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專訪】楊森析形勢:民主派可奪37席 地區直選增2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選舉今年九月舉行,民主派盼乘著區議會選舉大勝的勢頭,向立法會議席過半的目標邁進。縱橫政壇三十多年的民主黨前主席楊森日前接受《香港01》專訪,多角度解構民主派的立會選戰形勢。楊森相信,民主派有力九龍東和新界西直選分別多奪1席,並有望攻克飲食界、工程界、批發及零售界和體演文出界議席,加上區議會(一)功能界別和「超區」1席,料民主派最多能取得37席,成為立法會大多數。

楊森又說,民主派議席過半不再是天方夜譚,並呼籲香港人把握最後機會登記選民,「希望大家(民主派)今次可以齊心,我覺得今次可以做到一個歷史紀錄,並唔係完全無機會(過半),以前…我以前根本唔會講呢番說話(議席過半),因為係天方夜譚,但依家並唔係天方夜譚。」

楊森認為,民主派議席過半不再是天方夜譚。(盧翊銘攝)

投身民主運動30年 近年深受多樁歷史性事件鼓舞

楊森是香港政壇的「元老級」人物,他在80年代參與匯點,曾擔任該黨主席,他於1990年加入港同盟,並於翌年首次出戰直選,成為晉身立法局議員行列,他一直擔任議員至2008年「交棒」。楊森「交棒」後持續參與民主黨的黨務,前年才卸任中委,現仍為民主黨黨校校長。本身是學者的楊森仍在港大和教大執教鞭,現時每年在港大任教一個課程。

雖然已「交棒」多年,現年72歲的楊森仍不減民主參與,他日前接受《香港01》專訪,大談對年底立法會選舉和本港政局的看法和分析。民主派於區議會選舉取得逾380席,投票率高達71.23%,乃香港有史以來前所未見,楊森說在區選前已估計民主派能大勝,但無想過投票率能夠高達七成,「唯一估唔到投票率可以去到七成,最多五、六成已經『好緊要』,但係建制派都有加票,只係新增嘅選票蓋過晒佢哋(建制)啲鐵票。」

楊森表示,由2014年「雨傘運動」、去年反修例運動和區議會選舉,到香港人自律應對肺炎疫情,令他深受欣慰和鼓舞,「我哋從事民主運動三十幾年,以前唔會係廣泛市民參與,參與嘅只係一啲政治活躍人士,但經過咗『八九六四』、『雨傘』、『反送中』、區議會選舉,今次係廣泛性參與,除咗幾十萬新登記選民外,仲有以前登記咗選民但無投票嘅人出晒嚟(投票),七成投票率喎,只係區議會咋喎,(區議會)本身係無乜實權。」

楊森指出,民主派在議會過半有為市民「把關」的作用,包括阻擋《基本法》23條提上立法會。(盧翊銘攝)

料九龍東、新界西各增一席

距離立法會換屆選舉只有半年,以議席過半為目標的民主派正積極為選戰部署,包括協調舉辦初選,力圖在立會選戰再下一城。民主派去屆在地區直選取得19席,加上3席「超區」和8席傳統功能組別,共取得30席,倘要議席過半,需至少有6席增長。

楊森分析指,民主派去屆在九龍東和新界西因「撞票」而丟失一席,他認為只要民主派在上述兩區做好協調,很大機會在兩區直選有議席增長,地區直選議席有望增至21席。至於功能組別,楊森估計民主派能在飲食界能「翻盤」,「黃店賣下咖啡、賣下熱狗,小本經營就有一票,(小店)只要支持黃色、民主信念,開魚蛋檔又得,飲食界機會好高」。楊森認為,民主派亦有望攻克另外三個由建制派把持的功能組別,即工程界、批發及零售界和體演文出版界。

