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從九鐵主席到建制壞孩子 田北辰:改革者自知不受歡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震動政界。《香港01》訪問立法會議員、剛於區選落敗的田北辰,談起他在政界的角色。田二少自言,由始至終都定位自己為一個「改革者」、「監察者」,在建制內盡可能推動改變。田北辰除在政界累積的知名度外,最為人熟知的,自然是他十多年前擔任九廣鐵路主席。昨日(12月2日)正好是兩鐵合併12周年,在訪問中,田北辰亦詳談起管理鐵路公司的經歷。

講到擔任九鐵主席時期的田北辰,可能不少人第一時間會想起2006年的「兵變」事件。其實田北辰當年是受政府之託,改革被指為「獨立王國」的九鐵,改變管理作風,引入改革措施,並支持兩鐵合併,但在過程中遭受內部反彈,始料未及。

對比今日,到底這段經歷如何影響田二少在政界的定位?他表示,當年在九鐵推動管理改革,到今日放諸政界,理念依然沒有變,希望逐步推動改變政府行為,做事必須聽民意,縱使過程中要受人攻擊也如是:「改革者怎會受歡迎?總會有人不開心,無論如何都受人攻擊。」

+2

上篇:【專訪】溫和建制照樣敗選 田北辰:北京終須放寬對港政策

被派往管理九鐵 田北辰:主席有四個老闆

一切要從九廣鐵路的背景講起。1983年,《九廣鐵路公司條例》生效,九鐵獨立於政府架構外,政府成立九鐵公司管理局,以類似上市公司董事局的方式監察鐵路運作。然而由於政府管不住九鐵管理層,九鐵被指成為「獨立王國」。前庫務司及運輸司楊啟彥自1996年起,兼任九鐵主席及行政總裁,請來多名前高官加入九鐵,管理層又可自行釐定薪酬,九鐵被指成為「退休高官俱樂部」。管理局亦曾被揭以公司名義購買遊艇、名貴私家車等,卻同時加票價,惹來非議。

田北辰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入主九鐵。2001年,政府修例分拆管理局主席及行政總裁職位,該年12月委任田北辰擔任主席,楊啟彥留任行政總裁。

「我接受任命時,曾經問過政府官員,到底我的最大老闆是誰,沒有人能回答我。」田北辰如此說。他認為,當年擔任九鐵主席,至少要服務四個利益不一致的群組:「特首有兩個老闆,一個是香港市民,一個是北京,但鐵路公司主席呢?至起碼有四個老闆:管運輸和工務的局長、管錢的局長、公司員工、公眾。」他提到,運輸局長重視的是工程、鐵路網完善;管庫務的局長重視公家鐵路有否蝕錢;員工重視工作環境;公眾重視車費便宜、車程安全快捷。

田北辰曾任九廣鐵路主席。(運輸及房屋局網頁/資料圖片)

稱楊啟彥「不是好朋友」:我當時想幫他

在田北辰任主席的年代,他嘗試對外增加透明度,改變九鐵的官僚形象,處理好公關,但同樣成為內部爭議的來源,例如「西門子事件」。事緣2002年初有傳媒揭發,九鐵建造西鐵工程期間,車務控制中心通訊系統承建商西門子公司無法按照合約如期交貨,九鐵為免西鐵延遲通車,非但沒向西門子索償,反額外補貼1億元予對方,事件轟動一時。

2002年5月,楊啟彥出席一場記者會期間,稱與田北辰認識很久,更是他的好朋友,但田北辰隨即澄清「希望你不介意,我們不是好好的朋友」,令對方尷尬非常。

承認對方拒見最後一面

田北辰指:「當時我領導九鐵管理局調查西門子(事件),被查的人衝口而出,和調查的人互稱好朋友,只會讓公眾不信任調查,我當時其實想幫他,只是想表示,我們雖然認識多年,但未算是深交。」事過境遷,楊啟彥於西門子調查報告出爐後,2003年底退任行政總裁,並於2007年病逝。

有報道指,楊啟彥病危之時,田北辰向其楊啟彥太太表示想前往探望,但楊本人拒絕。記者問到此事是否屬實,田北辰遲疑數秒,承認:「此事是真的。」他語帶慨嘆表示,當日可能一時之間沒有考慮到對方的感受,言論覆水難收,但至今仍然相信自己是出於一番好意。

