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黑夜】傷者批何君堯指鹿為馬促道歉:無人挑釁暴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21元朗西鐵站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造成數十人受傷,事件震驚全港。當日在場協助市民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也受傷,他今日聯同6名遇襲市民,講述事件經過。

林卓廷表示,被毆打的市民全屬無辜,而非如被懷疑與白衣暴徒有染的何君堯所言,是因挑釁而被毆。多名遇襲人士親述事件經過時情緒激動,怒斥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和建制派早前評論事件時「指鹿為馬」,「市民挑釁白衣人」的說法完全不是事實,「白衣人早已在車站外打人,是白衣人即將攻入閘口,市民才開消防喉想驅散對方」。他們要求何君堯和建制派道歉,又形容事件是恐怖襲擊。

林卓廷(右)指出,全世界有許多極權政府不想用軍警,而用黑勢力使用武力襲擊平民、記者,香港似乎已踏上這一條路。(高仲明攝)

林卓廷在記者會上再一次強烈譴責涉嫌黑社會有組織有機會持械公然毆打市民,表示已聯絡律師團隊全力協助當日在場的傷者,又會循民事和刑事訴訟程序追究和索償。他又稱,會追究警方蓄意不履行職責,任由市民被白衣黑漢暴打,會追究警方民事、刑事責任,亦會協助傷者申請6.12人道基金和刑事受害者基金,及約見港鐵商討第三者責任保險索償。

林卓廷又指出,全世界有許多極權政府不想用軍警,而用黑勢力使用武力襲擊平民、記者,香港似乎已踏上這一條路。他質疑警方容許暴徒有時間慢慢離開案發現場,又警告建制派議員和團體不要以為市民會相信謊言,「整件事有黑社會、鄉事惡勢力,是有片、有人證、有證物,如要推卸責任,只會令市民更反感」。他又呼籲特首林鄭月娥不要躲在警盾後面,指她曾說「天堂留了位置給你,但你的送中惡法,只會送你去地獄最炙熱之處」。

當日到因約朋友而到元朗遭遇襲擊事件的梁先生(左)表示,強烈要求何君堯及部分傳媒糾正說法,因當時遇襲車上的不是遊行人士和示威者,而是乘客,「白衫人追乘客打咗半個鐘冇人理會」。(高仲明攝)

過路遇襲血染上衣  傷者:與恐怖襲擊無異

當日到因約朋友而到元朗遭遇襲擊事件的梁先生表示,強烈要求何君堯及部分傳媒糾正說法,因當時遇襲車上的不是遊行人士和示威者,而是乘客,「白衫人追乘客打咗半個鐘冇人理會」。他認為何君堯和部分媒體將車上乘客形容為示威者是錯誤描述,應該道歉。他說:「我只是找朋友飲嘢,一出閘有人已說下面有人被打穿頭……不要用遊行人士形容受害者。車上的都是乘客,搭得上車,車上根本沒有立場之分,我依家路過都無辜被人打」。

隨後他見到白衣暴徒圍住出口,儘管已經報警,暴徒仍用鐵枝、水樽,甚至免費報紙的鐵箱投擲到驗票閘內。他又表明,是有人在閘口外被人打,才有人開消防喉管,希望能阻止暴徒。他又表示,期間沒有見到任何一個港鐵職員,有市民在上電梯逃走時跌倒,但仍被追打,他自己也在協助對方期間被打傷後腦;逃入港鐵車廂後,列車則沒有駛走,白衣暴徒繼續用木棍、鐵枝向車廂內投擲,又有人進入車廂追打市民。他發現衣物佈滿其他遇襲者鮮血,有人痛苦求饒,整個車都是鮮血味,在月台的攻擊持續10分鐘,閘口的攻擊則有20分鐘之久。

梁先生又指, 30多分鐘內他和其他市民不停報警,但一個警察都沒有,「我在香港3個小時前已經聽說有白衣人出沒,為何警方冇人部署,為何沒收集過情報?」他回到天水圍的住所後,曾報警及召喚救護車,但當時卻有7名警員前來,質疑警方在事件部署嚴重失當。警員至今未再聯絡他協助調查。

