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19】難忘6.11「神奇之夜」 鄺俊宇:風波為議員賦新意義

撰文:吳倬安 陳小瑜
出版:更新:

2019年,是香港人難忘的一年:「6.9」百萬人上街反修訂《逃犯條例》、「6.12」包圍立法會、「6.16」二百萬人上街、「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中大二號橋大戰」、「理大圍城戰」等章節,一一成為香港人無法磨滅的憶記。每每在驚心動魄的時刻,總會見到鄺俊宇無所不在的身影,「鄺囝」亦因而升格為「鄺神」。
回顧2019年這場舉世矚目的修例風波,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接受《香港01》訪問時說,若要小總結,6月11日是整場運動的關鍵,「如果『6.11』(留守者)被驅散,就不會有『6.12』(包圍立法會),條例就會恢複二讀,過去六個月的局面亦會完全唔同」。他形容,「6.11」是改變香港歷史的「神奇之夜」,亦從此為民主派議員賦予上新意義。

鄺俊宇認為,「7.21」是令香港人和反修例運動「返唔到轉頭」的轉捩點。(黃寶瑩攝)

「6.11」:為議員角色賦予新意義

2019年6月9日,是香港史冊上非常重要的一頁,數以十萬計的香港人在酷熱天氣下,浩浩蕩蕩走上街頭,向政權發出反對修例的呼聲。發起遊行的民陣宣布有一百萬人上街,但政府在當天晚上11時發聲明,堅持於6月12日在立法會恢復二讀《逃犯條例》修訂,此一取態令局勢急促升溫,網民動員在「6.12」當天早上包圍立法會,大戰一觸即發。

6月11日傍晚,大批年輕人乘搭港鐵抵達金鐘,準備在立法會外「留守」,防暴警員如臨大敵,在港鐵站內不斷截查市民。當時身處立法會的鄺俊宇帶著一部電話、一個俗稱「小露寶」的咪高峰,與朱凱廸等民主派議員到港鐵站了解情況,希望調停警民之間磨擦。那個晚上,鄺俊宇在金鐘港鐵站一帶遊走,並以Facebook直擊現場情況,他形容那夜猶如「神奇之夜」,除了調停和化解衝突,更令他意識到議員身份能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當時落到去(港鐵站)都唔知做到乜,一落去就見到『唔好搞我後面』阿sir,我哋監察著搜身過程,呢件事之前我哋(民主派)都唔知議員身份原來可以咁用,就好像電腦『超頻』咁發揮作用。」

當晚鄺俊宇的Facebook直播片段最高峰有三萬人同時收看,「我前排睇返6月11日嘅直播(片段),我諗當時如果我係一個市民,喺屋企睇住直播,個心一定會好梗。」正如鄺俊宇所說,若「6.11」晚上留守者被驅散,「6.12」的事就不會發生,修例很可能火速在立法會三讀通過。

「6.12」:深感港人久違的信任

最終在6月12日的早上,數以萬計市民在立法會外一帶聚集,令立法會無法運作,前一晚徹夜無眠的鄺俊宇在早上8時,走在立法會停車場後的位置,站在欄杆上,呼籲留守者和警方不要發生衝突,而他站在欄杆上的照片亦被網民廣傳。鄺俊宇憶述,當時他最深刻感受的,不是自己講話內容,而是有「勇武」派留守者馬上從後扶著他,鄺俊宇認為這就是香港人久違的信任,「『信任』係呢場運動最重要、最重要嘅一環,陪你(留守者)通頂產生咗信任,『勇武手足』跳過嚟扶著我、驚我跌,你諗下如果『6.11』之前,一個民主黨議員企上欄杆,『勇武手足』點會理你?」

留守者和示威者將立法會包圍,逼使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早上宣布暫不召開會議,當時坐在添美道休息的鄺俊宇聞悉此訊息,頓時鬆一口氣,疲於奔命的他暈倒在地上,「通宵咗一晚,不斷跑、跑、跑,第二朝咪暈咗囉,暈咗係有原因嘅!當時我坐咗喺到,聽到梁君彥宣布11點唔會開會,我梗係放鬆咗,然後暈咗,我迷糊之間記得,當時有3隊First Aid幫我做三次唔同嘅急救、篤咗三次手指、淋咗三次水。」

6月12日,留守者和示威者將立法會包圍,逼使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早上宣布暫不召開會議,當時坐在添美道休息的鄺俊宇聞悉此訊息,頓時鬆一口氣,疲於奔命的他暈倒在地上。(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遭伏擊後陷情緒低谷 回想從政初心

