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話梅鹿的〈返信〉:在香港這個主場一起爆發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 math rock 樂團話梅鹿 Prune Deer 近日推出了新曲〈 返信 〉,mv 除了在香港不同地方拍攝外,也請來了日本女 rapper 春ねむり為新曲寫詞及主唱。扭耳仔與樂隊來了一個訪談,分享了他們此曲的背後,也聽聽他們如何形容 2019 年開始,話梅鹿的音樂色彩是怎樣的。

話梅鹿近月迎來全新單曲〈 返信 〉,歌曲由日本女 rapper 春ねむり主唱,一樣 emo 一樣有爆發力,當中的創作構思是怎樣的呢?

1.「 返信 」有何意思?

「 返信 」是日文中「 回信 」/「 回覆 」的意思,我們英文對應了 return,所以亦包括了「 歸來 」的含義。

2. 〈 返信 〉是自專輯《 化學 Chemistry 》一年後樂隊第一首新歌,創作過程是怎樣的呢?

城鋒: 做了《 化學 》後,感覺好像沒有寫過 emo 點的歌。我本身是聽 hardcore/metalcore/emo 大的,如今有機會跟同樣屬性的春ねむり合作,便乾脆做一隻 emo 的東西吧!這應該是在鹿中第一首要結他「 drop C 」才能彈的歌。

自然: 想寫點彈奏上很簡單,而整體起伏很大的東西,因為可以在舞台上發狂很爽。 可惜我錯了,寫了有 tapping 的句子,要站著不動很難受。(誤)

耀榮: 這首歌在創作過程中特別強調歌曲中的起伏,這是與以往的作品截然不同的地方。所以,我們四人在歌曲中不同部份中都花了很多心思去營造很大的起伏,無論是鼓和低音結他都參考了 metalcore 的做法,還是結他以密度很高的句子來製造很強烈的爆炸感,都令這首歌在起和伏的位置上加上更多色彩和元素。

春ねむり與話梅鹿合作,成就〈 返信 〉一曲(攝影:Kelvin Lam Chi Hong @xbeekel)

3. 為何會想找來 春ねむり 來為樂隊獻聲?邀請她的過程可以分享一下嗎?

自然: 一直以來成員們都有留意春ねむり的音樂,也十分欣賞她與外表具反差的爆發力,對舞台和觀眾情緒的掌控和帶動,這跟話梅鹿期望做的音樂理念十分相似。

坤城: 雙方自台灣巨獸搖滾音樂祭( BeastieRock )認識後便有合作的打算,接著由話梅鹿先編寫好整首歌的架構,再由春ねむり填詞。雖然相隔兩地,但幾個月之間的越洋溝通成功令兩個單位完成這首作品,是個很美好的體驗。而自從得知會共同參與 3 月 March INN 音樂節之後,便有與她合作拍攝 MV 的打算,期盼可以相互擦出火花。

4. 春ねむり 的詞是完全讓她自由發揮嗎?還是樂隊有和她一起 brainstorm 過?

坤城: 最初我們編好歌曲的大概後,便傳給春ねむり,叫她嘗試自由發揮唱上去,因為我們想知道她第一次聽到歌曲的感覺,以她的直覺會如何去填詞。 當然後期我們也有與她一齊討論編曲、怎樣去演繹等等。

自然: 全自由發揮,因為我喜歡春ねむり的詞所以要找她,而且我也不會寫日文詞呢。

+7
+6
+5

5. 樂隊編曲上今次有何獨特的亮點可分享?

城鋒: 以往的創作大部份都是樂器先決,歌曲中所有空間都由樂器控制。今次有了主唱( vocal ),創作的方向都要重新想過。最理想的情況就是純音樂已經能獨立已經能成一首完整樂曲,同時又有足夠空間把 vocal 放進去。 寫這首歌曲某些段落時亦會想像一下有 vocal 加入是否合理,在台上演出時她會否有空間去發揮,整件事好像裁縫為別人度身訂造一套衣服似的,既要滿足客人,同時又能顯出工匠本身的風格。