他強調,當日襲擊市民的的白衣暴徒是數以百計,對於警方僅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疑犯感到匪夷所思,他形容事件與恐怖襲擊無異。

7月21日,大量白衣人由YOHO商場進入元朗西鐵站,手持木棍襲擊市民。(香港01記者攝)

「是否想打到人不敢去遊行?」

家住元朗區20年,當日參與遊行後,乘西鐵返家的馬先生則指,列車開門有人大聲叫「有人打人」,他則認為有多一些年輕人「多啲人頂住會好啲」,隨後在走到大堂時,見到林卓廷,一大群白色衣人則正叫囂、投擲硬物,之後更衝入閘口打人,「我頭身、手都食咗幾棍」。

他表示,事後網上看到到何君堯言論,指林卓廷帶同遊行人士挑釁,批評說法「完全是錯的,何君堯是侮辱全香港市民」,希望何君堯盡快嚴正道歉。他續指,其後他衝回車上,有乘客協助他,但白衣暴徒繼續追上月台襲擊乘客。他直指,有一部分乘客並非遊行人士,如說白衣暴徒是攻擊遊行人士,完全不合邏輯。他在列車開走後到兆康下車,到屯門醫院就醫,其後他報案,警員則只詢問他地址、電話,至今沒有聯絡他。

馬先生質疑,「當日是否穿黑色衣服,是否遊行就要被打?是否撐警的人遊行也可以被打?是否要打到人不敢去遊行?」

郭生的14歲兒子形容事發環境極為混亂,滿地鮮血,地上有許多有斷遮和雜物。他表示,希望警方追查跟進,不要有人扭曲這件事,「根本冇挑釁,好混亂都唔知點做」。(高仲明攝)

目擊者郭先生:人在做天在看 籲建制派勿指鹿為馬

同樣在現場經歷襲擊的還有郭先生,以及他14歲兒子。郭指,星期日帶兩個兒子到馬灣探朋友,由巴士轉車到荃灣西站乘搭西鐵,到元朗列車開門後,有市民從月台樓梯衝上來,向他們索取雨傘,用以抵擋大堂的白衣人。他將雨傘交予其他人後,自己也打算隨同喝止白衣人,但步下樓梯後,發現超過100個白衣暴徒追打年輕人和無辜市民,郭說到此情緒激動,拍檯大聲怒斥「何君堯你是否聽到?鄉議局是否聽到?」他又形容,襲擊事件會永記在香港歷史上,直言自己經常教育兒子是非對錯,但卻在回家途中遭遇無差別襲擊,而警方竟縱容有關行為,使他們無法再相信警察和政府,「如果佢哋是用刀,車站內的全部年輕人和市民都會在30分鐘內死亡」。

他又指,懇請所有建制派議員回家看看自己的子女,「人在做天在看,希望你地懸崖勒馬,不要指鹿為馬」。

郭的14歲兒子則形容事發環境極為混亂,滿地鮮血,地上有許多有斷遮和雜物。他表示,希望警方追查跟進,不要有人扭曲這件事,「根本冇挑釁,好混亂都唔知點做」。他又直言不明白為何警方「坐喺警署睇我哋俾人打」,「學校都有教遊行是我們的自由,而且車上還有乘客和無辜市民」。他坦言日後有事不敢報警,「因為已經唔信」。

拍車長室求助無門

同樣在現場的許小姐及丈夫就哭訴事發經過,「事情發生好突然,白衫好快就跳入閘,沒有職員、警察」,按呼救按鈕車長也沒有回應,「身邊女人、小朋友都在哭,氣氛好緊張」。

她又指,自己和其他市民嘗試到車頭的車長室拍門求助,但沒車長理會,她哽咽地說,「我哋成架車真係自己救自己,冇人理過我哋,係我哋自發救婦孺,希望不要有人受傷⋯⋯小朋友有咩政治立場」。

此外,許小姐和丈夫在列車開到屯門站後,才目睹車長下車,但車站拒絕回答為何在襲擊發生時不關門,只說「唔講得你知」。

林卓廷則認為,港鐵有需要就車長和職員的應變方式作回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