在九鐵「兵變」事件後,政府介入調停,田北辰與時任九鐵署理行政總裁黎文熹(中)在記者會中握手以示和好。圖左為時任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政府新聞處圖片)

企硬改革釀內部不滿 終致「兵變」

田北辰自言,任內亦為九鐵引入不少改革措施:「我引入月票制度,公司(九鐵)賺少了錢,但許多收入不高的乘客,可能省下二、三百元,對他們已經很重要;鐵路事故通報怎麼可能相隔20分鐘?乘客整個車程平均也只是30分鐘,所以我要求8分鐘便通知傳媒;兩鐵合併後鐵路網絡可以無縫接駁,轉幾條線也不用多次收費,所以我支持合併。」

不論是否同意田北辰的政見和作風,但他當日引入的改革:月票、8分鐘通報,又無可否認,是今日港鐵仍然保留的制度,兩鐵合併亦在2007年12月完成。可是順得哥情失嫂意,田北辰以企業形式管理鐵路公司,重視對外公關,對外自能減少批評聲音,但對內則要面對員工的壓力,認為他「干預專業」,影響內部士氣。

「8分鐘通報,結果就是公司經常見報,同事的壓力很大,但我認為鐵路公司是要服侍客人為先;月票令公司賺少了,董事局阻力也很大;兩鐵合併公司內部意見也很多。結果我都企硬,我到今時今日的理念都是這樣,最後當然是得罪人。你要趕我走,那就趕吧。」

2005年底,東鐵有列車被發現組件出現裂痕,田北辰為平息不滿,在內部調查未有結果之時,已迅速向公眾道歉,又慨嘆一人之力「無法改變公司文化」,內部不滿升溫。結果在2006年3月,20名九鐵管理層發動「兵變」,連同數千員工聯署,嘗試迫使田北辰下台,批評他干預過多,製造「責難文化」。其後政府出面擺平事件,田北辰留任主席,發動事件的管理層亦受處分。事件導致九鐵形象重創,政府下定決心出手促成兩鐵合併,新公司由地鐵主導。

在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中,民主派大勝,田北辰及多名建制派現任立法會議員都相繼落馬。(資料圖片)

運用九鐵經驗 望改變政府行為

回首九鐵經歷,田北辰形容,自己後來從政亦是秉持這種理念,通過講道理,督促政府改革。中間溫和路線,在對立的政治環境中從來不好走。一旦拿捏不準確,隨時兩邊不討好。在政界,自稱「中間派」最後失敗收場,或是被迫歸邊的人俯拾皆是。但田北辰一直認為中間溫和路線大有可為,尤其在立法會選舉比例代表制中,總有一部分市民會支持。

「我希望做到的改革是,在今日特首仍然不是全民選出之時,政府做事也要正視民意。」聽起來好像頗抽象,田北辰舉例指:「有些爭議議題像《逃犯條例》般,事前做得太急無諮詢,議題當然成為炒作的對象。當見到幾十萬市民上街和平遊行反對,政府就應該快點叫停;官員做得不好,就應該問責下台。政府是要回應,不要迴避民意。」

田北辰認為,當有數十萬市民上街和平抗議時,政府就應聽從民意煞停修例。(梁鵬威攝)

自知改革者「神憎鬼厭」

做建制派的「壞孩子」,提反對意見,隨時要付上代價。不數遠的,田北辰的兄長田北俊,於2014年就曾因為呼籲時任特首梁振英考慮辭職,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職位。

田二少認為,推動改變一時之間無論如何也會承受批評,但能帶來長遠的效果:「你要推動改變,當然有些人會開心,有些人的利益會受損。有哪一個改革者在當時會popular(得人心)?一定是神憎鬼厭。但有些事我認為是對的便會做,這才是我的從政理念,也是我作為基督徒的信仰。」

今日香港社會政治氣氛對立,要歸邊的人悉數歸邊,被稱得上是溫和、中間派的人,大多都游離於體制之外,或是已淡出政界,田北辰是少數既有廣泛知名度,又活躍於政界的一人。當日在九鐵飽受批評的他,自言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能帶來實質改變。姑勿論這路線在現實政治是否可行,但田二少所主張的「講道理、聽意見」態度,倒是在任何人、任何時候都需要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