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走過12年充權路 張超雄換崗位續發聲 憂入獄與妻女分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6年前,張超雄單身走入立法會,一直為弱勢社群、基層發聲。不愛鎂光燈,選舉宣傳單張名字也沒印上,「你唔係要認職我,你係要認識議題。」張超雄堅定地說。兒童權利、少年犯、院舍、殘疾人士、罕見病,通通都是他跟進的議題,辦公室內擺滿載著議題資料的文件夾;一隻戴眼鏡、手持書卷的比卡超聳立在書堆中,流露和善氣息。他說,這是議助送給他的禮物,寓意願與年輕人「Connect」。

上任初期曾被冠以「社福界長毛」,張超雄直言自己不是一個激進的人,父親任校長、母親是護士,他自己的本業是社工,「成世人都係建制嘅人」,「我唔係激進嘅人,只係香港統治者落後,較為前衛都當係激進分子。」

外界視張超雄為「和理非」,他卻因會議高呼「李慧琼你越權」被控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張超雄接受《香港01》訪問時慨嘆,一旦入獄最擔心的是太太和智障的女兒,唯盼監獄位置近市區一點,「掟我去石壁就大鑊,要探我好山長水遠,方便嘅話太太都話預咗到時去探吓我。」

63歲的張超雄的議員任期將於12月1日結束,正式告別議會。(羅君豪攝)

「美國條路好平坦,返嚟時已經做了7、8年主管,同輩主管可以做幾十年,可以看到我未來幾十年,好似美國高速公路,60咪(每小時60公里)揸住堂軑,無咩彎轉一路咁行好舒服。」

24年前,張超雄放棄這條平坦、舒適路,回流香港坐上這座大起大跌的過山車,展開從政之路。2004年循社福界走入議會,「將弱勢嘅人放上議會,讓呢啲困難受到關注,讓佢哋面對嘅生活呈現喺度,特別喺官員面前」,這是他一直秉持的理念。

張超雄拒任事務委員會正、副主席,堅持集中召開多個小組委員會,為的是能深入討論每個社福議題和範疇。回顧12年議會生涯,他慨嘆不少事未能達成,四年前的康橋事件,雖逼使政府修例,惟至今仍未有寸進。不過他慶幸,曾為一名患有結節性硬化症的女士,向政府和醫管局成功爭取,將藥物納入安全網和放入中央藥物名冊。

「我嘅做法與政府、建制派不同,在於佢哋會做慈善一樣,作為一種關愛,佢哋會話社會有一班弱勢,我哋真係要幫手,呢種係一種憐憫,從上而下的施予。我要嘅係爭取平等權利,希望喺過程讓佢哋覺得自己有能力,就算爭取唔到,但佢哋發覺可以爭取。」
張超雄

張超雄坦言,沒有想過因一句「李慧琼,你越權」而被控藐視罪。(羅君豪攝)

冀與本土、杯葛派多溝通 重建互信

原決定退下火線不再參選,交棒年輕人瀟灑離去,但人大決定立法會延任一年,殺他一個措手不及。去或留之間,張超雄多番思量,曾想過離開,最終為大局決定留下當「頂心杉」。惟政局變化急遽,不足兩個月北京突然出手,DQ四名民主派議員,張超雄決意跟大隊總辭,「再留喺度會對運動造成傷害,裂痕會更深,去到一個殺到埋身,踩到上心口,再唔用一個終極抗議都幾難。」

民主派在DQ4後果斷總辭,仍不敵網上猛烈抨擊,與本土、杯葛派人士的裂縫未見癒合。張超雄指,事實證明他們不是戀棧議席,「我哋有理由要留低,但要走嘅時候都會走」。他希望運動能槍口一致對外,「我哋面對政權嘅力量同我哋嘅抵檔已經係螳臂擋車,若仍互相攻擊對民主運動無好處」,未來他盼大家能多溝通合作,重建互信。

泛民總辭後,民主派的議會路是否已行到盡頭?張超雄認為議會路線難行,但不等於永遠都不行。(羅君豪攝)

