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林鄭做不來的由駱惠寧來做?化零為整的社會統戰工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28日第二度落區,視察新落成的鯉魚門公園度假村香港緊急防疫觀察中心。根據中聯辦的新聞稿,駱此行目的是「看望並慰問工程建設者」;然而眾所周知,駱此舉的想達到實際效果,是要「安撫」對疫情仍然充滿焦慮和惶惑的普羅港人。不得不說,是穿上民生議題外衣的政治公關表演。

駱惠寧上次(17日)走訪在港中資企業的米糧及日用品倉庫,今次視察檢疫中心,兩次貫連起來,就串起一條「中央全方面協助香港防疫」的主線。而背後的大圖畫,就是想拉近北京與港人過去大半年因修例風波而產生的心理距離。這本是特首林鄭月娥的工作,如今由駱惠寧來做,這究竟是中、西環的有機新「分工」,還是港府能力不逮的無奈「缺位」?

駱惠寧早前(17日)到訪多間在港中資企業,探訪員工,並了解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下防控、市場供應、金融紓困及風險防範等工作,期間視察米倉、油庫、銀行等設施。(中聯辦圖片)

過往的中聯辦主任,曾被人批評「應高調時低調、應低調時高調」、「聯絡權貴階級熱衷、聯絡普羅階層疏落」;半個月內就香港民生議題兩度落區,更幾乎是從未見過。當然,駱惠寧做了前人所未做,絕非想打破框框、豎立新風這麼簡單,而是底子裏在極速「摺起衫袖」向北京交「統戰」大多數港人的功課。

駱惠寧借疫情切入,曲線向港人傳遞中央「關顧之情」,屈指一數,已是第三次。第一次到訪在港中資企業,第二次借去函港區人大政協講「血濃於水」的疫潮感言,而今次訪緊急檢疫中心同樣「出師有名」--原來鯉魚門公園度假村香港緊急防疫觀察中心由在港中企「中國建築」承建。中資企業在港無孔不入,深入各行行業、各階層、各層面,與港人生活緊緊扣連,駱惠寧似乎是最懂得利用這個「舞台」的中聯辦主任。

這當然與駱的出身有關。駱惠寧在安徽、青海及山西當過官,更做過後兩省的第一把手,懂得掌握議題和群眾心理。2014年,主政青海的他曾到訪當地重點貧困村,「與農民勞作、吃飯」,又曾在人民日報撰文,大談領導需要走進群眾,並要「放下架子、俯下身子、拋開面子,與群眾坐在一條板凳上拉家常、問冷暖,和群眾一起流汗」。駱顯然想將當省長、省委書記的手法,搬來香港這邊做。

值得留意的是,駱惠寧似乎在以「鴨子划水」的方式,在湖底下逐步推展統戰工程。訪中企,確保內地糧食、日用品供港不斷鏈是為第一步;視察由中國建築承建的緊急檢疫中心,向被隔離者及鄰近居民大派「定心丸」是為第二步;而第三步、第四步可能就在不日上演,一步一步地將「內地」與「香港」這兩個本來漸行漸遠的詞再次扣連起來。

有人說,經歷修例風波的沉重教訓,北京將調整統戰路線,由以往斜重拉攏權貴,改為拉攏廣大民眾。這說法是真是假還有待時日證明,過程中會否荒腔走板更值得拭目以待,但新中聯辦主任正用「化零為整」模式,想將一片片割裂獨立的中企串連起來,扣掛上香港民眾的生活層面,用意甚明。這條路徑,林鄭不方便走,於是由駱來代勞了。

不得不提的是,駱惠寧頻頻出「軟功」,不代表中央的對港政策「軟化」。在中聯辦發布駱惠寧視察鯉魚門度假村緊急檢疫中心消息的幾個小時前,警方才高調拘捕及起訴被視為民主派「元老」的黎智英。有建制派人士指,北京對香港是軟硬兼施,軟的更軟,硬的更硬;一邊在香港社會擴大統戰面,一邊對民主派內的「極端」人物加大擠壓力度。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