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林鄭:高興團體主動接觸 願搭建額外平台(附全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公布四項措施,包括正式「撤回」修例、成立平台與公眾會面等,但仍未能制止上周末的示威演變成大型衝突。她今日(10日)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以下為其開場發言和答問內容。

各位傳媒朋友,早晨。上周末,香港兩大基礎設施,即是香港國際機場和港鐵,又受到非常嚴峻的挑戰。在國際機場方面,有人在網上鼓吹堵塞機場,經過有關部門與機管局、港鐵的詳細部署,我們應對了這次挑戰,亦讓我們這個如此重要的航空樞紐──香港國際機場──當日能夠順暢運作。在此,我要感謝所有當日參與這項部署工作、維持香港國際機場順暢運作的所有人士,無論是公務員同事、港鐵同事、機管局同事。

不幸的是,鐵路——大家都知道,香港的地下鐵路系統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系統,每日接載的乘客是五百萬人次,涉及車站超過九十個,同樣要每一個車站動員去部署保護,實在是不切實際,亦很難做到。當日在一個遊行後,有很激進的人士,甚至大家在電視上看到可以形容為暴徒的人士,大肆破壞港島區的中環站、灣仔站和銅鑼灣站,破壞的程度大家有目共睹。我昨天亦親自與運房局局長去看過中環站所受到的破壞。中環站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恢復運作,繼續服務香港市民,都是體現了我們的香港精神。港鐵同事告訴我,他們盡了最大努力,通宵達旦,都是希望能夠在早上如期準時開通所有地鐵站,為香港市民服務,希望大家能珍惜這個這麼重要的基建。

當然,我在視察後感到非常痛心,無論是香港國際機場或是香港的鐵路系統,都是香港的命脈。國際機場是香港的門戶,亦是香港市民進出的重要基建;而地鐵更是與市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市民上班、上學、出行,很多都是依賴地鐵。所以,我在此呼籲,暴力人士不能夠再使用暴力破壞重要基建,或者破壞所有多年來很多人建立起來的設施和系統,不能夠說因為這些不是有生命的設施,就可以肆意破壞。我同樣再次要感謝大量的員工,為保持基建的順暢運作作出努力,亦很多謝市民在這段時間容忍因此所帶來的不便。

第二點我想說的就是──剛才我已說過──看到這些港鐵站受到瘋狂的破壞,已經遠遠超越了反對《逃犯條例》或是示威的訴求。這些暴力的升級和持續是不能夠解決我們目前社會面對的問題,只會令到社會的矛盾、衝突、撕裂,甚至仇恨變得更深,亦令我們日後要恢復社會秩序和修補社會撕裂更困難、這條路更漫長。所以,今日放在眼前,全社會要共同努力,一定要遏止暴力,盡快回復香港社會的秩序。

第三點我想說的就是,在過去這一段時間,在網上我們都看到很多傳播中的假消息,有時一條假消息經過多次傳播後令很多人信以為真。看到這樣的假消息,特區政府會非常努力提供資訊和事實予以澄清;但我亦呼籲市民,每一位都要理性、冷靜去看這些消息,不要受這些謠言的影響而產生一些錯誤的感覺。

最後,我想說的就是,關於我上星期三公布的對話平台,我在此再次表示特區政府是非常有誠意與社會各界、不同階層、不同背景、不同政見的人士,亦包括參與過示威的人士進行對話。我們這個對話平台自從上星期三公布後,很高興亦很感謝有不少團體主動接觸我們,願意為我們搭建額外的平台,或是他們親身來與我們對話。這些工作正在進行中,但大部分主動接觸我們希望對話的團體和人士,都不希望在一個公開的場合進行,因為他們都想很坦誠與我們交流及給予我們意見。我明白社會是要知道究竟這些由我和司局長進入社區對話的平台,從中得到了甚麼信息,所以我們將會在本月內走入社區,安排這些在地區的對話平台,當然亦盡量希望這些對話可以公開,但都要視乎情況——如果情況出現太大混亂,可能亦令我們這個坦誠對話難以進行。就這項工作,當我們有了詳細安排,會再透過傳媒向社會交代。

+16
+15
+14
你好。林太,想請問李嘉誠先生提到希望政府對社會未來的主人翁,即年輕人,網開一面,你覺得他的講法是否與你之前所說的情況一樣,即是違反法治精神?第二,美國審議《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透過每年準備一些報告去審視香港的特殊地位,你覺得這樣會否變相令美國成為特區政府施政,或參與特區政府或影響特區政府施政,變成可能是一個持份者角色?謝謝。
記者

第一,正如我所說,在這兩、三個月期間,很多人公開發言,我不會評論個別人士的發言;但特區政府對於香港青年人的關心、關愛,是我們特區的政策,尤其是本屆政府自成立以來這兩年多,我們都透過不同政策,無論在青年人的學業、事業、創業方面,不斷去做一些新政策,亦給予青年人有更多參與政府政策的機會。但經過這次事件,我同意我們應該做得更多、做得更好,而令我們做得更多、做得更好,最重要的渠道就是與青年直接對話,去聆聽青年人的心聲,這是第一點我想說的。第二,就是法治。特區政府一直堅持法治,法治是香港很重要的核心價值,任何違反法治的行為都不應該受特區政府認同和支持,所以在這次事件中,我們都是堅持違法行為一定會依法追究。

