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政府診所、不存在的13室 南區被揭離奇選民登記

撰文:彭毅詩
出版:更新:

選舉事務處今日(1日)公布《2019臨時選民登記冊》,其中在南區,民主派發現除了過往常見的不存在單位, 該區甚至連政府診所也可用作選民登記地址,惹來種票之嫌。
南區區議員柴文瀚表示,將聯同區內泛民成員集體申訴,但執法部門若不針對集團式違法選民登記操控,恐怕只會治標不治本,在目前緊張政治氣氛下,甚至於11月區議會選舉投票時引發衝突。

南區民主派議員揭該區出現多個離奇選民登記地址。(資料圖片/黃永俊攝)

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發新聞稿,指社區主任黃銳熺發現香港仔賽馬會診所內有一名選民登記,但現場視察卻不見跡象,該選民報稱居住的2E室亦不存在,他好奇為何有人自稱在公立診所留宿,將向部門查明;而香港仔內也見聲稱住在某大廈 FF 室等非常規登記。

社區主任黃銳熺發現香港仔賽馬會診所內有一名選民登記。(網上圖片)

民主黨社區主任陳炳洋則指,鴨脷洲中心A座並無13室,但報有兩位選民;該黨社區主任黎熙琳亦發現華富邨華基樓1樓並無住宅單位,卻有一位選民;而在鴨脷洲及華富邨資料中,也分別有地址不詳,即只有樓層或大廈名稱,卻沒有門牌的選民登記存在。

至於安老院舍,鴨脷洲有院舍由以往不足10名選民,突然增至有47名選民,以及於華富邨有長居院舍長者集體被取消等問題;而香港仔及田灣更有不能住宿的工業大廈的登記。

南區區議員柴文瀚憂慮,只是簡單查看臨時選民登記冊已發現當局仍未有效解決登記混亂,甚至在政府物業也未能主動發現錯誤,顯示整頓工作不足。他表示,將聯同區內泛民成員集體申訴,但執法部門若不針對集團式違法選民登記操控,恐怕只會治標不治本,在目前緊張政治氣氛下,甚至於11月區議會選舉投票時引發衝突。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