議會難行但非絕路 自言「滑牙」決不再選

北京重劃政治規矩,民主派前路未明,議會路是否仍值得堅守?張超雄坦言,議會路線難行但非絕路,「始終我哋要通過制度帶來改變、鞏固改變」,進行大幅度改革開放,引進不同聲音。他稱自己不是旨在破壞制度的人,更希望建立制度,強調議會是一個核心,仍有分配資源和監察的角色。

不過,張超雄斬釘截鐵說,一定不會再參選,直言擔任議員十多年,是時候轉換崗位,應由有衝勁、理想的人接棒,「我唔係無理想,不過喺一個崗位耐得滯,做事會『滑牙』,『滑咗牙』做事始終效果會差啲,做咗十多年,讓番個位畀人啦,唔好再霸著。」

張超雄認為,現時統治者最頭痛是無辦法得到市民的心,只能磨滅大家的意志,通過遺忘,用無形紅線將大家的行為和思維框住。他強調每人都有獨立意志,最重要是對抗這種限制,「只要keep著呢團火,可能經歷低沉嘅時間,但呢種力量同盼望唔會被消滅,始終有一天會變成事實,制度要改革,壟斷控制資源到某個階段都要冧,我估運動會潛伏一段時間,但一定會回來。」

「如果我哋每個人都係一粒螺絲,我哋呢粒螺絲未必要跟大機器轉,如果有足夠螺絲唔跟大機器轉……幾龐大力量都要透過我哋每一個香港人嘅順從,先行到呢個統治意志。」
張超雄

張超雄的議員辦公室放滿了市民寫給他的信件,以及多年來參與社會運動的照片。(羅君豪攝)

憂入獄與女兒分離 「晚晚都係我氹佢瞓」

「李慧琼你越權」、「李慧琼你越權」......今年5月8日內務委員會會議,泛民為抗議民建聯李慧琼主持會議,有人被抬離場、有人離席抗議,只餘張超雄一人,走到主席台前舉起標語,不斷高呼「李慧琼你越權」,持續半小時,「我覺得無理由走,唔可以就咁畀佢咁易過就算數,佢係非法、越權,唔可以主持會議,所以我要表達意見。」

沒有衝擊、沒有擲物,或許在他人眼中「溫和」的抗議,卻成為張超雄被控違反《特權法》的理由。他直言,從沒想過和平方式表達意見會被控告,批評政府旨在產生震懾效果,「和理非如張超雄,喺議會無肢體碰撞、肢體表達都可以被捕,甚至拉去坐監,劃條紅線搵啲人出嚟打一輪,等大家驚。」

案件暫定明年2月開審,罪成或被判入獄。人生首次被控,張超雄說,最擔心是太太和智障的女兒,「擔心耐咗見唔到女兒,唔知女兒嘅脾氣會唔會改變,女兒好嗲我,我好錫個女,晚晚都係我氹佢瞓,她就會瞓得好」。他坦言有點傍惶,唯盼監獄位置近市區一點,「掟我去石壁就大鑊,要探我好山長水遠,方便嘅話太太都話預咗到時去探吓我。」說到這裡,張超雄不禁眼睛一紅。

張超雄在議員辦公室內放了一個比卡超公仔。(羅君豪攝)

「外面風高浪急,我哋要拖著手」

13名民主派議員總辭明日(1日)生效,離任議員中,不少人官司纏身,張超雄相信,打壓可能陸續有來,每次都考驗大家意志,「喺呢個艱難嘅時代,外面風高浪急,我哋要拖著手」,讓有經驗的人引領前路。他希望大家堅守崗位,頂著教育、社福、傳媒等界別,保持意志「鬥長命」。

2020年5月8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會議爆發激烈衝突,大部分民主派議員被逐,獨留在會議室的張超雄不斷在主席台叫喊「李慧琼,你越權」的口號,四十分鐘後,被李慧琼逐出會議室;早前張超雄因事件被控藐視罪。(梁鵬威攝)

+2
+2
+2
+11
+11
+1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