有關於第二個問題,其實美國國會部分議員提出以《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來介入特區事務不是第一次;以我們所知,自從二○一四年,每一、兩年他們都會提這個議案,當然以往從沒通過。特區政府對有些外國國會──這次事件為美國國會──通過這些在他們當地的草案介入香港特區的事務是絕不認同,表示深切遺憾。事實上,我相信在國際上,大家都要互相尊重,每個地方的國會應該處理自己國內的事務。特區政府的事務應該由特區來處理,尤其我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轄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外國議會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特區的內部事務都是極不恰當,亦不會容許它成為香港特區事務如你剛才講並形容為的一個「持份者」。我在此希望不要再有本地人士,特別是身處某些位置的人士,主動要求美國政府或美國國會去通過這個將會影響香港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林太,你好。想問因為昨日你都去了港鐵視察,你剛才都說過你想落區,想問為何昨日去了港鐵站視察,是否就是你落區的第一步?如果是的話,你是否真的有誠意與市民對話?
記者

我們非常有誠意與市民對話,但昨天的視察不是屬於我上星期三所說、我和我的司局長會主動走入社區與市民直接對話;那純粹是作為行政長官,我有多個責任,當我們這麼重要的基建在一日之內受到這麼嚴重的破壞,我有責任親自視察,看看情況怎樣,從而回到政府內部,看看有甚麼需要部署。這和落區直接聽市民意見,是行政長官兩類不同的工作。至於我落區後,大家留意到,我們都有發新聞公報,下午亦由我們相關的司局長與這兩個重要機構──即機管局和鐵路公司──的高層開會,一方面檢視過去這個周末他們的部署、體驗,看看有甚麼地方可以改進,若下一次遇到很嚴峻的挑戰時,能夠將影響減至最低;另一方面亦讓我們的有關部門,包括出席的運房局、運輸署,還有警務處,可以因應他們總結的經驗,知道在哪方面可以做得更好。我也想清晰帶出一個信息,不時都聽到有些人說,很多這些工作都是由警務處獨力支持,我想在此重申,其實整個特區政府都全力支持警務處止暴制亂的執法工作,亦透過我們高層的統籌,令每一次大型行動或防禦性行動中,都能各司其職,盡量配合得更好。

+14
+13
+12
你好,特首。三個月以來,我們也看到大量香港的城市設施被暴力的示威者進行大肆的破壞,像機場、地鐵、道路設施等等。我們也知道,香港的城市設施是屬於全體市民的共同資產,也有人在網上提出,這個損失要讓破壞者去買單。我想問一下,對於幾個月以來,香港的城市設施受破壞的整體情況是怎麼樣?政府有沒有統計的數字,還有這種修復會不會有專門的資金?同時,想問一下,特區政府對於下一步如何阻止這種破壞城市設施的行為?謝謝。
記者

我剛才主動說,在上個周末,我們見到香港兩大基建,一個是香港國際機場、一個是香港鐵路,受到很嚴峻的挑戰。當然每次我們都盡量去掌握情況作出部署,所以上星期六,各位見到我們能夠保護香港國際機場,當天的整體運作很順暢;但個別旅客是受到影響,因為他恐怕出現堵塞,比以前早到機場,有的跟我說是早了幾個小時到達飛機場。整體來說,是成功避免了一場嚴峻的挑戰和堵塞,但是這個部署是有代價的,我們要動員大量人力來保護香港國際機場。相對來說,鐵路是非常複雜、非常麻煩,因為香港的鐵路系統龐大,我們每天接載五百萬人次,我們有超過九十個站,所以要動員人手去保護每一個地鐵站可以說是不可能的要求,我們也不知道哪天、哪個時候、暴徒要到哪兒去破壞地鐵。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全社會每一個市民對於我們這麼重要的基建,對於香港是珍惜、是愛護的,必須要跟這些破壞者說,我們不再容忍這些行為。

過去兩、三個月,破壞的程度很高;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一個統計數字,但是資金應該足夠的。我們最重要的就是先把運作恢復起來,把對香港市民的影響減到最低。往後怎麼阻止,源頭還是令暴力的人不再去破壞,我們就能把破壞停下來;要是他仍然在網上鼓吹這些破壞的行動,我們就好像上個周末,盡量做好部署。我再次強調,有的時候,基於我們的社會環境、我們城市管理的複雜性,很難完全能夠把它保護起來,所以我再一次呼籲香港市民,必須要共同維護香港的社會秩序,必須要跟暴力分割;唯有這樣,我們才能保證香港社會的安定、平靜,回復我們熟悉的香港。多謝大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