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Serrini 邪童謠:咪理我底牌係點 啲歌「邪」到你就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Serrini 在 2012 年推出歌曲《 蘇菲亞的波霸珍珠奶茶 》,有趣絕核的歌詞令原是二人組( Serruria + Wini )的 Serrini 得到樂迷的注視。幾年過去,Serrini 變成一個人,但創意靈感未有減卻過,更於 2017 年迎來專輯《 Don’t Text Him 》道盡女生的愛情價值觀;來到 2019 年,Serrini 一反「 文青 look 」而要「 邪 」氣上身,成為《 邪童謠 》的妖歌姬!( 攝影:Moment Hung )

訪談的地方,選擇了香港電音人、音樂監製 Alok 的 studio,因為,Serrini 的全新專輯《 邪童謠 》的編曲與監製正是由 Alok 主理,Alok 早於 Serrini 的《 Don’t Text Him 》就為〈 溝晒啲仔 〉混音,之後兩人談起新專輯,就一拍即合。「 張碟我哋吹水吹出嚟㗎咋! 」Serrini 笑道。

先重溫早前扭耳仔到 Alok 的工作室學習電子音樂: 

【有片】五分鐘學懂甚麼是電子音樂!

Serrini 和 Alok 的合作,為樂迷帶來一個不同風格的 Serrini( 攝:Moment Hung )

「 一個女仔大到一個位,就會想做一個 strong independent (強勢自主 ),除咗矯情咁講 don’t text him 唔好『 中 』個頭埋去之外,都要有番一個老母角色嘅心境去平衡一下。咁《 Don’t Text Him 》之後個 timing 同心態都準備好喇,就當然唔好再等啦,做啦!」雖然《 邪童謠 》的計劃都好像拖了年多,但 Serrini 和 Alok 的合作很順暢,歌,也很快出到完成品了。

那為何要叫作《 邪童謠 》呢?「 懶型呀!成日啲人講咩童話故事吖嘛,我要型啲,就反( Anti- )童話啊,咁咪更吸引人囉!《 令人驚慄的格林童話 》全港 OL 都睇過啦呢本書啦,就係呢個感覺,有反差吖嘛,咁的確我自己係鐘意有反差嘅嘢。 」Serrini 說。Alok 打個趣:「 係啦!傾呢張專輯我哋都係喺啲文青 cafe 度傾哈哈! 喺界限街!」

Serrini 的路永遠在外圍,indie 覺得她 pop ,pop 覺得她偏門,但她行路有風,自信十足。( 攝:Moment Hung )

新專輯雖然玩「 邪 」,但其實都不離女生角度出發去看世界:「 咁我係女仔吖嘛!啲歌都係寫我嘅睇法。我唔係好理其他人點睇,我只會講你哋唔會睇到我個底牌係點,因為咁樣到時我掟晒啲底牌出嚟你哋都唔知吖嘛呵呵呵。我成日諗,係咪好多人都想要啲型啲嘅廣東歌呢,我啲歌有啲新鮮感嘅,令好多海外華人都會 like,我叫做開到度門俾人睇到更多新嘅嘢。 」

Serrini 一直都自言自己在香港音樂界走一條獨特的路:「 你話我好 indie 咩,又只係好邊緣嘅 indie;主流?我又唔係好夾佢哋。所以你問我我啲歌吸唔吸引到歌迷,我唔理呢啲囉,我只係唱出我自己嘅睇法。因為只有我講出自己故事先會去 inspire 到人哋講自己故事,你專登代入人哋個角度去講,只會係玩同俾人覺得虛偽。其他嘅音樂,我都會 pay respect,因為,都有佢哋存在嘅價值,就算大媽唱歌都係啦,係用嚟填補麻甩叔叔嘅心靈空虛。 」

《 邪童謠 》的第一首歌是〈 成為 〉,Serrini 和 Alok 都覺得是專輯中最「 pop 味濃  」的一首:「 其實我哋一開始係寫咗〈 灰黛 〉、〈 艷后 〉先,想 over the top 咁去玩 dark 嘢,〈 成為 〉係之後先加上去,其實原先我好想翻玩一首舊歌〈 Mr Sandman 〉,詞我都改埋,但因為後來版權問題做唔到,咁我就攞首歌好 pop 嘅 beat 但 dark pop 嘅 feel 去做,依家個個都要 dark pop 、暗黑華麗好似零舍特別咁哈哈。〈 成為 〉我寫咗詞三日就去錄喇,夠 pop 吖嘛,放第一首啦。」

Serrini - 成長 / Becoming:摧毀舊我、蛻變成蝶

那 Serrini 又是怎樣為歌曲去找靈感呢?「 其實我初時寫緊啲 character 出嚟,以〈 海妖 〉為例嘅話,咁我本身好鍾意美人魚、Ursula ,但唔一定係迪士尼嗰個,都可以係 《 Pirates of Carribbean 》 啲美人魚嘛,我就同 Alok 講我要美人魚囉呵呵呵呵呵呵!」 Alok 笑說:「 再加邪 beat 就係架喇!」

Serrini 的《 邪童謠 》可能是 Serrini 隨心的作品,但對編曲的 Alok 來說就是一個「 冒險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做這樣專輯:「 對我嚟講好大挑戰,我未試過咁樣去做,之前都係喺既有嘅嘢加其他嘢上去,今次同 Serrini 合作係我加啲佢又改啲,佢加啲我又改啲咁。同真係要好嚴謹呀!(笑)」Alok 在今次編曲上用很重的 bass,不怎麼人性化;雖然音樂上他想再簡約點,但已經和之前很多 layer 的種類很不同。「 今次都係我第一次用電音配到廣東歌詞上的製作,好新鮮,一開始只係有個 beat 同 chord,Serrini 就寫詞。」Alok 再道。「 所以佢唔知我寫咗乜嘢㗎!」Serrini 笑言。

Alok 這一次為 Serrini 專輯《 邪童謠 》編曲,自言是一個挑戰( 攝:Moment Hung )

專輯主題曲《 邪童謠 》則是一首純音樂樂章,但其實是用來作為一個過場,再讓大家感受專輯中風格有點不同的歌曲〈 靜謐神林 〉,那是一首很森林很夢幻感覺的歌,Serrini 說:「 我就係想整到好似睇緊魔戒咁嘅歌。」( 扭耳仔稍後會再介紹這一首曲目,大家敬請留意! )

Serrini 都是這個樣子最開心 XDD( 攝:Moment Hung )

談到即將舉行的演唱會「 《 Serrini 的童話世界 》the Concert of 2019! 」,Serrini 最高興是可以在麥花臣場館和歌迷一起大玩特玩:「 我有啲 VVIP 歌迷,要喺最前排聽,好呀,到時個台會整到要過紅海咁,我到時唔會俾 VVIP 佢哋入場住,會之後喺後台推佢哋出嚟,等大家可以公開羞辱佢哋哈哈哈哈哈!」大家想看這個「 紅海傳奇 」就要準時入場了。

世界級配樂大師 Hans Zimmer 宣布來港 睇 Netflix 頂住癮先

【專訪】話梅鹿的〈返信〉:在香港這個主場一起爆發吧

百大最偉大專輯名單必上榜的《 The Stone Roses 》30年前誕生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