自然: 創作過程中剪了一些她其他歌的 rap 在 demo 上試感覺,因為話梅鹿的歌一向都是拿樂器作主音。 寫一首有 rap 的歌就像做 beat,嘗試用 producer 的角度去想,寫了一個節奏後,要自己試著能不能 rap,節奏感夠不夠,所以寫的時候經常在偽日語 freestyle。 也想做到沒有主音時演出也可以,所以在編曲上加了很多細節。聲音上參考了 lo-fi hip hop 、folk rock 、一些 OST,結他是 vintage rock,同時希望整體樂器保留 post rock 的特性,有種全家桶的感覺。(笑)

耀榮: 這首歌的起伏很大,而且在聲音上會傾向模仿舊時期的歌曲,所以在編 bass 部份上亦花了不少心思。在歌曲 intro 後第一部份和最後一部份都有一個比較「 行 」的爆發位,但是 bass 在兩個位置的彈奏上、聲音上都是有所分別的。前者而言,bass 是用一支專彈奏 metal 的六線 bass 去錄的,聲音會很重線聲而且十分低沉。為了追求極致低音,還將最低音那條「 low B 」弦調到去「 low A 」,結果出來的效果是像 metal 一樣非常「 行 」。但在最後一部份,bass 選擇高八度去彈,而且音的密度亦大大增加,結果表現出來的效果比較接近是 hardcore/metalcore 的感覺,從而製造另一種「 行 」的感覺。另外,在聲音上,bass 的音色特地調整為接近 80 年代 舊時期歌曲的音色:帶顆粒感但是亦有點矇的感覺,從而令到整首歌的感覺更為懷舊。

坤城: 每次創作新歌,錄鼓時最重要的就是尋找一個最合適的鼓 tone。這次想有 vintage 的感覺,所以歌曲中鼓的剩音會比較大。而為了玩 live 時也能表達出這種感覺,歌曲當中有一部份 的鼓我們會選擇以 programme 或 sampling pad 代替真鼓發出聲音。 還有一點,就是我們不能夠每次演出也找來春ねむり,所以我們創作時有考慮到歌曲可以不論在有主音或是純樂器演奏下,也可以有獨自的味道。大家看我們演出的時間可以留意一下。

話梅鹿成員與春ねむり。(攝影:Kelvin Lam Chi Hong @xbeekel)

6. 〈 返信 〉 mv 的靈感構思是?

自然: 自從拍了 LK072 的〈 夏の sadness 〉MV 後,更喜歡香港八十年代風,(但) 不喜歡只加入懷舊元素去,這 mv 的目標是完全還原,像是你忽然在 youtube 找到發行於 1987 年林珊珊舊 mv 的感覺。不是別的,因為那就是我現在喜歡的東西啊。

對於我們來說,九十年代就是過去。關於兒時的印象開始變淡,有些時候會想起父媽用磁帶拍攝我模仿「 怪獸戰隊 」變身的情景,而現在的我甚麼至已忘掉甚麼是「 怪獸戰隊 」。

那個時期是模糊的,像是看著別人的過去,卻又是無可辯駁的曾經。所以啊,舊的東西反而變成了新的事物,像是王家衛的電影、《 小王子 》小說,全都沒有改變,改變的只是自己。喜歡的變成不喜歡、沒興趣的變成工作、以前所討厭的人變成了自己... 成長令人對同樣的事物產生了不同的看法。

〈 返信 〉是關於人的成長而帶來改變,是自我迷失的,也是繼續〈 氰化物 〉( 愛的反面是恨 ) ; 〈 赤磷 〉( 當青春不再仍然想喧譁 ) 那種 mv 是歌曲延伸故事的風格。

主角遊走在象徵著不同階段的過去, 中秋節撈小金魚象徵著以前的自己, 話梅鹿的眾人,酒杯,大魚,是社會, 廟祝,浸花,路祭,拜相框,是關於生死,意味著改變。 大海和煙火是所嚮往,卻沒法擁有的東西。
—— 自然@話梅鹿

話梅鹿: Return 返信:嚮往大海和煙火卻沒法擁有

7. MV 中都見有很多香港的地方,其實這個地方對樂隊來說有何特別意義?

自然: 香港是成員們土生土長的地方,自然會有深厚的感情,也希望能透過 90 年代港產電影般的影像風格,拍攝手法,把香港獨特的本土味道傳遞給世界各地的觀眾。

(攝影:Kelvin Lam Chi Hong @xbeekel)

8. 話梅鹿的成員這些年都變了不少,bass 手 Narziss 也在去年離隊,對樂隊的音樂創作有大的影響嗎?