7月21日晚上,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無差別襲擊途人,香港人對當時的畫面仍歷歷在目。回頭看來,鄺俊宇認為「7.21」是令反修例運動「返唔到轉頭」的轉捩點,同時為香港人帶來永不磨滅的疤痕。

「鄺神」積極投入反修例運動,亦令他成為施襲目標。9月24日早上,鄺俊宇在天水圍遭三名不明人士伏擊,向他拳打腳踢,一人更手持攝錄機拍攝整個過程。遇襲事件雖沒有為鄺俊宇造成嚴重外傷,但令他一度陷入情緒低谷,如今回想起來,仍有不為外人道的難處。他憶述,當時正值立法會休會期間,他因事件而情緒一度不穩定,與外界幾乎斷絕來往,花了一星期沉澱和思考才能走出低谷,他特意感謝那段期間家人、「身邊人」的陪伴,幫助他走出陰霾,支持者和市民的來信也發揮了很大作用,「(遭襲事件後)市民開始寄信嚟,我遇襲後講過:『我以擔任香港人的議員為榮』,有支持者喺信入面話:『我以你擔任香港人的議員為榮』,打開封信,全部都係我七、八月嘅相,我自己都無,對我幫忙(鼓勵)好大。」

鄺俊宇說,遇襲後的情緒漩渦,讓他參政的初心更為堅定,「調整期間,我問自己十幾年前當選區議員係為咗乜,回頭睇返,呢半年喺我身上發生嘅嘢好似過咗大半世,我經歷嘅係陪大家守、陪大家打仗、陪大家食催淚彈,做幕後支援。小朋友有大學offer但無錢讀書,我哋幫佢拎返個offer;救護員燒傷背脊,我哋協助佢。呢個唔係我從政一直好想做嘅嘢?就係想幫人,同香港人一齊行。」

鄺俊宇的情緒因遇襲事件一度飽受困擾。(黃寶瑩攝)
鄺俊宇在2007年以23歲之齡當選元朗區議員,2016年參選「超區」以49萬票成為「票王」。(黃寶瑩攝)

立會過半?鄺俊宇不樂觀:難度好高但我哋都要做

前瞻這場政治運動的發展,鄺俊宇坦言無人可以準確預測,他只知道一件事,民主派未來需有更好的表現,更「貼地氣」走近市民、幫助市民,香港的民主運動才可走得更遠更闊。他說,反修例運動無大台令政黨生態提升至另一層次,政黨將集結政治思念相近的從政者,但並不代表要畫地為牢,必須更「落地」,「唔好覺得自己高高在上」。他又「溫提」在區議會選舉勝出的素人同僚,政治、民生須同時兼顧,「唔好以為(市民觀察期)有黃金100日畀你慢慢做,現實係10日都無,唔懶得」。

對於有學者評估民主派能乘著民意巨浪,在明年立法會選舉取得過半數議席,鄺不感樂觀,指立法會選舉比例代表制與區議會單議席單票制完全不同,若要取得過半數議席,需視乎香港人創造奇迹的能力,以及能夠攻陷多個功能組別議席,不過他認為即使困難但仍要堅持信念,「難度好高,但我哋都要做(立會選戰),如果自己都唔信可以做到(過半數),咁就無得玩。」

鄺俊宇強調,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只是「支線任務」,「主線任務」仍是反修例運動和香港未來的民主發展。

總結2019年,鄺俊宇感恩今年為香港人換來久違的信任,同時讓他重拾從政的初心。展望2020年,鄺俊宇的立法會議員任期餘下十個月,他為自己訂下兩大目標,包括進一步推動動物福利法立法,以及倡議和推動更多社福政策,例如提高長者生活津貼、為全民退保「鋪路」等。

至於反修例運動的走向,鄺俊宇希望港人不要抱「End Game(終局)」心態,「我哋唔係要贏戰役、輸戰爭,我哋諗得長遠,呢個(反修例)運動係要入骨入血,將呢場運動內化喺日常生活,說到底就係證明香港人『唔好蝦』,希望大家留下有用之軀,唔好以作無謂犧牲為目標,而係諗如何聰明地遊走。」

鄺俊宇希望港人不要抱「End Game(終局)」心態。(黃寶瑩攝)
9月24日早上,鄺俊宇在天水圍遭三名不明人士伏擊,向他拳打腳踢,一人更手持攝錄機拍攝整個過程。(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自「6.11」、「6.12」開始,鄺俊宇不斷遊走在衝突現場,調停警民衝突和保護學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