楊森進一步指出,若民主派在直選增至21席、傳統功能組別增至12席,再加上區議會(一)功能界別及三席超區,民主派有望最多奪取37席。

希望大家(民主派)今次可以齊心,我覺得今次可以做到一個歷史紀錄,並唔係完全無機會(過半),以前…我以前根本唔會講呢翻說話(議席過半),因為係天方夜譚,但依家並唔係天方夜譚。
楊森

楊森指出,若民主派在直選增至21席、傳統功能組別增至12席,再加上區議會(一)功能界別及三席超區,民主派有望最多奪取37席。(盧翊銘攝)

年輕一代反對搶攻立會 楊森:我哋嘅理想國唔會突然之間出現

有不滿傳統泛民主派的年輕一代和本土派人士對議席過半目標存疑,認為經過「DQ」、反修例運動後,不應再相信現行體制和選舉,更不應挑戰屬舊體制的功能組別。對於這種路線之爭,楊森直指,「我哋嘅理想國唔會突然之間出現」,即使民主派在立法會成為大多數,但當前制度也非民主體制,也未必能達至雙普選,亦不能組織政府,但不能坐以待斃,「唔好話:『我哋(民主派)唔同建制派玩』、『一國兩制信唔過』而唔去參與選舉,我無話(一國兩制)信得過,我覺得(香港人)可以攞幾多就攞咗先,唔好話有普選先參與,我哋(民主派)要把握目前。」

楊森又指出,民主派在議會過半有為市民「把關」的作用,包括阻擋《基本法》23條提上立法會、否決香港人不認同的法例和草案等;他又特別提到,若《預算案》被立法會否決,根據《基本法》51條,政府可申請臨時撥款或解散立法會,而根據《基本法》52條,重選立法會後仍未能通過《預算案》,行政長官必須辭職,因此他認為泛民議席過半的意義非常重要而深遠。

唔好話:『我哋(民主派)唔同建制派玩』、『一國兩制信唔過』而唔去參與選舉,我無話信得過(一國兩制),我覺得(香港人)可以攞幾多就攞咗先,唔好話有普選先參與,我哋(民主派)要把握目前。
楊森

每逢選舉,楊森均會落力為民主派助選。(資料圖片)

主動回應「奪權論」:只是在兩制下爭高度自治

有報道指,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上月底與建制會面時提及,「反對派」欲取得立法會過半議席屬「奪取管治權」,楊森在訪問中主動回應「奪權論」:「(奪權論)反映佢哋(中央)對『一國兩制』都無信心,心目中就想變『一國一制』。奪乜嘢權啫?呢啲係《基本法》容許嘅,《基本法》只係講香港喺軍事、外交無權,唔可以有駐軍。」

楊森強調,民主派只是在一國之中爭取兩制的高度自治,質疑「奪權論」等如推翻鄧小平對香港的承諾。楊森又指,從中聯辦、港澳辦換人可看出中央治港的態度,他舉例指港澳辦主任換上夏寶龍這類「中央大臣」,反映中央不信任港澳系統,認為他們過去辦事不力,因此希望加強中央對香港的管治,「以前最多咪派個許家屯(新華社社長),處理『九七』嘅嘢。經過二十幾年,中央覺得中聯辦、港澳辦不力,要搵信得過嘅左右手、大臣直接管,如果過半就奪權,咁即係中央唔諗住放權和落實真正嘅高度自治。」

楊森認為,民主派議席過半不再是天方夜譚,呼籲支持者在5月2日前登記做選民,又望立法會選舉能保持七成投票率。雖然現時有多個傳統政黨和「素人」爭相出戰立會,議席僧多粥少,楊森認為只要所有人目標一致,以議席過半為目標,推舉勝算最高的人選出戰,便可逐步收窄不同板塊和光譜的分岐,包括舉辦初選、採取「棄選」策略等;又指若小政黨擔心初選對大黨較有利,可擴大初選選民基礎,減低政黨在初選中的影響力。

2016年,楊森與張文光(右一)、李柱銘(右二)為鄺俊宇助選。(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楊森(右六)曾出任民主黨主席。(資料圖片)

(法新社)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