坤城: 成員們的成長促使了樂隊的改變,創作音樂的理念與方向也會開始變得不同,清楚自己想要的東西並在成員之間達到協調很重要。

城鋒: 預期以外的變化經常會發生,適應了便要繼續向前。例如新 bass 手耀榮為例,他與前成員也各具自己的風格,因此不論創作或是彈奏舊歌時也會有不同的味道。

耀榮: 作為新成員,最大的責任就是承前啟後,既要重拾前人已經寫下的歌曲,亦要把自己獨特的風格和聲音灌注進話梅鹿的音樂中,使其變得更多元化。

9. 樂隊也是香港的「本地薑」,也在音樂圈多年了,樂隊有沒有預想「話梅鹿的未來」?

坤城: 音樂方面,我們是打著器樂搖滾為主的樂隊,但也會想作出多方面嘗試,例如這次與日本的創作歌手合作是其一,接下來的新曲也會加入不同的樂器、風格等等,令話梅鹿的音樂能繼續進步。

耀榮: 樂隊雖曾參與多場香港及外地的音樂節、演出。但我們的野心其實還很大,希望可以參加更大大型演出,例如國際性的音樂節、向更多人接觸話梅鹿的音樂及故事。

10. 去年也有東亞巡演,今年或明年都會有嗎?

坤城: 上次的東亞巡演令我們見識了各地單位對音樂的專注,也令我們認識了很多好朋友。當然會想繼續舉辦,不過一切還在籌備當中,請大家關注我們的社交媒體去了解最新消息。

話梅鹿 2019 年玩懷舊風格。(攝:@tsangming122)

11. 樂隊都到過亞洲不同地方演出,可以分享一下各地的氣氛?哪裡令你們也感到很熱鬧興奮的?

坤城: 自己最興奮一定是在日本的演出吧!首先我一直也受日本的音樂影響,能夠立足於這個地方演出真的很感動!其次當時見到日本的嘉賓樂隊的演出前十分專注的在熱身、放空自己等等也很值得我們學習。不過如果可以選擇演出地點,自己最想一定是香港,因為是我們的主場。

城鋒: 每次去香港以外的地方演出,都是一個未知之旅。每個地方都有各自的文化,即使是一 樣的演出,感受上都有微妙不同,就好像在不同地方觀看月光似的。接下來我們也想透過更多的演出去接觸不同的群體,感受更多。

自然: 素未聞面的人因音樂而聚在一起是很快樂。每天你都有機會跟別人擦肩而過,你也許對他一無所知,不過也許有一天他會變成你的一個朋友或知音。

12. 香港樂迷有機會見到春ねむり和樂隊在現場表演嗎?

坤城: 其實在 3 月的 March INN 音樂節中我們已經共演了一次這首歌,那時歌曲還未推出, 所以這個機會真的很難得。當然接下來當然也希望有更多機會再次同台演繹〈 返信 〉。

13. 新專輯是不是在籌備中了?上一張以化學物為主題,那之後新一張又會是甚麼主題呢?

耀榮: 新專輯的歌曲也接近完成錄音,這次會是一張 EP。而整個概念是啟發自一個真人真事 —— 2018 年一個西雅圖地勤人員因為對天空的憧憬,偷偷開飛機最後墜機的故事。

自然: 這次 EP 的包裝設計,歌名,音樂上都運用了許多與航空相關的元素,用懷舊的手法,把故事通過不同物件拼湊起來。

城鋒: 關於這個主題,可以引渡出 人生總是要面對不同的選擇,無數條分岔路衍生出無數的 可能性。僅管路途的終點不是我們期盼的,但沿路的風景還是美好的。
 

話梅鹿的全新 EP《 insufficient postage EP 》將會於今年夏季推出,到時大家「 想與未曾相遇的人們,相識相談 」嗎?

【Show 後煙 】Kraftwerk 3D香港站:投映機短暫失靈 仍然勁興奮

【 LMF 20週年專題 】 W.T.F.H.K. 十位rapper親自解說歌詞段落

Enigma〈Gravity of Love〉與寇比力克電影《大開眼戒》有關聯?

【mv刪音樂】 重配拍攝現場聲效 可以有幾好笑?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