrini 邪童謠:咪理我底牌係點 啲歌「邪」到你就掂!

【專訪】青梅竹馬兄弟班 Last Dinosaurs 成軍十年來港開 show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