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l 咪咪的輕風 - 台灣樂隊水源的「新浪漫風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週末午後,玉成戲院錄音室傳來陶喆的歌曲,那是水源的成員在 CINEMA SESSIONS 的空檔,播放的背景音樂,去年他們的台語作品《 風來吹 》,同樣是帶點浪漫的 R&B風味,加上了「 吹一陣 chill 咪咪的輕風 」,發表後隨即受到圈內矚目。

水源 — 可惜與水原希子沒有關係 — 名稱由來是水源路上的一間工作室。成軍不過一年,對於樂迷來說,還是很新的名字,作品數量也不多,但這股新興的能量卻已在獨立音樂圈醞釀多時,他們的成員來自許多樂團,例如馬克白、威愷爆炸及 Boycany 等等,但跟過去最大的不同,可以說是聆聽品味與創作美學的悄然轉變,此風格不難聯想到台灣這波「 新浪漫風潮 」。

「 我們有一個工作室在水源路,大家都會在那邊 chill,剛好大家都只玩一個團,還有一個 quota ( 額度 ) ,所以就再玩一個團。」31 歲的余昊益說著組團的過程。他是水源的結他手,同時也是馬克白的成員,「我們以前都玩搖滾樂,但雷擎其實很 digging 在 R&B 這塊。我們創作時也沒有特別多想,只是把自己習慣的聲音合在一起,就變成現在這樣的感覺。」

水源完整陣容。

最近才以個人名義發行單曲的鼓手雷擎。去年 2 月,他與余昊益受到英國音樂人 Tom Misch 的啟發,兩人決定找來玩音樂的好友們,完成 4 天內寫好三首歌曲的計畫。兩個月後,水源在 YouTube 上發表了《 風來吹 》和《 Corny 》。

我們看到雷擎獨自在 mv 裡面,清晨時分,從台北天母的中山北路七段 190 巷由北往南,一路開下山。9 分鐘的時間,途中經過天母圓環、美國學校、SOGO 及芝山岩...... 最後在外雙溪的雨農橋後停下。不論是團名或是 mv,水源散發出一種屬於台北盆地的輕鬆氛圍,很容易猜想他們是台北在地長大的。「 一定是跟台北市連結最大。」余昊益說,「 我覺得你在哪邊寫出那首歌,一定很有差別。因為跟你的生活,還有最快會想到的事情,不管是畫面或是內容會比較接近。」

除了《 風來吹 》,今天水源準備錄製的另一首歌曲《 你有時間嗎 》就帶點 jazz rap,主要是由鍵盤手陳威愷創作,他來自於車庫搖滾風格的威愷爆炸,陳威愷說:「 我覺得水源的包容性很強,大家喜歡的東西都不太一樣,也沒有一個東西,可以去連結水源的風格。」另外一位吉他手簡岳虹、來自 Boycany,補充說:「 我們共同的連結就是陶喆。」在休息時他突然想到大家的養分來源—台灣流行音樂的經典代表—陶喆,用手機播放他的早期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或多或少受到當代西方流行音樂的影響,「 黑樂 」逐漸成為台灣獨立樂團會玩的樂風。除了水源,最近還出現 Linion 與 YELLOW,或是保留龐克精神、加入 jazz 元素的厭世少年。他們在場景中注入了新鮮空氣,樂迷的反應也是樂於接受的。


「 水源的音樂讓人家感覺很舒服。」Alulu 說,她是 CINEMA SESSIONS 的導演,她會依照樂團的音樂風格,打造出不同的現場氣氛,這次水源的現場燈光就營造出一半午後,一半夜晚的輕鬆感覺,眼尖一點,還會看出「 賽博龐克 」味道的假模特兒頭部,下方拼貼著電路板的螢幕,她說這是混錄音師 Andy Baker 對於女機器人的幻想:「她的名字叫做 Vicky。因為這一整團都是男的,我們為他們加一點陰柔的磁場。」

+4
+3
+2

水源的音樂會像水一樣的包容與流動。他們私底下給人一種隨興感,但對於歌曲的要求可一點都不馬虎。今天光是錄製《 風在吹 》,可就跑了 10 個 take…「 錄音室聲音很好。」雷擎說,「 原本在打鼓的時候會很轟,但是這邊有 drumbrella( 鼓傘 ),一下子聲音就『 乾 』很多,還蓋出一個小房間,你們到時候看影片就會知道。」

幕後花絮:

台灣 dreampop 樂團 The Fur. - 不斷成長不斷變化 We Can Dance

台灣電音樂製作人 XICO x Dizparity:有交流,作品才更「有機」

台灣數字搖滾樂團大象體操:現場錄音要一氣呵成才有更真實現場感

台灣抽搐搖滾樂隊厭世少年:記錄年少輕狂的性幻想

在廢棄電影院改造的錄音室 椅子樂團:可直接去彈 analog 的東西

台灣世紀末濫情歌樂團 I Mean Us : 現場錄音會錄到現場的生命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