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會改選.專訪︳開明派當選斷內地交流? 林洋鋐:妹仔表錯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律師會本周四(28日)改選理事會,10人競逐5個空缺,其中5名「開明派」律師林洋鋐、彭皓昕、蔡穎德、陳嘉豪、黃耀初分成兩隊出選,冀把開明聲音帶入律師會。其餘5名參選人主打「專業牌」,獲律師會會長彭韻僖拉票支持。

2018年曾伙拍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參選律師會的「人權律師」林洋鋐,與出身公民黨的義務律師彭皓昕組成團隊,政治立場鮮明。二人在會員大會改選日前接受《香港01》專訪,細述香港法治前途。距離投票日僅數日,二人不諱言選情不樂觀,希望可以盡做。林洋鋐平靜表示,經過今次宣傳規模,若發現業界依然不支持「比較開明的聲音」,都只能接受。

五月初,「開明派」團隊共同亮相,到律師會提交報名表格,又召開記者會造勢,兩隊異口同聲期望律師會能更堅定守護法治。當時林洋鋐在會上更形容,今次選舉是保留原有法律制度和「一國一制」之間作抉擇。豈料事隔不過半月,香港局勢風雲變色,中央已有「抉擇」,今年全國人大會議議程包括審議橫空出世的「港版國安法」,針對分裂國家、外國勢力干擾等四類行為,並於5月28日表決,剛巧與律師會改選同日進行。

林洋鋐、彭皓昕二人平日公務繁忙,採訪只能約在星期天進行,記者下午三時來到林洋鋐的律師行。其他同事休假,身為老闆的林洋鋐一身便服到場,與平日律師形象大相逕庭,「星期日要輕鬆啲」,他解釋。律師行位於油麻地,街上一片平靜,同日在一港之隔的銅鑼灣大批市民正參與「反國安法」遊行。記者和二人訪談期間,桌上的手機不斷跳出新聞,提醒最新被捕人數。

「相比之下,我們的選舉很微不足道,這件事太大。」林洋鋐甫坐下便如此說,「特別是我這一代的人,親身經歷前途談判、《中英聯合聲明》草擬、《基本法》草擬,不斷聽到當時的政權對香港國際社會的承諾。未夠23年已經將承諾踐踏撕破,這是很嚴重的。」他失笑道:「這已經超出我們所講的選舉範圍......其實今天應該講選舉,不過我講多了。」

彭皓昕:我們還有多久去保有不同的法律制度?

林洋鋐說話時,彭皓昕在旁低頭沉思,不時點頭。她三十出頭,身形嬌小,但說話時神色沉穩,一字一句都經斟酌,感覺反比林洋鋐更老成。

「我想這甚至是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彭說,《中英聯合聲明》列明香港有自己的立法權,但「港版國安法」等同人大幫香港立法,「講到可以在香港成立執法機關去處理國安問題,這已經是徹底改變『一國兩制』形態。」說到後來,語氣變急,「為什麼很多內地人、外國人會來香港做「『律師仔』?因為香港制度不同,這就是香港律師的擔憂,到底我們還有多久可以保有一個不同的法律制度?」

全國人大會議將審議「港版國安法」的消息傳出當晚,律師會會長彭韻僖火速回應,林洋鋐對該聲明時感驚訝,斥律師會不應為假命題背書。(黃舒慧攝)

批彭韻僖火速回應國安法 

律師會理事會一直被指「親建制」、「親政府」,近期最飽受「開明派」候選人抨擊的一點是早前港澳辦和中聯辦引發有關《基本法》第22條的爭議時,律師會以「仍在研究相關議題」為由,遲遲未有表態。但在今次全國人大會議將審議「港版國安法」的消息傳出當晚,律師會會長彭韻僖已火速回應,指希望就保障國家安全與保障人權自由之間取得平衡。

林洋鋐坦言見到該聲明時感覺驚訝,「我們見不到在香港有國家安全的真實問題。」他指唯一一個講香港獨立的民族黨已經被取締,反修例運動中高舉的「五大訴求」也完全看不出有什麼國家安全問題。「當律師會會長一開始就把這些議題定為國家安全的前提之下,這本身已經是一個假命題。」斥律師會不應為一個假命題去背書。

言畢,他又按耐不住補充一句,「22條又唔見反應快得咁緊要,一講人大立法就飛身出嚟,話係國家安全,呢啲又唔需要研究?」

律師會會長彭韻僖及副會長陳澤銘。(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彭皓昕反問,「失去作為維生工具的『不同』時,還有什麼可以講下去?」(黃舒慧攝)

建制會員憂「開明派」入局斷內地交流

「開明派」五人合組名單參選,又擺街站又上電台,引來一些建制律師質疑過於「政治化」,特別提到大律師公會自戴啟思兩年前「出山」再任主席後,在多個法律問題上抨擊政府,公會與內地關係「冰封」,擔心「開明派」一旦全數入局,律師會變成「單聲道」。

彭皓昕反駁指,內地七成資金仍靠香港法律制度去上市,正因為香港法制不同,「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要保著『不同』,否則我們沒有價值。當你沒有了制度,可能會有好多(內地)交流,但你也沒有了本身的價值,失去你作為維生工具的『不同』時,還有什麼可以講下去?」

林洋鋐:保護香港制度不該被拒諸門外

「如果說我們堅守法治,別人就不願再有交流,我認為這對中央的一個污衊。」林洋鋐指,若香港變成和中國內地任何一個城市一樣,很多重要的角色就會失去,相信這也不是中國長期的國策。他指,毛澤東年代對香港總方針的八字真言「長期打算,充份利用」,所講即是香港法治制度,認為保護這個制度沒理由會被拒之於門外,成為不受歡迎的理由,「我認為有些人想多了,有些人是『妹仔表錯情』。」

二人在訪問中反覆強調法治受威脅時,律師會應勇於表態。但假若政府對任何意見都置若罔聞,表態又有何意義? 彭皓昕反問,「其實律師要問的問題是,為何政權、政府口口聲聲話要法治,但律師、律師專業團體就法律所講的不合其想法,政府就不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